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打脸,联想出售北京研究院大楼

众所周知,中国制造业竞争大利润低,其中之一的消费电子产业更加残酷,一旦没有赶上潮流就是一步错步步错,无论曾经是多么风光的企业或品牌也再难翻身。因为购买庞大手机产业,PC市场持续低迷,服务器业务没有找到更好的商业模式,联想居然得依靠出售北京办公楼来粉饰业绩。联想最新财报显示,受手机业务拖累,利润依旧大跌超过6成,投资者夺路而逃。联想集团市值只剩500-600亿港币,和另一个难兄难弟TCL集团相差无几。后者走的也是相似的“贸工技”路线,电子产品代工利润微薄,裁员更是家常便饭。

还是熟悉的配方。诺基亚在陷入困境后,曾经将总部大楼出售然后再租回来,以此为自己续命,但最终还是没有挽回衰落的命运。类似卖楼再回租的戏码正发生在联想集团身上,同时发生的事情还包括裁员、手机与个人电脑销量持续下滑。收购Motorola变得不灵了,不是胜利而是溃败。

联想集团此前公告称:以17.8亿元的价格出售一家子公司给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其主要资产为北京联想研究院大厦。卖掉研究院大厦后,联想集团将再把研究院大厦租回来。由于计入出售联想北京研究院大厦所得的2.06亿美元,联想早前公布的第一季度盈利1.73亿美元,同比升64%,当中则包括了出售北京办公楼得到1.32亿美元。可谓是手头紧张变卖家当,利润不够卖楼来凑。 20170220-LEVO-3 联想研究院成立于1999年1月,是联想集团公司级的中央研发机构。虽然号称研究院,一直以来技术在联想内部的地位其实是不高的,从三十年“贸工技”可以看出,联想是一家以市场开拓见长的公司,从来不是因技术而闻名。联想的几次成功也和技术没有多大关系,纯粹的是通过资本收购其它竞争对手从而获得市场领导或者说垄断地位,以及大量外来专利。从联想卖研究院的办公楼可以看出,研发在联想的地位并没有如其口中常常念叨的“转型”而拔高。

联想有着中科院背景,在当时是被赋予挑战外国企业的使命,并期待在全球分工浪潮中建立中国自己的芯片和操作系统。联想只不过顺应了时代发展而忘记了亮剑,选择外来资本和技术的支持,随着微软-英特尔联盟迅速取得全球市场垄断地位,中国企业也彻底失去建立PC产业生态的机会,沦为组装代工产业链的一部分。

联想自1995年撤销了总工程师的职务岗位,作为新增长点的程控交换机等项目纷纷中止,大批技术骨干离开联想,从此联想集团从“技工贸”逐渐转向了“贸工技”。联想汉卡项目总工程师倪光南院士至今仍为联想集团放弃“技工贸”路线而惋惜。倪光南表示,用IT教父施振荣的“微笑曲线”来说明联想的问题。利润主要来源或是创新和知识产权,或是品牌和规模,这是在“微笑曲线”的两端。在曲线中部是低端的装配加工,很难取得利润。

联想手机还没倒下,只是逐渐凋零

15年首亏,16年业绩大跌,联想最新财报显示,零部件供应短缺影响了手机的生产,三驾马车之一的移动业务亏损持续扩大。杨元庆解释为公司仍在清理存货和边缘产品,整合摩托罗拉的效果要到2018年才会显现。期间,联想手机人事变动剧烈,模块化新机型上市效果也并不显著;面对着华为、oppo、小米等一众强大对手,联想的优势并不明显,排名从全球第四位滑落至第九位。

在北美市场,惠普对联想的PC业务也造成严重威胁。在不断下滑的PC市场,联想仍然维持着领头羊地位。但是联想对主要对手惠普的领先优势已经十分微弱,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数据,惠普正在北美蚕食联想的市场份额。目前,联想渴望尽快完成收购富士通电脑业务的交易。 20170220-LEVO-2 其实,在苹果iPhone带来手机产业和移动互联网的大变革之初,联想昙花一现的乐iPhone可以说代表了中国最好的智能机水平,很多人充话费送的第一部智能机就是联想。随着小米等互联网手机品牌来势汹汹,全新的商业模式迅速改变手机制造产业链和市场,以闻泰、龙旗为代表的供应链厂商崛起为集手机设计和生产为一体的ODM,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基地。联想却因耗尽运营商渠道红利后,加上自身官僚化,掉头缓慢,这几年衰落的十分厉害。

在技术研发投入巨大的华为,目前无论是营收规模还是利润水平都已远远超过联想,曾经卖拖把赚钱的华为现在值十个联想。华为更是凭借持续的创新,带来大量体验卓越的旗舰新机器,在全球市场挑战三星、苹果,更重要的华为自主研发的麒麟芯片获得业界广泛认可,某些性能和高通芯片不逞多让。在开源的操作系统和芯片生态下,中国自主品牌赚钱不再利润低微,OV手机品牌美誉度直追iPhone,同时在东南亚和印度建造工厂开拓新市场。

全球手机市场饱和,只剩局部市场和地区还存在换机需求。即便联想手机整合Motorola业务顺利完成,也很难能获得更加好的利润表现。作为中国电子和IT制造产业的排头兵,5G和AI中国厂商都有重要参与,中国成为全球供应链中心,以联想代表的“贸工技”代工厂商不会倒下,只是逐渐凋零、落幕罢了。

20160719-ESM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