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芝内存业务竞标成为政治角力场?

东芝(Toshiba)令人垂涎的内存业务第二轮竞价即将在几周内展开,但其程序的不透明,暴露了日本政治人物、官僚体系、企业领导人以及金融圈之间的利益分歧;许多观察家将这种持续加深的分歧,归咎于正折磨着日本半导体产业的不满情绪。

而且,该竞标程序已经成为一个高度政治化的焦点,这也是为什么日本媒体对该事件如此关注。

不过在指出东芝内存业务竞标程序的漏洞之前,我们得看清楚在这场赌局上有哪些玩家:在第一轮竞标时,东芝将出价者范围缩小为仅四家厂商──WD (Western Digital)、Broadcom、SK Hynix以及鸿海(Hon Hai)。

就在两个星期以前,投资业者KKR以及两家日本官方支持机构──Innovation Network Corp. of Japan (INCJ)以及日本开发银行(Development Bank of Japan,DBJ)──的联合提案浮上台面,据了解是准备参与第二轮竞标。WD是东芝NAND闪存业务的美国合作伙伴,该公司也坦承已经与日本政府支持的投资者洽谈连手参与第二轮竞标的可能性。

几个日本产业界消息来源指出,最终这场竞标的胜利者不会是最高出价者,而是要看能最对那些政客、官僚以及东芝高层的胃口──如果是这样,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20170509-TOS-1 谁对竞标东芝内存业务有兴趣?(来源:Takashi Yunogai、日本当地媒体、EETimes综合整理)

一方面,日本的政治人物们渴望拯救水深火热中的东芝,拉抬日本的国家声望;日本的官僚则一直坚信由上而下的产业政策──尽管自“Japan, Inc.”走下坡,这种策略的成效有好有坏,他们仍想恢复日本电子产业的往日荣光。

在另一方面,东芝的管理高层将出售其最有价值的芯片业务部门,视为自救的唯一解决方案,也能避免从东京证券交易所(Tokyo Stock Exchange)下市的风险;他们想要尽快摆脱内存业务,如此就能填补东芝收支平衡表上的大洞──因为其美国核能业务Westinghouse Electric Co.的严重亏损;这家东芝旗下的公司已于3月申请美国的破产保护。

在此同时,日本的银行家们则直截了当地表示对竞标东芝内存业务兴趣缺缺,因为该业务正在缩水。INCJ在今年稍早就多次重申,他们没有意愿透过投资东芝的内存业务来拯救东芝,或许透露了些许端倪;INCJ的投资是由日本经济产业省(MEITI)监督。

而就算你不了解日本的政治,你也能察觉到东芝决定出售赚钱的内存业务,其思考逻辑是有缺陷的;其中最大的一个,是东芝坚持不能从东京证交所下市——这件事究竟哪里不好?更令人震惊的,则是日本政客与官僚看来“默契十足”,尽管东芝在过去几年爆出商誉问题,他们从来没对该公司严苛质疑过。

东芝的不良决策范围广阔,包括2015年金额达13亿美元的假帐丑闻,还有在美国核能业务成本巨额超支之后,减列63亿美元的支出,然后在未取得会计师事务所PwC的背书情况下,延迟了两倍的时间提交财报;而东芝在不久前也宣布要换掉PwC,表示这能解决全年度营利陷入僵局的问题并维持上市。 20170509-TOS-2 东芝社长纲川智(Satoshi Tsunakawa)在公司官网上宣示将重新取得投资大众信任(来源:东芝)

要拯救东芝一定得抛弃内存业务?

现在的日本舆论一面倒地偏向拯救一家传奇性的本土企业,怪的是很少有人提及该如何拯救东芝的内存业务,就算他们将该业务称之为日本半导体产业之光。

毕竟,如果东芝的闪存业务成功出售,拿到的钱--估计为180亿美元到270亿美元--最后将会收进母公司的口袋,而不是被卖掉的NAND闪存业务本身;该业务部门的工程师一起被售出之后,也不会看到任何一分“卖身”钱。

到目前为止,可悲的是在日本全国对东芝的讨论中,缺乏来自传统上沉默寡言的日本工程社群之声音

AND闪存业务是东芝集团的支柱之一,那些工程师没有做任何错事,他们努力工作并对公司的营收做出贡献,但他们却要被卖给未知的新老板。 20170509-TOS-3 东芝2016财务年度第一季到第三季(共九个月)的财报数字(来源:东芝)

为此EE Times记者向日本微细加工研究所(Fine Processing Institute)所长汤之上隆(Takashi Yunogami)讨教对东芝内存业务之未来的看法;汤之上曾任职日立(Hitachi),为干式蚀刻(dry etching)技术专家,并曾撰写多本关于日本半导体产业的书籍,目前担任数所日本大学的客座讲师以及日本芯片公司的顾问。

问:在东芝内存业务的四家竞标者(WD、Broadcom、SK Hynix与鸿海)中,你认为谁最合适?

汤之上:我只能告诉你哪一家对东芝的内存芯片工程师来说是最糟的选择,那就是由WD、KKR、INCJ与日本开发银行(DBJ)组成的联盟;我还听说日本政府正在征求来自日本企业的投资,到目前为止,只有富士通(Fujitsu)与Fuji Film是唯二两家愿意拿出一点资金的厂商。这对东芝的芯片业务会是灾难性的选择。

问:为何是灾难性的?

汤之上:像是那样的大型联盟,往往会遵循一个以内部共识为基础的决策程序;但内存芯片业务需要的是快速、大胆而且果断的投资策略,甚至在市场周期走下坡时也是如此。这是为什么三星(Samsung)的DRAM业务能够在市场胜出;一个包含太多厂商的大型投资联盟,永远无法取得成功。

问:如果以你的看法这是最糟的选择,那最好的会是哪个?

汤之上:用消去法,我个人偏向鸿海;我认为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最有气势──准备好在东芝的内存业务赌一把。

鸿海对东芝内存业务的出价是270亿美元,是竞标者中最高的,伴随而来的还有夏普(Sharp)与苹果(Apple)各27亿美元的投资。

日本对技术出口的管制

问:鸿海与SK Hynix的竞标看来对日本官僚与政治人物们没有太多吸引力,他们不喜欢看到日本的技术被中国或是韩国人使用获控制,是这样吗?

汤之上:他们是以外汇外贸法(Foreign Exchange and Foreign Trade Act;日本简称为「外为法」)为借口,不让本土技术出走;但这是没有意义的。

问:根据我的了解,「外为法」有点像是美国的外国人投资审议委员会(CFIUS),日本政府虽然口头上表示国际贸易应该是自由的,但考虑到国家、民众与环境安全,对边境做一些控制与协调也是有必要;所以你为何认为“外为法”是没有意义的?

汤之上:很多关于3D NAND技术的机密以及IP,中国早就已经有了;东芝并非唯一开发3D NAND技术的厂商。 20170509-TOS-4 长江存储科技准备在武汉兴建内存厂(来源:汤之上隆)

现在拥有中国武汉新芯(XMC)的紫光集团(Tsinghua Unigroup),投资了一家名为长江存储科技(YRST)的内存厂,即将于武汉建厂;该厂将利用Spansion的Mirror-Bit技术(一开始是为NOR闪存而开发,后来三星将之用于开发NAND闪存),而武汉新芯也已经投入32层3D NAND的试产。

许多半导体业者是在相互纠缠的交叉授权协议网络下运作,因此日本的「外为法」对于防堵先进技术根本发挥不了作用,因为那些技术早就已经在韩国与中国进行开发。

问:那么你对Broadcom/Silver Lake这个竞标者的看法是?

汤之上:理论上来说,这个竞标者取得批准的障碍应该最低,因为Broadcom并非东芝闪存业务的竞争对手(因此没有反垄断的顾虑),而且该公司并非中国业者(也不需要担心技术出口管制),背后还有Silver Lake这个金主。

但为何Broadcom需要NAND闪存技术?这家公司收购东芝内存打算做什么?这些都不清楚。缺乏Broadcom背后动机信息,使得其收购提案看来前途不妙,而且我没看到该公司有任何日本政府支持的投资伙伴。

被忽略的员工声音

问:不久前路透社(Ruters)报导,Broadcom也正在与INCJ、DBJ洽谈合作竞标,他们可能会与WD抢夺日本政府的支持;而现在我还听说你最近曾与一些在东芝四日市(Yokkaichi)据点的工程师见面,他们有什么看法?

汤之上:虽然有人在质疑以180亿美元收购东芝的NAND闪存业务是太贵还是太便宜,东芝的内存工程师们说他们根本不在乎,因为那些钱不会投资在NAND业务本身,与他们完全无关。

问:他们对此感到愤怒吗?或是感觉灰心?

汤之上:这是当然,他们很愤怒;NAND闪存业务是东芝集团的支柱之一,那些工程师没有做任何错事,他们努力工作并对公司的营收做出贡献,但他们却要被卖给未知的新老板。有一位年轻工程师才刚加入东芝半导体部门两年,他对我说:“我原本想着我进入了一家成长性很好的公司,但现在我被告知只是为一家制造电梯的公司工作。”

问:你有看到很多东芝的员工因此离职吗?

汤之上:我听说在东芝的总公司,有很多人开始找新工作;在内存业务部门,我预期会有许多竞争对手如武汉新芯、三星等等,会以高薪来挖角NAND闪存工程师。东芝已经发生了大规模的人才流失情形,包括有一些资深东芝工程师已经前往武汉新芯任职。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