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特朗普向苹果CEO库克表态,希望苹果能回美国建厂生产iPhone手机。特朗普说:“蒂姆你知道,对于我而言,一个真正的成就是:能让苹果在美国建立一座大型工厂,甚至是许多工厂,而不是在中国、越南或其他地方。”

对于特朗普这番表态,库克并未做出承诺,只是称:“是的,我理解。”苹果已经要求两家主要代工厂商富士康、和硕联合探索未来在美国制造iPhone的可能性。

随后,特朗普则继续表态:“我想我们会为你提供税收优惠政策,我相信你会这样做(在美国建厂)。我们将大幅削减企业税金,相信你们会很高兴。”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美国生产iPhone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严重违背市场运行规律的行为,在美国生产而不是在中国生产iPhone,这只是特朗普一个不切实际的天真想法。

为何说iPhone工厂搬到美国条件根本不成熟?美国MIT科技评论网站,此前发布一篇关于此观点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提出了一些关于假如可以在美国生产iPhone的预设,在论证预设的过程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为什么iPhone的制造要高度依赖中国。

正如乔布斯曾对奥巴马所说。苹果之所以选择在中国生产产品,不仅因为这里的劳动力价格低,还因为这里可以提供熟练的技工以及灵活的工厂和零部件供应商。苹果认为,这些优势所实现的组装效率,比美国其他同行要快的多。 20161121-IP7-2 这是一张由全球最大的经济和金融分析机构之一,IHS的分析师所描述的iPhone零部件的绘制图,绘制而成的iPhone结构图。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依次是音量键电路板、触摸屏模板、Home键/指纹传感器、电池、主要I/O音频插孔电路板、主要附件、线性制动器组件、后置摄像头模块、前置摄像头模块、扬声器、电源键电路板、环境光传感器麦克风、主电路板、SIM卡槽、扬声器组件

先把上述考虑放到一边,我们来想象一下如果苹果说服了一家中国制造厂商,或者说他们自己准备在美国开工厂,会怎么样。苹果公司可能会在生产iPhone上获得一些利润,而一些高端的Mac笔记本价格也许会更贵。这样一来,就有悖于Trump和Sanders的观点了。但如果你带着这个观点成立的看法来提出预设,思路也许会清晰一些。

预设1:选择在美国进行组装可行吗?

iPhone现在总共有七个组装厂,其中六个在中国,一个在巴西。如果选择都在美国组装,但仍需要从世界各地获得零部件,最终会对iPhone的价格产生什么影响?据市场分析专家IHS评估,

一部iPhone6s Plus的售价是749美元,硬件成本约为230美元。最新机型iPhone SE的售价为399美元,硬件成本约为156美元。

在组装过程中,IHS估测所耗费的成本为4美元,雪城大学信息研究学院的教授Jason Dedrick估测的成本为10美元。Dedrick认为,如果在美国组装的话,iPhone的成本将会上升到30至40美元。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美国劳动力价格较高,但大部分是因为额外产生的运输及物流费用所导致的成本增加。这就意味着在使用原配件的基础上,iPhone6s Plus的价格将上升5%。 20161124-IP7-3 苹果在全世界的供应商遍布28个国家

在美国组装iPhone又会给美国带来什么好处呢?苹果公司说,他们的供应商加起来总共有超过160万的工人。但组装劳动力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所以在不影响其太多利益的情况下,即使苹果可以说服富士康或其他的供应商在美国组装iPhone,也许并不会像Trump和Sanders所想的那样,会给美国带来一些变革性的变化。

预设2:如果所有的零部件都可以在美国生产呢?

苹果制造iPhone、iPad和Macs的供应商总共有766家,其中346家在中国,126家在日本,69家在美国,41家在台湾。

iPhone的屏幕是康宁大猩猩玻璃。康宁只在肯塔基州、韩国、日本和台湾设有玻璃生产地。

由这种玻璃制成的触摸屏下的电脑芯片,是iPhone最贵的零件之一。据IHS估测,iPhone SE里这块芯片的价格大概是20美元。

另一个最贵的部件就是处理器。SE和6s的处理器芯片都是苹果自己设计的。芯片的加工则是外包给三星以及一家台湾厂商TSMC来做的。SE的调制解调器是由高通设计的,据IHS估测,成本大概在15美元左右。NAND 和DRAM内存的成本是15美元,电源管理芯片的成本是6.5美元,无线放大器和接收器的价格大概是15美元。

其中的大多数芯片都签有隐私保护协议,所以几乎不可能知道它们究竟是在哪里生产的。例如苹果的主要合同制造商GlobalFoundries,同时在为德国、新加坡、纽约以及佛蒙特州的高通公司生产芯片。

麻省理工学院半导体制造领域的电气工程师,Duane Boning说,在不同国家生产单个芯片的晶圆切割上,会存在“本质上的小成本差异”,相对于价值十亿美元的工厂和生产设备来说,劳动力只占很小的成本。

艾姆斯实验室关键材料研究所的总部主任,Alex King认为,半导体晶圆厂在建成几年后很快就会过时。他说,这就意味着,差不多每次新一代的半导体晶圆出现时,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包括美国在内,就会新建一个半导体晶圆厂。这些新建成的工厂使用的设备实际上大部分是在美国制造的。

那么在美国制造iPhone的各种芯片与零部件划算吗? Dedrick和他的同事估测,每个零部件的成本要比原来增加30至40美元。而且其中大部分的产品,在美国设立生产工厂并没有什么竞争力,订单量也不高,甚至与亚洲生产的差距会很大。假设可以从国际市场中的其他地方来购买原材料,在这种情况下,每部iPhone的价格也会上涨100美元左右。

预设3:美国拥有所有的原材料吗?

为充分占有高科技经济贸易中的优势,在总统候选人提议的基础上再设想一下,如果苹果使iPhone成为百分之百的美国货,那么就不需要依赖于其他国家来获取必要的原材料了吗?

据艾姆斯实验室的King介绍,一部iPhone里大约有75种化学元素,占据了元素周期表的三分之二。就算是iPhone的外壳,其中所涉及的原材料铝在美国也属于稀缺资源,美国没有铝土矿,也没有可做回收铝的国内资源。

元素周期表中iPhone中所包含的大部分元素其中有一种叫做稀土元素的资源(虽然并不是很稀缺,但是美国几乎没有),世界上85%的进口都主要来自中国。对于可以使手机震动的电机和麦克风以及扬声器上所需的磁铁,钕是必要资源。而稀土镧是镜头中的必要资源,金属铪对iPhone的晶体管的生产至关重要。

一本讲述稀有资源的新书,《The Elements of Power》的作者,David Abraham说,总之没有一种科技产品,从原材料到组装都是在一个国家完成的。综上所述,美国和中国、印度、越南争夺人工成本优势,这件事情本身看起来就极其荒谬。iPhone是美国智慧的象征,但同时也是经济全球化趋势不可逆的证明。

如果iPhone在美国生产,到底可不可行?

但是,iPhone回美有助于苹果制衡富士康。在苹果18家代工厂中,富士康就占了7家。

其实,2013年新款MacBook Pro公布时,苹果就宣布所有MacBook Pro都将在美国本土制造。据《硅谷商业杂志》指出,苹果公司早前就支付了1820万美元在圣荷塞北部购买了一处面积为70000平方英尺的芯片生产工厂。苹果在美国也有制造车间,比如部分Mac的组装就放在了美国本土,包括手机玻璃面板、WiFi天线,以及集成度较高的芯片和处理器等部件的组装。

如今富士康因劳工招募困难,已经开始大量启用机器代替工人。而未来的工厂更可能无需大量人力,只需要高技能熟练技工与核心岗位专业人才,而其他组装流程可以做到机械化与自动化。未来,这些自动化机械也许会为苹果分担一些来自熟练技工等方面的压力。

综上所述,美国和中国、印度、越南争夺人工成本优势,这件事情本身看起来就极其荒谬。iPhone是美国智慧的象征,但同时也是经济全球化趋势不可逆的证明。

20160719-ESM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