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圆代工厂商Globalfoundries不久前宣布将投资100亿美元在中国成都兴建晶圆厂,这对看着中国积极扶植本土半导体产业生态系统的市场观察家们来说,昭示着中国正在发动扩充本土半导体产能的军备竞赛。

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总裁Bill McClean接受EE Times驻美国硅谷编辑Rick Merritt访问时就表示:“随着台积电(TSMC)、联电(UMC)、中芯国际(SMIC)纷纷在中国扩充晶圆厂产能,我相信Globalfoundries也认为他们需要有所行动。”

Globalfoundries将在中国投资兴建晶圆厂的举措,昭示着中国正在发动扩充本土半导体产能的军备竞赛;而当然,每一桩重量级业务/技术信息的公布,对其他公司与/或技术来说,都会伴随着损害或是利益。

究竟在Globalfoundries的投资案中,谁会是赢家?从长期观点来看,谁又可能在横扫中国之“晶圆厂海啸”中成为输家?

FD-SOI技术成为中国厂商宠儿

让我们从赢家开始说起;其中最大的一个胜利者,无疑是全空乏绝缘上覆硅(FD-SOI)技术的支持者,他们致力于让FD-SOI成为低功耗、行动装置应用的替代制程技术,而那些付出可能最后会在中国市场开花结果。

有一些迹象显示中国与FD-SOI的链接,但没有人确定是哪一家中国晶圆代工厂商愿意在该技术上赌一把,因此大家都在等其他的线索;现在答案揭晓了,就是那座Globalfoundries将在成都兴建的新晶圆厂。

Globalfoundries在宣布投资信息时明确表示,该座晶圆厂在量产转移自该公司新加坡厂之180/130纳米制程约一年之后,预计在2019年将进入第二阶段,致力于以转移自德国德勒斯登(Dresden)厂的22纳米FD-SOI制程生产芯片。

而除了Globalfoundries的成都新厂,还有其他几个线索显示中国正默默地将半导体制造技术发展聚焦于FD-SOI制程:

•上海新傲科技(Simgui)在2015年秋天开始量产该公司首批8寸SOI晶圆片,采用法国厂商Soitec的Smart Cut制程技术;(Soitec是半导体材料开发/制造商,在2014年与新傲科技签署策略伙伴协议,包括授权新傲可采用Soitec专有的Smart Cut技术生产8寸SOI晶圆片。)

•中国的上海硅产业投资有限公司(National Silicon Industry Group,NSIG)在去年收购14.5%的Soitec股权;NSIG与中国的“大基金”有所不同,后者是一个在2016年初由大基金所成立的投资平台,其任务是建立半导体材料产业生态系统,聚焦于“超越摩尔定律”。

•上海华力微电子(Shanghai Huali Microelectronics Corp.)的高层在1月初前往美国参加SEMI主办之产业策略高峰会(Industry Strategy Symposium,ISS)时,分享了一张投影片显示FD-SOI是该公司投资额达59亿美元之Fab 2计划的一部分。

20170214 GF NT02P1 华力微电子的59亿美元Fab 2投资计划(来源:华力微电子)

Soitec发言人接受EE Times采访时表示,Globalfoundries成都新厂计划的宣布:“证实了我们在行动应用市场的策略正确;”以该公司的观点,这不只意味着:“FD-SOI将成为一个标准,就像RF-SOI那样,”也证实了Soitec的中国市场策略成功。

她并指出,Globalfoundries在成都晶圆厂的投资:“有助于支持中国不断成长的无晶圆厂半导体产业。”

简而言之,FD-SOI已经正式成为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蓝图的一部分。

那么,谁可能会因为Globablfoundries的最新投资案而有所损失?

据说中国政府官员认为,台积电(TSMC)应该会感受到痛苦,损失不一定是在技术方面,而可能是人才──不过这并不直接与Globablfoundries的成都新厂投资案相关,中国政府官员们相信,台积电将会因为中国各界(包括GloFo投资案)对晶圆厂的投资而受到更广泛的冲击。

笔者来自美国硅谷的消息来源指出,中国政府官员表示:“这是简单的数学题;”迄今中国对扶植本土半导体制造业的投资承诺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而除了台面上的这些资金,其他投资还包括今年1月份紫光集团(Tsinghua Unigroup)将在南京打造300亿美元的内存厂,以及Globablfoundries的100亿美元成都新厂。 20170214 GF NT02P2 中国的晶圆厂投资活动(来源:IBS)

而当我们提到新晶圆厂,通常只会想到是哪家公司得花多少钱来建立产能、采购设备;但对于IC制造实战经验不多的中国来说,其实晶圆厂必备的工程人才成本,会是更需要考虑的。

上述消息来源表示,随着新晶圆厂如雨后春笋冒出头,中国必须延揽精通制程技术、良率、故障、生产线管理…等等事务的制造人才:“如果人力相关支出是可比较的,中国所需的人才数量大约是整个台积电员工数的三倍。”

该消息来源表示,台积电目前的硬件核心技术/制造人力估计不到1,000人,当然台积电拥有无与伦比的智财(IP)优势,约领先同业超过5年;但如果台积电开始流失人才呢?假设招募一位人才需要100万美元(包含奖金与红利):“要建置相当整个台积电的团队,成本约10亿美元,而这只占据中国投资半导体产业之预算的1%而已。”

那么,中国是否有可能将当地某些晶圆厂的运作归入台积电?或者说是否有一天,台积电会变成“中”积电?这听起来像是酒桌上的玩笑话,而且会让人觉得说这种话的家伙真的喝太多,但这种想象其实多多少少有一些根据。

人才流失会是个让台积电头痛的问题?

事实证明,人才流失对台积电来说不是白日梦也不是秘密,在1月底一篇台湾当地英文报纸 《China Post》的报导就指出,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在与行政院长林全会面时直言,未能遏止技术人才流失的现象。

根据该报导,张忠谋在该场于行政院举行的会议中表示,那些技术人才被中国挖角:“政府应该努力思考如何留住人才,并吸纳更多好人才到台湾;”而他也认为:“只提供补贴还不够。”报导也引述了台湾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柯承恩(Ko Chen-en)的说法,他透露他几乎有一半的学生都在毕业之后被中国公司延揽。

这并不代表台积电对中国视而不见,该公司──特别是张忠谋本人,曾承诺在南京兴建一座晶圆厂,不过该投资案的金额仅30亿美元,与其他竞争对手相较,规模小得多;并不清楚台积电是否只倾向于如此“小手笔”,也有人猜测是台积电负责执行的中阶主管并没有完全接受张董事长的原意。

有一件事情是很清楚的:虽然台积电并没有因为中国任何一座新晶圆厂而丧失技术优势,但确实有蒙受严重损失的风险,必须得找到一种能有效抵抗中国砸上千亿美元资金扶植本土半导体制造产业的方法。

20160719-ESM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