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数年来,IDF会议吸引了数千人参加。IDF诞生于1997年,起初只是英特尔公司PC事业部部门的小型工程师会议,后来慢慢发展成从只在美国举办到遍布全球大部分地区,从印度到中国再到以色列,从每年只举办一次到每年两次,为期三天,规模越来越大,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最负盛名的技术行业盛会之一。 20170418-intel-1 英特尔对外回应称,取消IDF大会的原因是公司想向PC和服务器之外的领域拓展,进军一些新的领域比如自动驾驶汽车、人工智能以及物联网等,而要想把这么多内容放在一项大会中发布并不合适。

英特尔曾经将IDF大会两次带到中国深圳,分别是2006年和2014年(2015年、2016年连续三届),最为厂商熟知的是在深圳举行的IDF 2014大会,当时正值英特尔全力进军移动芯片市场,中国白牌平板厂商迎来了一段短暂的美好时光。

英特尔为何终结20年历史的王牌盛会?或许从英特尔最近两年的几件事情可以看出端倪,移动业务的失败对英特尔转型的打击还是很大,PC和移动事业的多位老高管也因此背锅被裁。

首先,167亿美元收购FPGA生产商Altera,FPGA是可以作为类似GPU一样的加速技术被整合到处理器产品中;其次,英特尔全面停止平板电脑低端芯片补贴策略,并裁员和放弃移动芯片业务,主攻5G技术和移动基带;再到,先进晶圆代工业务首次开放给ARM相关厂商,加大在中国的存储器制造工厂投入;最后,英特尔153亿美元收购汽车软件供应商Mobileye,抢进自动驾驶运算市场。

可以看到,英特尔把集团业务增长放在服务器、存储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物联网市场,PC和移动芯片地位一落千丈,基于此的IDF大会也没有必要办下去了。

平板补贴往事,英特尔豪赌芯片业务,结果…

有PC生产背景的移动设备生产商,是英特尔最理想的客户;平板电脑则是英特尔移动业务最好的突破口,因为它的技术体系和PC更为接近。公开信息显示,由于大规模投入移动业务,英特尔移动芯片部门在13年和14年两年合计亏损70亿美元。这一投入主要是在大中华地区,烧钱补贴强推英特尔平板,以期迅速扩大市场,获得规模优势。不过从2014年开始,全球平板电脑市场陷入漫长的衰退周期,手机卖的越多平板销售越差。

当时在2013年,平板市场到达出货高峰,英特尔为两个平板系列X86+windows(商务高端)和X86+Android(信息娱乐)策略推出巨额补贴政策,初期投入可谓是巨大。当时,整个珠三角的平板厂商都想从英特尔的补贴政策中分一杯羹,而英特尔也将IDF大会时隔8年之后,再度带到深圳,并且连续三年在深圳举办了三届。

微软-英特尔联盟甚至还给这些白牌厂商起了个更响亮的名字--CTE(China Technique Ecosystem,中国技术生态圈),以华南为支点收复失地,建立移动IT江湖的新门派。英特尔市场部亲自带队,走访酷比魔方、昂达及台电三家华南平板厂商,2014年6月,微软向9英寸以下的终端提供免费授权,包括Office365的一年订使用权,相当于取消了win8的50美元一台的授权费。而英特尔则从芯片价格到市场营销都给予较大力度支持,给予2美元左右的每台平板销售返点,一颗移动芯片平均价格在15-20美元左右。

通过这种模式,微软-英特尔联盟了50多家IDA、ODM、OEM厂商,还笼络了近300家组装厂及零部件厂商。越来越多的珠三角白牌厂商开始从高通主导的ARM架构,转移到Intel x86搭配Windows系统的平板产品。不过,平板厂商不敢入戏太深,还是主要做高通、联发科平板、以及给华为、联想做代工、兼做英特尔平板。自此,Windows平板的市场占有率从零开始,数据出现爆炸式增长。业务量大增,有时候一个厂商英特尔需要派出5-7名工程师去支持,微软为提高返修效率对接服务器工厂。最后数据显示,总计销售出去4600万台英特尔平板,有数百款产品售卖。

英特尔这次大胆的尝试却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补贴政策也难以为继,二三线白牌厂商无力改变局面,结果众所周知,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随着一大波深圳白牌平板厂商在2015年或倒闭或转向VR、可穿戴、物联网、机器人、无人机等新兴市场,英特尔移动芯片雄心逐渐暗淡。

2015年下半年开始,平板市场快速降温,英特尔不再支付补贴返点,国内平板厂商相继退场,纯平板白牌厂家数已较全盛时期大减逾三分之二。英特尔大力扶持的珠三角白牌平板联盟,包括昂达、万利达、易方数码、比亚迪、蓝魔、台电、创智成、汉普、亿道、酷比魔方、微步、品网、蓝岸与原道等厂商都大砍产品线和订单,市场上售卖的Intel平板产品多是库存机种。2016年4月,英特尔正式宣布退出移动芯片业务,关闭部门产品线,主要包括面向平板市场的Atom芯片,直接导致英特尔平板芯片交付量在当季暴跌44%,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

曾经知名的本土IC设计公司因为押注英特尔阵营而遭遇惨败,瑞芯微、炬芯业绩惨淡新业务开发不力,而入驻高通阵营的中科创达、全志科技都已上市获得更大发展空间,业绩出现大幅度的正增长。专注利基市场的平板方案公司亿道,主要是用联发科的方案兼做英特尔平板,既有补贴又有出货,实力越做越大,目前出货量稳居全国前三。

研究机构表示,英特尔在低端平板芯片的投入并不值得是上一次产品战略失误的延续,英特尔的经历很像过去的上网本市场。2008年上网本市场交付量出现爆炸性增长,英特尔瞄准了该市场,不过从2010年开始,消费者开始购买苹果iPad为代表的苹果电脑,上网本遭到了冷落。英特尔的上网本芯片发货量也开始骤减,到2013年基本不再生产相关芯片。

另外,在TI、博通、辉达、marvell相继推出移动市场的时候,英特尔却选择挑战高通、联发科,这个举动本身就充满不可思议。如今,TI已经是模拟IC巨头稳坐半导体营收前五,辉达在GPU和AI市场的份额迅速上升,股价已经超过500亿美元,受到投资者的热捧;博通吃下安华高,在企业和网络市场保住霸主地位;marvell也成功在存储器市场翻身;连曾经的小弟ADM,今年也打了一场硬战,推出的最新PC处理器打开高端市场;竞争对手ARM微处理器也开始蚕食英特尔在工业嵌入式市场的低端份额。

作为半导体老大哥,其它的欧美厂商步入佳境,英特尔却被移动和PC业务困住了脚步。如今,5G和物联网还未大规模出现,英特尔甩开膀子大战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老哥的雄心壮志是不是又回来了?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