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纽约时报》看到的一张发给华为的行政传票,美国官员正在就华为是否违反了美国对古巴、伊朗、苏丹和叙利亚的贸易管制展开扩大调查。这张以前未曾报道过的传票是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去年12月发的,该办公室负责监督美国几个制裁行动的遵守情况。

美国财政部的调查是在去年夏天美国商务部向华为发传票之后进行的,商务部也负责执行制裁,以及监督军民两用技术的出口。

针对美国的调查,华为也发表声明称,华为在“出口管制方面有相当严格的行为准则、充分的培训和详细的政策,并且在此问题上与有关政府部门积极配合,其中包括美国商务部。”

华为屡陷“调查门”,在美市场多受阻击

2008年,华为与贝恩资本曾试图联合并购3Com,但却遭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以下简称“CFIUS”)以国家安全理由否决;

2010年8月,华为与美国电信商Sprint洽谈的电信合同,被认为将对美国公共和私人部门客户(包括军方)构成“重大风险”,因此被告知不得参与合同竞购;

2010年10月,华为试图收购3Leaf的专利技术再次被CFIUS以国家安全理由否决;

2011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就华为、中兴涉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事件进行全面调查;

2012年美国众议院发布报告,认定华为和中兴对美国造成国家安全风险,并且可能已经违反美国的法律;

2013年,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法案,要求美国政府相关部门不得私自购买信息技术系统,尤其要对中国IT设备正式评估。

2016年6月美国商务部向华为发出行政传唤,要求华为提供过去五年向古巴、伊朗、朝鲜、苏丹和叙利亚出口或再出口美国技术的全部信息,以配合美国调查该公司是否违反美国相关出口管制规定。

以上事件严重制约了华为在美国市场的拓展进程。

美政府不止是说说,中兴鬼门关里走一遭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去年12月向华为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总部寄送了一张传票。该办公室负责监督数个美国制裁项目的实施。

在此之前,美国商务部曾于去年夏季向华为发送了传票。美国商务部负责执行美国政府的制裁措施,同时还监督军民两用技术的出口。

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美国的整体商品贸易逆差为7343亿美元,但美国在商品贸易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占整体的47%。同时中国也被称为最大的倾销国,我国面对美国国策改变之后所面临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给中国不断施压,要求中国采取行动减少对美贸易顺差。而此前,华为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中兴已经在今年3月份承认违反了美国制裁措施并被处于11.9亿美元的巨额罚款。

目前还不清楚美国财政部为什么对华为进行调查。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华为有可能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叙利亚等国家实施的大规模出口限制。

华为并没有就被调查一事具体做出回应,但在一份声明中说,公司遵守了国际条约和所在地的相关法律法规。

华为在中国扮演重要战略角色,经常参与中国在海外新兴市场比如拉美和非洲的贸易投资谈判。华为在研发方面投入巨大,在中国产业政策制定中也扮演关键角色。

尽管美国财政部的传票并不意味华为有任何过失,也不意味华为被刑事调查,但调查的扩大使华为处于一个尴尬境地。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