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总投资387亿元的华力12英寸先进工艺集成电路生产线建设项目在浦东康桥工业区正式开工。

•同一天,中国集成电路行业单体投资最大的项目——总投资240亿美元的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也在武汉东湖高新区正式动工建设。

中国正在掀起建设集成电路产业园的新高潮

集成电路或其载体芯片,是信息化时代的“工业粮食”。国际咨询机构IDC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集成电路市场规模达11024亿元,占全球市场的一半,已成为世界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但销售收入仅3618.5亿元,自给率最大值仅3成左右。

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提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是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和攻坚期。加快推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保障国家安全、提升综合国力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这也点燃了各地兴建芯片产业园的热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北京、上海、合肥等20多个城市已建或者准备建设集成电路产业园。

但集成电路全球市场已趋于饱和。2015年,全球三大行业咨询机构公布的数据均显示,当年集成电路市场增长率为负数,2016年的增长预测虽非负数但增长缓慢。世界半导体贸易协会(WSTS)预测,增长率仅为0.3%。

中国还在跟跑阶段

地方政府建设集成电路产业园最大优势,是能批复百亩、千亩甚至万亩的园区用地。但集成电路是一个国际化程度很高的产业,集成电路产业园建设要遵循产业发展规律,不能有认识盲区。

从产业规律看,集成电路产业是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和高端人才密集型的产业。长期以来,它遵循摩尔定律,即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增加一倍,性能也提升一倍。三维集成电路等新技术的出现,使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路径出现了一些新变化,但摩尔定律还将是集成电路产业链中低端遵循的主要规律。

从资金门槛看,集成电路是以百亿元级为投资门槛的资金密集型产业,地方政府若过于依赖土地财政,对“烧钱”的集成电路产业园很难进行持续投入。理论上说,集成电路是“1块钱的芯片可带动50块钱的产业链”,其前提是持续的高额投入并渡过产业的爬坡期后才能实现投入产出的平衡。这是相当漫长且痛苦的过程,而土地财政无法支撑其长久稳定发展。

从技术设备上看,集成电路是技术密集型产业,技术、产业升级和产品更新快。目前,高端的集成电路制造设备和测试设备,中国还严重依赖进口,建设或准备建设集成电路产业园的地方政府,必须要考虑国外出口管制政策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

从高端人才看,有数据显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缺口逾20万。同时,在吸引高端人才方面,一些地方尚不具备优势条件来吸引人才,自然难以支撑当地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

从全球价值链看,话语权是集成电路产业园建设容易忽视的因素。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但在集成电路全球产业价值链的话语权却不高,大多数企业还是生产中低端产品为主,处于全球产业价值链中低端。

值得一提的是,集成电路是高度国际化、标准化的产品。国际上集成电路标准的主要制定者分为军、民两类。在民用方面,国际集成电路标准化工作代表性组织主要有国际电工委员会(IEC)、固态技术协会(JEDEC)、国际半导体设备和材料协会(SEMI)等。

目前,中国集成电路民用标准共计68项。其中,国标53项、行标15项,68项标准中有34项国标是等同、等效或非等效采用IEC标准或其他国外先进标准。等同采用IEC SC47A标准19项,采标率为31%;等效采用IEC SC47A标准7项,采标率为11%。另有几项标准是转化SEMI标准。民品主要采用GB/T1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体系。

简言之,在集成电路标准化领域,中国处于跟跑阶段。而集成电路产业园在全国遍地开花,容易分散宝贵资源,与产业发展规律和特点不相符。

20160719-ESM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