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发生了大量上游芯片原厂的大规模资本并购、重组,而这一行业震动的余波回荡之下,下游的分销商、供应链等各个环节也难独善其身,纷纷或被动,或主动的开始了洗牌和兼并。 相对于芯片原厂和代理商,供应链环节一直是一个隐身在背后的行业。很多供应链公司的业务是从以往的物流、报关、仓储逐渐发展起来的。在上游分销商纷纷兼并,许多电商平台甚至也开始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的情况下,另一方面也有不少供应链公司涉足元器件电商领域。比如猎芯网、360IC、芯动商城等。

有业内人士发出疑问,难道以后供应链环节会和上游分销商互相整合吗?分销商会不会直接收购供应链公司?

为什么供应链不会被分销商整合?

“这个应该不会,我的看法是,分销商不会走到这一步。分销商其实也不太愿意把这部分负担揽下来。一来我们承担了一个放账的事情,这个是他们做不了也不想做的生意。另一个我们的资金投入量大,行业利润非常低。”某供应链公司老总老王(化名)对笔者表示,供应链服务目前利润已经杀到千分之几,分销商根本就看不上這点利润。甚至某些供应链公司针对部分大客户完全免费。“分销商整合供应链行业带来的价值不大,反而是供应链如果活得好,对分销商是有帮助的。而我们帮他解决了客户从香港到大陆从交货、开票、资金的问题。他在香港交货收美金就好了。”

老王表示,他们公司从2001年就成立了,最早就是在香港做仓储管理和货代,然后发展到物流配送、报关等多种服务。“最早别人的货到了香港,我们帮他运到国内。就是中港物流,从这个地方发展起来的。我们这个物流也是外包的,你正儿八经的做物流你也做不过那些专业的物流。这个行业前几年还有一个点的利润,现在已经完全没钱挣了,非常不健康。”老王表示目前大部分的供应链公司提供的服务都大同小异,主要包括物流、垫资、报关和仓储。而其中最核心的业务说白了还是一个报关。在供应链整个行业服务没有升级的情况下,大部分公司拼的就是一个资金实力。现在供应链的资金门槛,涉及到供应链金融是越多越好,起码也要上亿。

当然,近年来供应链公司也开始进行服务升级。首先是仓储管理内部系统的升级,需要花大价钱购买系统软件,同时需要花很多成本来搭建系统。另一个是互联网化,把服务模块放到线上完成。“但实际上没有几家真正做得好的,可能一达通做得还不错。”老王表示,一达通是阿里巴巴投资的供应链公司,有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他表示,以前阿里做了一个B2B平台,但是只是提供一个信息,不知道客户最终成交了没有,不知道数据。“有没有询盘,成交的货发到哪里了,这些数据它是得不到的。”现在投资一达通以后,这个服务范围就进一步延伸了,下单以后的流程怎么走,最终货发给谁,阿里统统可以获得数据。凭借这一点,一达通目前抢走了大部分中小做出口的客户订单。

“尽管如此,在线上下单其实也很繁琐,因为IC的型号品种太多,如果让客户每一个填完翻页也很麻烦。”老王表示,原来做线下就很简单,客户下一个订单,其它事情他就不用管了。供应链公司有大量的商务人员,可以帮助客户完成很多事情。“所以我们也有生存空间,一达通可能是大而全,什么都做。我们现在比较专业,主要是做手机、平板客户。我的优势在哪里呢?因为我有工厂,我可以帮客户贴片,我可以做虚拟生产的模式。”老王表示,他们帮客户代采购原材料以后,可以帮客户贴片,甚至客户需要整机也可以直接帮忙组装好。“我们现在跟手机方案公司合作,方案公司只需要做设计开发,其它的物料采购,贴片,生产进口、出口,一条龙我们全部帮忙搞定了。一达通肯定做不了这一点。”老王表示,这样方案公司的重心就会放到研发和销售环节上,做自己更擅长和专业的事情。

“我大概了解了一下,目前有电商平台把报关、物流等供应链的服务模块都加进去了。但是他们这种方式优势不大已经有一个失败案例了,就是信利康搞的信捷网。这个是失败案例,完全就是杀完行业杀自己。信捷网还收80元,他们是完全免费。你免费的时候,客户是会过来占便宜,但你有多少钱烧?投资方也是要看结果的。”对于电商平台来做供应链服务,老王同样也不看好。

带着私心做慈善,供应链如何服务升级?

作为分销商,上海润欣科技是供应链公司的直接客户,对于供应链环节存在的问题和痛点,润欣科技副总裁邓惠忠有着深入的观察与思考。邓惠忠认为,供应链环节已经到了服务重新升级的时候了。

邓惠忠表示,电子产业发展到今天,终端客户的需求已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新变化,而供应链服务依然停留在过去,“中港两地对蓝领阶层的沟通,我自己感觉是有障碍的。然后所有的投资,不管是系统、硬件、网络、安全,包括本地的派送,效率都存在问题。”邓惠忠表示,手机行业从原来的500~600家山寨企业,变成了十来家一线品牌,它的行业集成度越来越高。“我到龙旗去看我直接看它的三家代工厂。龙旗是在惠州,华勤是在东莞,LAVA也在惠州。你去看了就知道,目前手机产业的集群效应非常明显,所以它的要求是越来越高、越来越快速。可是你在香港的服务呢?还是5年前、甚至10年前的。或者说有所提高,但是没有质变的提高。而这个平台出来,不是只服务于我们分销商的,而是服务于整个产业链的。”

“我参观了安富利、艾睿、WPI、科通在香港的仓库,他们把标签在内地利用相对便宜的租金和人工把标签贴好了。再备案回到香港以后在本地配送,或者再集合起来进关配送。牺牲的是时间、运费和保费,但是赚取的是低价的租金成本和人工成本。”邓惠忠表示,别看仅仅是贴个标签,客户的要求非常复杂。因为原厂出来的标签都是死的,不会因为一个客户改标签。这个信息要提取放到仓库管理系统里面,客户要的是迅速准确的能够从系统中拿出来信息。

2015年,润欣本来想要自己投入建仓库,但是经过仔细核算,发现光是建系统和买软件就要多花几百万,而且还不一定能做好。“所以我想到,客户的要求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不愿意花几百万去买一个系统,不愿意培养人。为何不请第三方来做?”邓惠忠表示,简单的外包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希望做的是团购聚合的模式。“如果有10个润欣级别的分销商把货放在一家供应链公司的仓库,仓库你就不要操心了,也不用投入硬件成本了。而且对于这家供应链来说,它经过越多客户的冲击,它的系统会越来越完善,软硬件都不用担心了。”邓惠忠表示,这样做有很多好处:首先是物料效率提升,以前送货物流是到处兜圈子,送一个客户和送10个客户付出的时间成本是一样的。“现在10个润欣这样量级的客户在这里的话,我可以一个仓库开一条线。我跟物流谈判的溢价能力也大大提高了。”

另一个好处是降低风险。现在很多中小的代理商在香港本土的物流运输是不买保险的,虽然看上去保险费率是很低的,但是一年做10个亿生意的话成本就很高。不买保险则会有风险。“如果采用我说的这种模式,你跟物流溢价能力提高了,就可以谈运输费涵盖保险费。因为我可以长期稳定的合作,有足够的订单。”

“我去年把仓库全部外包给朗华做了,所以我过去帮朗华站台。我跟很多人说这是带着私心做慈善。如果有10个润欣量级的代理商把仓库都放到一个平台上,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好的服务客户?我的成本是不是可以下来?我的仓库安全是不是更有保障?我本地派送成本和时间可以下来,效率可以提高,还会降低我的风险。外包给平台后,虽然还是要花钱,但是同样的钱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务给我。大的平台有规模效应,它的房租成本、人工花销都可以Cover掉。”邓惠忠表示,除了以上提到的好处,还有一个可以衍生出跨境的供应链金融服务。

“你的货放在仓库里是要周转的,45天、30天一个周期周转。账期长的一年翻3次,账期短的一年翻4次。能不能做库存质押给银行,让你的货作为抵押,抵押出来的钱进行周转呢?但是你2个亿人民币的货放在仓库,有没有银行肯贷款给你300万美金?没有。”邓惠忠表示,一个代理商的一点库存跟银行谈,根本没法谈。但是如果10个润欣数量级或者3个中电数量级的去跟银行谈,就有话语权了。“我真正的目的是把所有的库存放在同一个平台上,这样境内外的真实流水为基础的供应链金融就会产生。你们去看看普路通的招股申请书,它的每一百块钱的营收其中42块钱是从这里产生的。因为小米的量级够大,它帮小米代采购,从香港跨境产生流水,这样就产生供应链金融。然后再把这个供应链金融包装放到互联网上,就变成了互联网金融。”

“为什么叫带着私心做慈善呢?因为如果只有我一家放在一个平台上,我受制于人,因为我跟他们黏性太高了。他要涨价很容易啊,人工、服务都要涨价。所以我的做法是第一我去培育其它的供应链公司也在做这个平台,我会有更多选择。第二我会找很多家类似于润欣的客户一起来找你,相当于我们入住你的小区,我们成立一个业主委员会。可以涨价,但是要大家坐在一起来谈,这样两边都有话语权。”邓惠忠表示,同样的话他跟深圳前十五大供应链公司的老板都说过,其中三个有兴趣,并在大力投入,其中一家就是朗华。“我调研了一圈,最后发现目前只有朗华有一部分这样的能力,无论是系统还是模型。因为朗华的客户服务于龙旗、华勤、闻泰,龙旗所有的160多家供应商的货过来,他要制订标签规则。有的原厂不帮它贴,它自己要贴。LAVA的仓库全是朗华帮着租房子、出设计方案,最后由LAVA出钱建造的。龙旗也是这样,你看到会非常震撼。”

20160719-ESM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