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位于北京海淀区一座现代化大厦,那是富有中国国家色彩的清华紫光集团,崭新气派的办公楼及展示厅,挑高白墙上镶着紫光企业识别,另一头写着“紫光芯、强国梦”,纵使在过去一两年,紫光在国际投资及并购方面,经历不少挫败,但这并不阻碍这家公司成为芯片业领导企业的雄心壮志。

外界多视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为中国发展半导体领军人物,他近期接受Nikkei Asian Review专访时,提到两个发展重要目标,第一,在移动芯片业务方面,要在2020年时,大幅缩小与全球两大手机芯片商美国高通、台湾联发科技距离。另一方面,在十年内,紫光要跃身成为全球前五大存储器制造商。 20170424-AME-1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

但现在中国还完全没有存储器芯片产出,若以NAND Flash内存产能来说,南韩的三星、SK海力士,日本东芝、美国的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及美光、英特尔掌握了全球市场。而紫光旗下移动芯片商展讯通信,在4G移动业务及客户拓展也还大幅落后。

赵伟国不否认目前仍处于落后态势,但是他说:“我认为只需要时间,中国半导体就能发展起来”。

“看看几年前中国也没有面板业,但是现在面板业已经居世界领导地位,而随着技术更新换代,台湾跟韩国的芯片产业,也得以发展和美国同业竞争。中国也可以做到”,赵伟国说。

赵伟国说,紫光集团现在最重要的两大发展方向,就是3D NAND flash内存技术,及移动芯片、物联网芯片。NAND flash内存被大量应用在电子产品、手机、数据中心之中,未来成长看好。

三月底,紫光刚获得来自国家发展银行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两大重要国家级机构进一步支持,提供1500亿人民币融资额,主要目的要加速在集成电路产业领域技术升级,让紫光得以继续扩大规模。

此前,紫光集团旗下负责内存事业的长江存储宣布位于武汉及南京的两座存储器工厂正式动工,总投资金额540亿美金。赵伟国提及武汉工厂2018年第一期正式投产时,工程团队将需要增聘到几千人。

在5G时代来临之时,赵伟国认为,这让紫光旗下展讯有机会逐渐赶上高通与联发科,因为在过去4G时代,投资脚步太慢、投资金额不足,但是现在5G时代还没到来,展讯也已经开始布局,加上还有好几年时间可以追赶,所以有机会能够与领先公司并驾齐驱。

一般认为,5G时代将在2020年附近来临,届时能够实现更高传输速度,更低迟延时间,影音能够快速上下载及串流,也让自动驾驶车、人工智能运算、虚拟现实、扩真实境(Augmented Reality)等更多应用,都成为可能。

只不过几年下来,虽然清华紫光有“国家队”美名,但对外投资并购方面,却经历许多挫败。全球不少政府把中国发展半导体、提升自制率、降低对国外芯片商依赖的雄心,视为对其国家安全的强大威胁。

例如,紫光曾提出要收购存储器大厂美光,甚至要投资硬盘大厂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股份,都因为可能面对美国官方严格审查生变,紫光原本要投资矽品、力成、南茂等台湾三家半导体封测公司,也都因为主管机关态度,以失败收场。

中国资本海外投资频频受阻的例子,不只限于紫光集团。2016年初美国拒绝同意荷兰商飞利浦出售美国照明业务给中国企业;去年底,美国奥巴马政府再挡下中资企业收购德国半导体设备公司Aixtron计划。

这些国际上的逆风,赵伟国很清楚,也让他改变了公司发展策略,他说目前紫光会多招聘人才,向独立发展技术方向发展,而不会把海外投资、并购、或是谈技术授权当成主轴,同时他也表明,“不会去参与竞标东芝的NAND Flash业务”。

“如果去竞价收购东芝,那我们也只会成为抬高投标价格的一个工具而已……,我认为并不值得为了难以达成的收购,浪费精力”,赵伟国说。

赵伟国也提及,当下有些存储器制造商,不希望新进者加入行业竞争,只是怕这些后进者,对他们的既有生意造成影响,“所以才用政治的理由、或是对于未来可能产能过剩的顾虑,来阻碍新进者加入,这并不合理。特别是现在大量的市场份额,及订价权都掌控在少数企业手上。”

他并开玩笑地比喻,“难道你自己上了大学,念完大学后就把大学都关掉,不让别人上大学。”

对赵伟国而言,放眼全球,台湾在对来自大陆的半导体投资,态度相对封闭,几乎完全不可能接受,美国、日本、韩国稍微好一些,在他的经验里,至少美国、日本比较有意愿成立合资公司。

不过即使并购投资不顺,紫光集团近期全球揽才脚步不曾停歇,先前有来自台湾华亚科(Inotera Memories)前董事长高启全加入,去年底联华电子(UMC)前执行长孙世伟也加入战队。并且许多报导都直指,紫光聘雇了一大批来自台湾华亚科的工程师。 20170424-AME-2 华亚科本来是内存大厂美光及台湾南亚科合资公司,负责生产动态随机存取内存(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 DRAM),但是去年美光已经收购华亚科所有股份,成为全资子公司。

中国竞逐半导体人才的大动作,让美光有所警觉,怀疑部分离职员工可能带走技术、泄漏公司知识产权给竞争对手,还商请台湾的调查局及美国的联邦调査局,介入大规模调査。紫光则在4月12日发表声明,指公司尊重知识产权、不做违法的事,但并不否认强力吸引海外人才的决心。这些动作都已让半导体人才大战,进入更加白热化、全球化的竞争。

Gartner半导体分析师盛陵海分析,清华紫光毋庸置疑就是中国发展半导体业领头羊,但要真的成为全球一线存储器制造商,前方困难还非常多。他说:“因为中国在内存方面技术基础并不深,加上目前海外收购看起来比较不可能,所以目前要一边盖厂、一边还要自主开发推动技术进展,实在是非常挑战的事。”

盛陵海补充,就他了解,紫光的确已经招揽了不少来自台湾及韩国的工程师,为其效力,主要因为中国能为这两个地方的工程师提供较优厚的薪酬,但是就紫光希望达成的投资规模跟目标而言,“半导体人才缺口还是很大,人才远远不足的隐忧,也是紫光能否快速发展的阻力之一”。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