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芝16财年亏损,创日本国内制造业史上之最

正在进行经营重建的东芝3月29日发布消息称,旗下的美国核电企业西屋电气(WH)等2家子公司向纽约联邦破产法院申请适用《美国联邦破产法》第11条。

据东芝发布的数据,2家公司的负债总额合计为98亿美元。受此影响,东芝2016财年(截至2017年3月)合并业绩最终亏损最高可能达到1万100亿日元。这或将超过日立制作所在2008财年创下的7873亿日元亏损,创下日本国内国内制造业迄今为止的最大亏损额。

另外,受此影响,东芝截至2017年3月底的资不抵债额有可能达到6200亿日元。此前的预期为1500亿日元。

东芝旗下西屋电气申请适用美破产法

美国西屋电气(WH)董事会作出决议,决定申请适用《美国联邦破产法》第11条。西屋电气是正在推进经营重建的东芝旗下的核电子公司。就在此前,东芝在当天上午召开的董事会上提前批准了西屋电气的申请方针。西屋电气在2015年底收购了核电建设服务商CB&I斯通&韦伯斯特(S&W),但由于人工费和材料费等预期外费用不断膨胀,难以继续开展业务。东芝将剥离西屋电气,加快转向以社会基础设施为中心的业务结构。

随着申请适用破产法,西屋电气将从2016财年(截至2017年3月)开始被剥离出东芝的合并子公司,为东芝撤出以美国为中心的海外核电业务开辟了道路。西屋电气拥有最先进的反应堆技术,正在美国和中国建设8座核电站。虽然核燃料和相关服务部门表现坚挺,但由于监管强化等原因,新建反应堆的工期延长,出现持续亏损。西屋电气因收购S&W而面临巨额亏损,成为母公司东芝陷入经营危机的主要原因。预计美国2个核电站项目在适用破产法之后将继续推进。

此前预计东芝或将计提7125亿日元损失,但随着西屋电气适用破产法,实际损失很有可能减少。但东芝为西屋电气提供了约8000亿日元的债务担保,打算完全履行。

有观点认为,东芝有可能被迫支付违约金等,负担将增加至1万亿日元左右。

截至2017年3月底,东芝陷入资不抵债已成定局,这种局面不会改变。东芝将剥离半导体存储器业务并出售过半股份、从银行团体取得数千亿日元规模融资,以此应对西屋电气的破产重组。

作为申请适用破产法之后的强有力支援企业,西屋电气正在向韩国电力公社请求援助。

东芝自2006年收购西屋电气后,将其定位为核电业务的核心。在东京电力福岛第1核电站事故导致核电站需求低迷的背景下,东芝2015年爆出财务造假丑闻。即使经过随后的整合,东芝将西屋电气作为重建支柱的姿态仍未改变,力争在全球获得新增订单。但随着美国核电业务将计提巨额损失的预期,东芝决定尽早将西屋电气从合并对象中剥离。

日本经济界:不希望将东芝半导体卖给中国

东芝计划剥离半导体存储器业务,将于4月1日设立新公司“东芝存储器”。东芝计划出售新公司过半股份,但由于买家将持有较高份额的股份,日本经济界依然有很多声音担心出现技术外流。担任东芝独立董事的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小林喜光在3月28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东芝)一直与美国企业进行着合作”,其言外之意似乎是不希望中国企业成为买家。

为了弥补美国核电子公司西屋电气(WH)相关的巨额亏损,东芝将出售一直作为业务支柱的NAND型闪存业务。NAND型闪存是用于服务器等存储设备的核心零部件,在管理机密信息等方面起到重要作用。新公司的业务价值被认为达到1.5~2万亿日元,首轮出资招标定于3月29日结束。

东芝独立董事小林28日还表示“中国目前投入了近10万亿日元,积极发展NAND型闪存。因为这是关乎服务器安全、物联网(IoT)和人工智能(AI)的核心科技”。在此基础上,小林进一步表示“要问把重要科技轻易交给外人好不好,我认为不好”。

东芝在NAND型闪存业务上的市场份额居全球第2。目前与位居第3位的美国西部数据具有合作关系,共同进行生产。小林表示“东芝一直和美国企业共同生产半导体,在这种水平上如何防止(技术外流)?”他同时称,对于采用IT技术来革新制造业竞争力的第4次工业革命来说,东芝的技术“是重要的一部分,当然应该考虑(防止技术外流)”。

东芝半导体业务能卖出好价钱吗?

东芝为出售剥离的半导体存储器业务而举行的第一轮招标于3月29日结束。竞争企业、合作伙伴和基金等约10家公司参与了投标。东芝将该业务的价值估算为1.5万亿~2万亿日元,希望借此弥补巨额损失,但投标企业的出资额似乎低于东芝预期。

“我们认为至少达到2万亿日元”,东芝社长纲川智在同一天的记者会上,如此强调该业务的价值。今后将启动与投标企业的单独谈判,为迎接1~2个月后的第二轮招标,推动买家提高出资金额。但在投标企业之中,有声音表示“无法给出1.5万亿日元”,买卖双方的博弈或将继续下去。

除了在生产领域具有合作关系的美国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WD)之外,韩国SK海力士等竞争企业也参与了投标。作为合作伙伴的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多家半导体企业、以及欧美基金似乎也提出了意向。虽然出现了2万亿日元规模的投标,但东芝打算除了金额之外,还将慎重观察雇用的维持和乘积效应。由于东芝请求援助等原因,日本政府下属的日本政策投资银行和官民合资基金“日本产业革新机构”也开始讨论出资事宜。 0330-TO-1 东芝认为存储器业务的价值达到1.5万亿~2万亿日元。其依据是美国同行闪迪(Sandisk)被西部数据收购之际的170亿美元(约1.9万亿日元)这一收购价。不过,闪迪被收购在行情好转的2016年5月完成交易。力争2018年3月底完成的东芝的存储器业务能否以媲美闪迪的水平出售仍是未知数。

已察觉行情恶化前兆的基金将出资金额设在较低水平。在向新公司出资后、通过使之上市或出售给其他公司来获取资本收益(资产出售收益)的基金不看好今后的存储器行情。

东芝希望通过今后的单独谈判来提高金额。东芝2016年3月将医疗器械子公司东芝医疗系统以6655亿日元出售给佳能集团。在招标的过程中,由于佳能和富士胶片展开竞争,结果出售金额提高。在出售存储器业务之际,能否形成多个阵营以高价展开竞争的格局?这将成为改变东芝资不抵债局面的关键。

日本政府设想了中国大陆和台湾企业参与收购的事态,计划在外资企业参与收购之际,作为《外汇及外国贸易法》规定的事前审查的对象,根据出售的业务内容,建议停止和更改出售计划。

虽然台湾与美国存在安保方面的合作关系,但如果鸿海等在中国大陆拥有生产基地的企业收购,存在技术泄露给中国大陆的风险。

外媒报导称,鸿海集团对于东芝半导体释股作业的出价金额,可能是最高的。日经新闻报导,已有竞标企业出资2兆日圆,不过除了出资金额外,东芝也会考量雇用员工以及加乘效果等因素。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