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家FPGA供货商Microsemi则在2015年完成收购PMC-Sierra,接着又将远程无线电头端业务(Remote Radio Head Business)出售给MaxLinear,以及将电路板级产品出售给Mercury System。还有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在2015年收购Silicon Image之后,新添加的授权业务与ASSP产品营收也开始计入整体营收。

这些事件使得统计FPGA供货商营收的工作变得更复杂,以下是笔者约略的估计: 20170308 FPGA NT02P1 作者估计的2016年FPGA供货商营收排行榜(来源:Paul Dillien)

笔者统计以上数字时,调整了CPLD、ASSP与电源组件等项目的营收,但纳入了软件以及IP;因此我的结论是FPGA领域成长表现超越整体半导体市场的成长率(分别为6%与1.5%)。

厂商的市占率变化感觉不大,虽然英特尔执行长Brian Krzanich声称Altera的版图扩张;而令我惊讶的是Xilinx并没有快速拉大与对手的差距;Xilinx已经在前三个制程节点领先Altera,进入16/14奈米的时间比对手快了一年以上,我预期这种主导地位也将带来更多的客户订单以及营收。

而无可否认的,那些高阶FPGA组件是倾向于应用在包括ASIC硬件仿真(emulation)、通讯或是军事等特殊应用;但这些应用通常会带来显着的影响。采用复杂FPGA的设计时间越来越长,但我预期ASIC硬件仿真会最快问世。

硬件仿真器业者必须要打造一个复杂的软件环境,将ASIC设计划分为可管理的区块,然后将设计传递至供货商使用的工具;这是个浩大工程,但不需要像是提供给终端客户时那样验证设计并将之与软件整合。特别是通讯应用产品往往更复杂,会花更长时间才会进展至量产阶段,军事应用更甚,这些应用可能会在接下来几季让Xilinx的营收加速成长。

而笔者猜测,Altera成为英特尔一部份的种种优势还没那么快显现;人人都知道英特尔意图利用FPGA做为加速器,以维持在数据中心应用领域的强势地位。不过其负面影响可能会是让Altera较忽略数据中心以外的其他市场──但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

至于Microsemi,我怀疑我低估了该公司的FPGA营收,Lattice的营收数字又可能估得太高;以上两家公司都没有定期公布营收数字。

Microsemi特别专注FPGA在国防与航天领域的安全性应用,这些设计都会花比较长的时间,但项目投入量产后也会持续较长年限;Microsemi可以从美国增加国防预算的提案获益更多。Lattice的产品以消费性应用为大宗,其特征就是量产快速,但也很快就会衰退;该公司的中阶产品阵容也十分坚强。

QuickLogic的FPGA营收出现急遽下滑,主要是因为该公司的生意仰赖大客户三星(Samsung);该公司执行长预期能在2017年底结束长期亏损,达到损益两平。笔者在上面的表格中的「其他」FPGA供货商,还包括一家风险资本(VC)投资的私人公司Achronix,亦无财报数字可参考。

那…到底哪一款产品可以称得上2016年度最佳FPGA?其实每个人对于“最佳”的定义都会有所不同,总之根据笔者的观察,去年最复杂的一款FPGA产品就是Virtex UltraScale+,天知道一个团队是花了多长的时间才设计并验证那样一款有280万个逻辑闸、96个收发器以及60万个逻辑单元多处理器核心MPSoC架构的组件。

你呢?你觉得2016年最佳FPGA得主该是哪一款产品?

国内FPGA有哪些新变化?欢迎分享高见!

20160719-ESM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