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部内陆地区长期被视为低成本的制造业中心,以及沿海城市流动劳动力的来源。

但西部省份四川的省会成都市正在试图改变这种印象,努力把自己打造成高科技投资区以及联接欧亚的重要支点。

为改变自身形象,这座拥有1400万人口的大城市一直在积极培育高科技创业企业,同时大力建设基础设施。

与此同时,中国——长期以来其经济重心一直放在北京以及上海、广州、深圳等沿海城市——开始在相对落后的西部地区加大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以成都、重庆、西安为代表的城市发现自己成为了这一政策的主要受益者。

为向古代丝绸之路致敬,中国将这一战略命名为“一带一路”。为了重振通往中亚、俄罗斯以及欧洲的古代商路,这一政策的目标是引导投资流向丝路沿线地区。

成都发现自己在恰当的时机处在了正确的位置。在中国国内,成都以熊猫故里以及麻辣火锅的发源地而闻名,广为人知的还有成都人轻松休闲、嗜好麻将的生活方式以及成千上万的茶馆;而现在,成都获得了跻身中国所谓的一线城市精英俱乐部、成为西部地区经济引擎的大好机会。

成都市金融办公室副主任梁其洲表示:“三十年前我们跟在沿海城市的脚步后面,如今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影响下,形势倒了过来,轮到他们跟在我们后面了。”但一些经济学家对于西部地区能以多快的速度赶上沿海城市持谨慎态度。北京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白安儒(Andrew Batson)表示:“在大宗商品和房地产繁荣期,中国西部的经济增长步伐比东部地区快了许多,但这种领先势头在过去几年里显著减弱。” 20160914-THK-1 成都的发展确实令人印象深刻——据设在该市的中国西南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 Southwest China)提供的数据,在《财富》(Fortune)世界500强企业中,约有300家已经在成都以某种形式开展业务。

成都国际金融中心(IFS)和太古里(Taikoo Li)这两大购物综合体也于近期开业迎宾——两者都是由香港开发商所建。在成都市的主干道天府大道两旁,闪亮耀眼的摩天大楼鳞次栉比。

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带动下,成都已经拥有一条通往波兰罗兹(Lodz)的货运铁路线,此外还拥有了迎来法国、德国及韩国企业入驻的工业园区。

梁其洲表示:“如果没有一带一路,这些工业园区不会选址在成都。”

多年来成都一直在申请修建第二座机场,在一带一路战略于2013年出台后,这一请求终于获批。成都将成为中国第三座拥有两个机场的城市。政府部门预计,新机场建成后每年能迎送旅客9000万人次。

成都的经济表现虽然强劲,房租水平却较为低廉。搜狐(Sohu)提供的一份榜单显示,按人口计算成都是中国第七大城市,但成都的房地产价格在中国仅排第36位。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成都像绝大多数中国城市一样,近年来修建了过多房屋,这些过多的建筑部分被改造成了工业园区——成都有21个工业园区。

较低的工资水平和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劳动力队伍已经成功吸引了高科技制造企业流入。

成都市政府称,苹果(Apple)的代工企业富士康(Foxconn)在成都生产了占全球产量二分之一的iPad——不过富士康对这一说法拒绝置评。英特尔(Intel)的笔记本电脑芯片也有一半是在成都生产的。英特尔对此仅表示,在成都生产的芯片“占到了较大比重”。

低成本劳动力供给已被证明为是有吸引力的,但一些企业管理者表示,在成都最困难的事情在于招募新员工——成都是中国失业率最低的大城市之一,去年的失业率仅为2.8%。

中国西南美国商会会长王晓东(Benjamin Wang)同时也是一位咖啡商人。他表示,留住训练有素的有经验员工对于他所经营的咖啡馆来说是一件难事。“他们待上一年就会跳槽走人,”王晓东说道,并补充称低失业率和劳动力市场供给紧张“对于政府来说是件好事,对于企业而言则是坏事”。

王晓东感到在扩充员工队伍方面也存在竞争。他表示,自2011年以来,成都的咖啡馆数量从35家猛增到了700家。

在成都市的投资中,约有70%可归功于成都市开发的21个特色工业园区,这些园区内的基础设施和融资享受政府补贴。

这些园区中最知名的当属天府软件园(Tianfu Software Park)。据该园的管理层表示,其每年向发展初期的创业企业提供多达1亿元人民币(合1540万美元)的补贴。

成都市政府有意挑战有关高科技创新只能发生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成熟园区的传统观念,天府软件园项目正是这一努力的重头戏。该项目也是成都市政府为改变当地作为廉价劳动力来源及低成本制造业中心的形象所采取行动的一部分。王晓东表示:“他们希望吸引一定类型的投资……他们不希望以低工资、低技能水平的制造业而闻名。”

20160914-PT-1 关注元器件分销行业年度盛典——2016 年度电子元器件分销商卓越表现奖评选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