Project Ara项目为何会失败?究竟是这个来自开放性硬件社群的模块化手机概念本身、还是Google自己没有抓住到智能手机使用者的心?

Alphabet旗下的Google已经退出了Project Ara客制化手机项目,该项目的目标是催生能让任何人完全自己设计、也就是类似乐高积木那样能自己组装的模块化手机,可惜胎死腹中。

Project Ara项目曾引发了一些市场讨论与好奇心,如果你还记得,Project Ara是为了促进一个围绕着模块化Android智能手机平台的开放性硬件社群而生的项目;如同Google在当时一篇博客所言,该项目是想“在硬件领域促成Android平台在软件领域所促成的”——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Google对于退出该项目的原因三缄其口。根据路透报导,Project Ara被取消,是一项为了统整Google众多硬件开发活动的计划之第一步,那些开发案包括Chromebook笔记本电脑到Nexus手机等等。

而该报导指出,前Motorola总裁Rick Osterloh在今年稍早重新加入Google负责硬件开发,也是为了相同的一件事;Google是在2014年将Motorola Mobility出售给联想(Lenovo Group)。

但是,除了Google企业经营方向以及人事变动,Project Ara到底问题在哪里?这个开放性硬件概念为何无法成功?这个模块化手机的点子是当初看走眼吗?或者是Google确实完全错估了智能手机使用者?

对此笔者请教了Tirias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师Keven Krewell,他表示他一直都对Project Ara不看好,因为:“它违背了产业趋势,而且与我们想要打造一支更便宜的智能手机之需求背道而驰。”以下是他提出的六大问题:

•模块化意味着复杂性──Krewell指出,要让一支手机模块化,就会在制造流程中添加复杂性,每个模块都需要透过连接器与手机骨架连接,而连接器会带来成本并使得故障点增加。

•低成本与高性能难兼得──Krewell认为,这种同时支持低成本与高性能的手机骨架需要进行概念验证,而这会为低端设计带来成本负担;此外:“该种骨架需要有铝合金结构,这也添加了成本。”

•永远不要低估测试──Krewell还提出了一个关键词测试,他指出:“可替换的第三方模块会带来测试与兼容性测试的问题。”

•“智能”是在SoC里──Krewell表示,智能手机大部分的“智能”来自于SoC,先进的功能与低成本来自于高度整合的GPU、CPU与传感器中枢…等等,因此模块化手机几乎不可能在不影响其他模块的情况下利用最新的SoC。

•软件的复杂性──Krewell也表示,软件支持多个可替换模块的复杂性,会很像是在PC的应用情况,会需要额外的驱动程序;这不但无法降低成本,也无法提升可靠度。

•模块化为何重要?──而对于消费者来说,Project Ara其实感觉起来会比一般的手机更厚、更重,这绝对是行不通!

因此Krewell的结论是,Project Ara会许是一个可行的创客(Maker)项目或研究计划,可以小量生产,但并非一个量产解决方案。而我个人的结论是,一个“开放性”硬件项目是很棒的点子,但似乎会比组织一个开放性软件社群要困难得多。

毕竟,硬件产品实在有太多零件得应付(尤其还有什么比智能手机更复杂?),软件能随着时间在很多开发者的努力下进行修正改善,但硬件(而且要组合起来)得在每一次实际运作的时候都能派上用场;你不能总是把它拿回店里去修,就算你自己有那样一家店。 20160719-ESM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