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又一电子老厂倒闭,汉鼎光电变卖供应商设备

令人唏嘘,在迈德通信老板卷走供应商千万元货款跑路后,又一家深圳电子老厂倒下。业内消息,五一小长假过后,深圳一家从事显示器用背光源及配件制造商——深圳市汉鼎光电有限公司,正式宣告倒闭,现已被深圳龙岗人民法院查封。

据某品牌设备供应商透露,汉鼎光电于16年末在该设备供应商处购买过设备,却迟迟没有结算尾款,据说是这段时间汉鼎光电订单较少,资金运转不方便。4月30日,该供应商得到内部消息,汉鼎光电高层在变卖现有设备,发现情况不对,又担心收不回尾款,该供应商不得不以退还订金为条件,拉回自家设备。

汉鼎光电主要生产LED背光源、电子产品的五金配件(滑轨、屏蔽系列、铁框等)、塑胶制品、高精度的模具制造,适用于手机、MP3/4、MID、车载显示器、仪器仪表及其配套产品。有厂房面积8500余平方米。其中有3000平方米的万级无尘车间、十二条背光源组装生产线、二条自动贴膜生产线,组装线使用FFU工台,工作台面空间洁净等级可达百级。

该公司客户有TCL、晨兴、易迅达、立德、巨创力等国内知名企业,亦有信息称其曾是天马、中兴、精电等国内知名企业的合格供应商。据悉,汉鼎光电之前一直运营不过,到2016年订单太少,资金链出现问题,与多家供应商的合作受到阻碍,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

相比较迈德通信老板的恶劣行径,汉鼎光电管理层还是比较友好,只是尾款没有结清,也没有跑路逃避。但是该公司设备都是租赁的,为何管理层敢不经过供应商同意就私自出售变卖?

下游企业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上游的中小型供应商却最受伤,被动承担经济损失。迈德通信老板跑路,汉鼎光电变卖供应商设备也折射出,目前中国电子制造业面临的现实问题,供应链没有保障,账期风险剧增,归根到底还是诚信的问题。

在上游原材料和成本上涨和下游厂商拖欠延递货款的夹击下,供应商账期被拖延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而下游厂商库存大幅增加也成为账期往上蔓延的导火索,受牵连的供应商因为账期问题而倒闭,已经成为全行业常见的事件了。

账期问题把供应商和中小制造业者逼到了墙角

账期一直是所有行业的敏感问题,基本已经成为一种行业潜规则。账期是指,在买卖双方交易中,商品/服务供应方(卖方)提供了商品/服务后,买方需要在此期间内付款与卖方的时间。账期本身是一种信用贷款(应收款)的到期日条款,应收账款指企业赊账销售产生的应收款,主要包括实际账期与理论账期。

关于账期,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A电商平台从宝洁进了10亿元的货,然后在20天将货卖出去,基本上消费者的钱当天(货到付款)或者第二天(信用卡刷卡)就能收上来,假设A和宝洁商定的账期是60天,那么等于宝洁的10亿元货款有40天是趴在A平台的账户,A平台可以将这些钱进行投资,获得收益。

关于账期长、回款慢问题,确能电子总经理彭阳军曾在微博表示,“三月以来,对不按时回款的客户、交易量小的客户,逐渐停单,至今已经停掉20多家。客户反应不一:有不予理睬的,有跳脚谩骂的,有恶言威胁的,有苦苦求情的。但是,没有一个客户积极解决欠款问题的,这就是国内企业的信用状况。你说中国制造有啥希望,打死我也不信呐,连上市公司都理直气壮拖欠货款。”

也有相关企业遇到同样的情况,面对供应商的到期货款支付,大厂小厂都一样,能拖就拖,能赖皮就赖皮,其中以家电大厂尤甚。有业内人士表示,“家电行业都是长账期,到期再给你一张长期汇票,谁也不例外。最终账期长达一年以上。所以,虽然量大,但不少供应商不愿意做国内家电大厂的生意。”

众所周知的,OPPO和VIVO算的上是国内最知名的手机制造品牌之一,生意好、现金流好、根本不差钱。但是,在今年一季度开始,由于手机库存水位升高需要消化,也对供应商开始拉长账期。似乎拖欠供应商货款,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最理直气壮的潜规则了。更不用说,那些长期拖欠供应商款,永远说已经在付了已经在付了明天付明天付,还不差钱还是知名品牌大厂的公司和企业。

另外,下游厂商在采购策略上,根据供应市场的竞争程度及行业水平,经常把供应商切分为三六九等,不同类型的供应商采用不同的账期政策。有些强势供应商,会不还得预付款。但大部分供应商都处于弱势,而且根本耗不起。

对于电子产业中间不可或缺的一环,元器件分销业也同样面临账期问题。去年乐视资金链风暴刮出,乐视账面上存在大量应收货款(别人欠他的钱),导致资金链极度紧张,欠供应商款项数额高达百亿元人民币,台湾供应链企业基本上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放出去的账收不回来了,直接算入坏账一栏。元器件分销业本身的利润数值就低的可怜,大多数是个位数,大联大由于到期货款无法追回,只好扣押员工季度奖金。据说一家手机供应商董事长去讨债,最后结果:“旧账暂时搁置,乐视承诺先支付一半的定金下了新的订单。”

这也似乎也已经成为制造商和供应商之间的商业潜规则了:要么我找别的供应商,要么重新谈订单。为啥砸钱打价格战一点都不心疼,要做到诚信怎么就这么难。

既然,客户厂商把拖欠到期货款当作家常便饭,那么,供应商们和中小企业为何不选择不要这家客户了?有一家给小米手环做配套的供应商表示,当时离开小米供应链还挺好的,但是过了几个月就发现,要找到另外一家出货量这么大的客户,真的是难上加难,又不得不回来了。

于是,现在的供应商根本就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来应对账期问题,只能自己睁大眼睛来观察自己的客户,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一旦选错的就只能怪自己倒霉了。所以,才有迈德通信老板明目张胆的欺骗供应商,汉鼎光电售卖租赁过来的供应商设备,因为供应商最好欺负,地位是最底层,潜规则大都不是保护他们的。(所以为啥很多老板公司不干了买房子,终于也能当一把债主了。)

面对这样的商业秩序,因为账期拖垮企业成了全行业的常见问题。账期就是风险,目前,中国出现了供应链金融这个行业,大型供应链服务企业、大型制造商、大型分销商、大型供应商和各类保理机构公司,向中小型规模的供应商和制造商提供各种供应链金融服务。

诚信问题得到解决了吗?然而并没有

在过去几年,业内发生的企业倒闭、老板跑路事件有很多,每一次都会让不少供应商受伤,实际上,应运而生的保理业务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账期问题。

因为,对中国很多业务模式作为商业中介的企业而言,是不具备替客户收款的资质的,一些不具备收款资质的中介公司替其客户收款,本身是违反法律的,更不用说压账期。对于可以压对方账期的公司来说,账期就是收益。所以有些公司就越压越狠,越压越长。(有说法是,某些传统企业,每年年关,都要派几个漂亮妹子,去跟最大的几个经销平台的老板们睡觉去,没办法,要催账。)

对于电子行业的企业来说,放账早已是业内的一个共同的潜规则,不同的是账期的周期有长有短。自从2015年的倒闭潮之后,很多公司都开始重视资金的安全,不少公司都开始要求现结。但是风声鹤唳期一过,大家又都开始走回老路。

确实,去年下半年开始的,原材料零部件缺货涨价导致大厂补充库存需要用现金结款,但这毕竟是少数时候,而大多数时候,供应商都是先供货,后结款的。碰到一直账期短、结账及时的企业,基本等于中了大奖。

因为,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你不放账,自然会有人愿意放账来抢客户。而且很多规模很大的企业都会要求供应商给予一定的账期。而这正是危机所在。即使是一个实力很强,毛利很高的企业,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众多供应商听到风声上门逼债,很容易让企业情况雪上加霜,轰然倒下也毫不奇怪。

既然“账期”这个业内潜规则难以避免,那么只能是尽量缩短账期,把控好风险,并密切关注对方的运营状况和财务状况,做到知己知彼。一旦对方有违约行为或者异常的下单行为(下单量突然放大很多),那么就需要特别谨慎了。而且从历史的数据来看,中国的企业老板要是跑了一般都会选择节假日期间,那么在节日前的异常下单就更是需要注意了。

另外,对方企业及负责人的口碑、信用度也是需要重点考察的一方面。

总的来说,企业还是要做好风险控制,充分权衡利弊之后再做决策。既然愿意放账,那么就要做好有可能收不回来的准备。能放账多少,能放多久,量力而行,避免因为一个客户造成的坏账拖垮整个企业。

当然能不放账是最好了,但是在目前的业内环境下,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来说都很难做到。

国家大力提倡中国制造2025,是不是更应该营造一个诚信的经营环境,而中小企业的地位就好比那墙角,确能电子总经理彭阳军在微博感慨称,“这个问题我疑惑了20年,也许到我死还是个问题。”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