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巨自2013年以来,启动四次大规模现金减资,过去6年,国巨总计送出至少340亿元现金给股东,同时以原四分之一的资本额创造近10亿美元年营收。尽管四度减资,但国巨营收成长24%、获利更翻4倍。除了国巨本身成绩亮眼之外,董事长陈泰铭说,未来凯美、奇力新将各自成长为百亿元营收的集团公司。

目前国巨的芯片电阻高居全球第一,地位等同于积层陶瓷电容(MLCC)界的村田(Murata),加上今年进行四合一的奇力新,提供客户一次购足服务,在未来全球被动组件的版图上,国巨将是唯一可与日厂抗衡的集团。

国巨从去年第3季渐次扩产,目前芯片电阻月产能达830亿颗、MLCC月产能达360亿颗,分居全球第一以及第三大。被动组件产业没有政府保护,是最早遭遇红色供应链的电子次产业,占物料清单(BOM表)比重不到2%,却缺一不可,需求成长具十足续航力,国巨在被动组件产业的投资决心从未松动。以下为陈泰铭接受本报访谈摘要。

持续整并 扩大经济规模

问:国巨这几年仍持续整并动作,整并的构想是?

答:近几年电子产业已经嗅到危机,被动组件产业技术门坎不高,赚的是管理财,必须把经济规模当竞争门坎、把成本降低,如果不这样,大陆公司本益比65倍、台湾只有10倍,红色供应链已经兵临城下;整并之后有能力合并国际级公司,进一步掌握被动组件的高端市场以及通路,再回头超日赶韩,国巨是可以打世界杯的公司,即使社会气氛比较偏向守成,国巨仍选择挑战。

问:2011年国巨曾经考虑私有化,虽然铩羽,当时的想法是?

答:台湾的电子上游业除台积电外,多不被认定为世界级公司,对此,我很不服气。国巨虽然有机会打世界杯,但美国被动组件厂本益比18倍、日本24倍、大陆65倍,台湾只有10倍,对比这种差距,国巨只有下市重整,才有机会转骨;重整成为好的世界级公司再去合并10亿美元的公司,变成20亿美元的大厂,就非常有机会挤入全球前三大被动组件厂。

重整私有化之后,PE没得比较,可以比每股盈余(EPS)、比股东权益报酬(ROE)、比营运绩效,抑或是合并之后再重新上市,变成一个极有竞争力的集团,不过当时有当时的背景,国巨也不能因此而泄气。

抗红潮 不怕竞争怕限制

问:红色供应链已经炒了好多年,怎么看红潮?

答:其实在很多场合谈过,台湾的公司不怕竞争、只怕限制,政府可以透过产业分级来规范陆资的角色,例如A类产业不准投资、B类产业可以投资但不能进入董事会,C类产业则开放自由投资;2015年大陆被动组件厂风华高科技溢价25%收购电阻厂光颉的股权,市场只看到红色供应链袭台,但是我看到台湾公司有这个价值被溢价收购,这会推升产业的本益比,没有理由不欢迎。

问:纳入国巨麾下的旺诠、奇力新均已晋升为EPS至少5元的公司,未来集团公司如何运作?

答:奇力新和旺诠、飞磁、向华下半年会完成四合一,营收规模是台湾第三家年营收突破百亿元的被动组件厂,未来希望奇力新、凯美两个小集团陆续跨越100亿元门坎,继续扩大经济规模。

问:国巨今年处分磁性材料事业飞磁,预计有27亿元资本公积,国巨这几年以盈余配股搭配公积配股方式发放现金股息,这笔资本公积将如何运用?

答:这宗处分案会在年中以后完成交割,大笔的资本公积国巨未来会用于配息。

问:今年第1季MLCC传出供应吃紧、交期延长的紧绷状况,第2季iPhone 8启动备货潮,消化大量日系厂商的产能,市场臆测可能排挤非苹的产能?

答:国巨第1季的确是处于小吃紧的状态,法人圈的臆测逻辑上是对的,但公司不会主动释放这样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