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电子零组件公司Macom在不久前宣布收购数据中心解决方案供货商Applied Micro,并表示将出售后者的X-Gene系列ARM服务器业务,一切就已昭然若揭;Applied在美国拥有稳定的大型数据中心业务,到2017年之后将透过100~400G以太网络进一步拓展带宽──并非是利用ARM服务器。

博通终止Vulcan服务器芯片研发计划

在上述消息之后,我还听说有不少消息指出博通(Broadcom)准备结束Vulcan──也就是以FinFET制程打造强大客制化ARM核心服务器SoC的计划;这个高风险的产品预期将因为博通被安华高(Avago)收购而取消(一位博通的前任工程师透露,该公司也取消了采用客制化ARM核心的机顶盒处理器开发计划)。

此前Vulcan的规划是一款ARM架构的处理器,作为一直以来支撑其多核通信处理器XLP产品线的MIPS架构处理器的接替者。XLP处理器产品线和相关工程团队是2012年博通以37亿美元收购NetLogic微系统公司时加入博通的。 20161213-ICC-3 维持竞争性内核处理器的开发不容易也不便宜。这类项目需要持续的且不断增长的投入,且处理器市场也面临残酷的竞争。

在与安华高合并成为新博通之前,博通可能很愿意解决由此计划带来的沉重的投资问题。然而,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博通CEO Hock Tan声明完美诠释其如何选择业务及其理论依据:

我们的业务模式完全是财务驱动。我们卖器件。我们卖所有基于工程的器件,在我们每条产品线、每个业务部分,我们不仅是市场领导者,还是技术领导者,这点非常明确。不管我们的商业模式怎样,这本身就是利基市场和我们庞大的终端市场。

高通将接收来自其他的ARM服务器芯片团队

另一家处理器设计公司Cavium的代表则指出,他们正在评估是否出手买下Applied的X-Gene 3以及博通的Vulcan两项IP;而他手下已经延揽了几位来自上述两个团队的工程师。Cavium的ThunderX2芯片对ARM服务器领域抱持高度期待,但预计要到2018年才会量产。

来自高通(Qualcomm)的一位代表则指出,他有收到来自博通与Applied处理器开发团队的部分工程师履历,但他的公司已经决定不会收购上述两家公司的ARM服务器IP;高通打算在短时间内推出自己的芯片,而且是在近四年前就已经放话。

其他很少有公司继续尝试在目前以英特尔(Intel) Xeon处理器为主导之服务器市场分一杯羹,例如三星(Samsung)在很久以前就有放弃,Nvidia已经将精力改投注于车用处理器,AMD则把对ARM服务器的关注转回x86平台与绘图处理器;Marvell的Armada芯片虽然在不久前的ARM Tech Con大会上亮相,但有消息来源指出该公司已经停止该芯片的开发。

中国数据中心市场是ARM服务器崛起的希望

中国公司华为(Huwei)曾展示旗下IC设计公司海思(HiSilicon)所开发、仅供内部使用的ARM核心服务器处理器;根据一篇2015年2月的报导,该款PhosphorV660 Hip05芯片内含32个ARM Cortex-A57核心,运作频率为2.1GHz,配备32 MByte L3高速缓存。 20161213-arm-1 Macom表示,该公司预期将在100天之内出售Applied Micro的X-Gene系列ARM服务器业务,图为后者在上个月ARM Tech Con展示的服务器SoC

自2011年底Applied Micro在该年度ARM Tech Con上信心满满地首度展示X-Gene系列芯片以来,产业界推动ARM架构服务器的这条路感觉既漫长又艰辛;可惜第一代的32位芯片未能成功获得市场关注,也让一些早期投入的新创公司如Calxeda铩羽而归。

当64位芯片终于问世,软件支持却还未成熟,有包括Linaro工作小组等组织仍在努力;但问题在于谁会采用来自Broadcom与Cavium等公司开发的新一代芯片。

分析师Linley Gwennap认为,中国大型数据中心如阿里巴巴(Alibaba)、百度(Baidu)与腾讯(Tencent)有可能是ARM服务器的采用者,这些公司有人能管理专为特定应用程序打造的实验性系统平台:“ARM阵营需要在某个地方找到立足点,一旦能施展手脚就能开始像滚雪球一般发展。”

高通已经藉由与中国贵州省政府合资成立的ARM服务器芯片设计公司,准备抢进中国大型数据中心市场,不过高通面临的是来自中国当地公司的挑战,包括华为以及曾在去年8月Hot Chips大会亮相的新创公司飞腾(Phytium);AMD也在今年4月宣布于中国成立服务器芯片合资公司,不过锁定的是x86架构。 20160719-ESM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