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创业者,罗永浩一直以来面对太多争议和挫折,然而他一贯都选择硬碰硬的直接怼回去。没有什么比一个一贯说话行事作风彪悍、骄傲的人瞬间流露出脆弱一面更让人感觉鼻酸。

无论是在微博、知乎还是百度贴吧等公开平台,近几年嘲讽罗永浩与他创立的锤子科技似乎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而黑点主要集中在罗永浩本人的口无遮拦以及强烈的个人行事风格。当作为锤子手机的用户,长期以来都需要承受一个小众群体所带来的异样眼光和心理压力。因此,在坚果发布会上部分锤粉的情绪爆发就可以理解了。

为什么挺锤科?“专门为媒体记者设计的智能手机?”

从锤科创立之初到现在,笔者一直力挺罗永浩和他的公司。至于为什么力挺?一方面是觉得锤科是目前极少数国产手机中的不依靠打爱国牌,不打价格战,宣传不Low,重视设计,品牌调性偏文艺气质的。另一方面,业内另一个经常挺锤科的大V潘九堂就开玩笑说过,“因为大家都知道锤子科技从来不给媒体车马费,所以不用担心会被认为在写软文公关稿。”

作为一个锤子手机的重度用户(自认为不是锤粉),主要的就是手机好用啊!One Step以及Bigbang确实很方便,大大增加了我的工作效率啊!而且还不是街机:(PS:对于一个装逼爱好者,让我跟风用一个人人都用的街机你还不如杀了我吧!)

因为一些原因,此前锤科在北京和上海举行的发布会我都没有参加,而是由同事代为参加。大多数媒体记者去参加发布会更多是冲着老罗这个人去的,因为老罗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的争议和新闻点。于是媒体推波助澜的将新闻聚焦在了罗永浩这个人身上,而忽视了发布会的主角——锤子手机。

所以我每当看到这些媒体写的关于锤科的文章就很郁闷,因为——“他们既没夸到点上,也没黑到点上。”

我入行年头也不算少,从功能机时代到智能机时代也用过不少手机。但一直没发现有哪个厂家专门为媒体人的特殊需求去开发一些功能。

然而当锤子M1L发布,One Step以及Bigbang功能推出的时候。虽然不见得是故意,笔者突然发现锤子手机客观上已成为了最适合媒体记者用的手机。这一点让我很惊喜,很多的小细节和痒点创新简直就是为了记者所量身打造。特别是现在很多新媒体和文字工作者,面对突发事件以及新闻点需要争分夺秒抢时间的时候,直接用手机来进行内容创作显然效率更高。

比如笔者就尝试过One Step以及Bigbang可以直接用手机在会议现场写出一篇文章,然后传回给后方的编辑上传文章。当然这个时候One Step以及Bigbang的操作体验和硬伤还是不少,笔者认为要完全取代PC写稿还比较困难。 20170510-PRO-2 直到2.0加强版本的One Step以及Bigbang上线,笔者才恍然大悟——“原来锤科是要革微软word移动版的命啊?”于是接下来,假装某科技记者上台用手机当场撰写锤科发布会通稿的朱萧木就变得有点行为艺术了。 20170510-PRO-3 可以说,加强的Bigbang大爆炸功能,让在手机上实现精细的文字输入与编辑成为可能,而这些本来应该是WPS和微软WORD去开发的功能,从技术上也不难实现。然而长期以来,手机都不是这些软件巨头关注的重点。于是罗永浩只好在台上说出这么一句话:“你们软件行业的怎么了?不行让我来。” 20170510-PRO-4 由此就带出了此次坚果PRO发布会的一个终极命题——“过去的3年,手机芯片的速度快了310%,为什么你用手机做事的速度,只快了13%?”

罗永浩敏感的抓住了大多数同行忽略的一个问题——“手机频繁的硬件升级追随摩尔定律,然而用户体验却没有获得巨大的提升。”于是老罗选择从提升工作效率角度出发来设计手机。一切新的功能加入的本质目的都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 20170510-PRO-5 在锤子M1/M1L发布时,锤科提出了这个方向。但是因为这家初创公司的影响力还不够,因此并没有引起业内过多的重视。但是软件行业已经看到了这种手机交互方式的巨大潜力,到今天已经有175个手机APP支持onestep功能。

“自暴自弃”的工业设计:你还想要怎样?

20170510-PRO-6 罗永浩同样对目前业界主流的设计语言以及审美进行了嘲讽,并称呼此次发布的坚果PRO设计风格为——“你还想要怎样?”意思就是,这是锤科经过各种市场调查,设计出来的最能满足用户需求的工业设计,你们想要的我都给你们了,你还想要怎样?
20170510-PRO-7 于是我们看到了“圆滑”的坚果PRO几乎就是一个锤子M1的翻版,这一点让许多资深锤粉不太满意。他们觉得其它厂商这样做可以,而设计驱动的锤科为了迎合商业而变得平庸妥协了。 20170510-PRO-8 罗永浩给出的答案是:“我们过去那么重视工业设计,获得了那么多国际大奖,然而又有什么用呢?”是的,在工业设计领域屡获大奖的锤子T系列并没有为锤科带来商业上的成功。所以罗永浩半抱怨、半开玩笑的表示以后干脆弱化工业设计,将重点放到软件交互上。设计风格就是“你还想要怎样?”,类似于“没有设计就是最好的设计。” 20170510-PRO-9 不过很快,我们发现都被老罗套路了,到了发布会快结束的时候,他突然宣布:“其实现在发布会才刚开始。” 20170510-PRO-10 这才是本次发布的坚果PRO的真正本体,一个发布会埋这么多梗,整得跟美剧似的。惊不惊喜?激不激动?现场的锤粉反应很直接,“老罗牛逼”! 20170510-PRO-11 于是这个时候就出现了本文开头老罗语气哽咽的那段话,“我预感到我们后面会越走越顺,会卖疯了…..如果有一天我们后面卖了几百万台、几千万台……有一天傻X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要知道这个其实……这是给你们做的。”

痛点与痒点创新,“锤科的手机可能不完美,但决不会是平庸之作”

很多人说锤科的创新不是痛点创新,而是痒点创新。我们先来说一说什么是创业?什么又是创新?

国内媒体和企业这几年将Innovation这个词快提烂了,另一个快被提烂的词叫“微创新”。百度百科中说创新是“以现有的思维模式提出有别于常规或常人思路的见解为导向,利用现有的知识和物质,在特定的环境中,本着理想化需要或为满足社会需求,而改进或创造新的事物、方法、元素、路径、环境,并能获得一定有益效果的行为。”

可以说,通过市场调研用户需求提出来的功能改进是一种创新;老罗自己一个人坐在洗手间马桶上想出来的功能改进同样也是一种创新。

“华强北式”的山寨就是一种充分满足大众需求的创新,比如双卡双待、大喇叭。这个时候的创新解决的是有还是没有的问题。苹果的创新也是痛点创新,比如首次加入触控屏、SIRI语音交互、Forcetouch压力感应,这个也就是所谓的痛点创新,我买这个手机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的。Bigbang和onestep也是痛点创新,因为它真的能提高我的工作效率。然而痛点创新是很难的,只有极少数的手机厂商才能保证每两年推出一个痛点创新,而且这种创新大多数还来自于供应链。

而当消费升级出现,用户不仅需要解决有还是没有,还需要提供更细节的更体贴的解决方案——可能仅仅是为了满足一小部分人的需求:比如在录音的时候增加一个打点功能;比如为某些强迫症和处女座爱好者把UI图标3D化,同时把图标能够统一化。这些我们称之为的“痒点创新”很多厂家无法面面俱到,因为人的需求千奇百怪。 20170510-PRO-12 比如模拟来电功能,这其实就是一个痒点功能。对大多数人其实无用,但是有小部分人会特别喜欢,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玩的功能。 20170510-PRO-13 比如把应用“钉在”锁屏页面,表面上看上去这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痒点创新,但是仔细思索,你会发现这个真的很有用,因为总有一款应用你是经常需要打开的。 20170510-PRO-14 比如锤子“药丸”,不,是闪念胶囊功能。根据罗永浩自己的说法是这个应用是为他自己设计的。从表面上看这是一款时间管理软件,将自己的碎片化时间管理起来。但是却把语音备忘录和文档功能加入了进来。对于喜欢做时间管理的用户来说,这个就是一个痛点创新。 20170510-PRO-15 这个时候作为产品经理就要有所取舍,一股脑的增加所有的“痒点”,你的手机系统会变得臃肿不堪;但是缺乏这些“痒点”,你的手机将会变得毫无特色,沦为一个平庸的产品。在这里,老罗再次证明了自己尽管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但是是一个牛逼的产品经理。

所以老罗这样具有强烈个人气质的老板,为什么可以从毫无资源和经验跨界在手机行业掀起波澜?因为无论是从营销还是微博上透露出来的信息:他要做的手机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肯定不会是一个平庸之作,这一点也是所有的锤粉的信心来源。

作为业内人士(特别是手机行业从业人士)来说,必须承认的一点是:锤子科技以一家创业小公司改变了不少手机行业许多的不良风气和潜规则:

1.比如改变了动辄“不服跑个分”的参数决定一切的风气。让手机业免于沦为PC业,让软件和用户体验成为手机厂商真正重视的东西。

2.率先推出碎屏险业务。其后各家大厂纷纷跟进。

3.将设计提升到与硬件配置同等重要的位置,提升了业内工业/UI设计师的地位。

4.One step和big bang的推出给出了一个新的方向和思路,如何从软件交互出发将手机用户从内容消费者变成内容制造者。这也是很多厂商绞尽脑汁用硬件创新没能解决的问题——比如MOTO和MTK都曾经提出用DOCK插座来将手机变身成电脑,但是却牺牲了手机自身的便携性。

5.将手机业内的PPT/发布会水准和美感提升了一大截,将发布会开成了一场跨行业营销的大众事件。

这也是为什么不管锤黑还是锤粉,都特别关注锤子手机发布会的原因,因为锤科的发布会总是会有惊喜发生。 20170510-PRO-16 老罗也特别提到了吴德周过来对锤科的技术团队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20170510-PRO-17 简而言之,就是坚果PRO的硬件性能和可靠性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不用再担心发生硬件问题。当然,之前锤子手机出过的各种硬件BUG不能全部让钱晨博士来背锅,只能说是在创业初步阶段必须交的学费吧! 20170510-PRO-18 看到这个价格,我知道又会有某些人拿性价比来说事。虽然我认为坚果PRO从性价比上来说已经做得足够好,足够有诚意。但如果刨除掉所有锤科引以为傲的工业设计、软件交互之后,用一款ODM的公模手机来对比的话,确实有更便宜的骁龙625处理器手机。 如果你们在看完本文前面的介绍后,还是这样想,那说明坚果PRO本身就不是为你们所设计的产品。消费者追求性价比绝对不是错误,但是在消费升级和制造业升级的今天,如果我们的制造业一直满足于追求性价比,那就有点不思进取了。

目标400万,坚果PRO能否成为锤科的救赎?

20170510-PRO-19 最后的最后,我想说的是:这是一个商业社会,历来以商业上的成败论英雄。所以以这个标准来看锤科,这貌似是一家成立了好几年一直挣扎在破产边缘的公司。到今天为止,尽管对其产品叫好的不少,但是用户数维持在200万左右。这个量级实在与锤科在手机行业巨大的影响力不相符合。

根据北京市工商局网站公示的信息,罗永浩出质了其所持有的205.38176万股的锤子科技股权给阿里巴巴,生效日期为6月27日,其持股比例已从56.3%下降至28.46%。

2016年锤子科技被传言倒闭6次,被传言收购5次,被曝资金链困境3次,被用户起诉1次2016年下半年,锤子科技遭遇资金链危机,最困难的时候,发工资都成问题。为了延续这一次创业长跑,罗永浩四处寻找资金支持,先是将股权质押给阿里巴巴,然后又将股权赎回。除此之外,在2016年乐视被曝出资金链危机以前,贾跃亭也曾出手援助罗永浩,给予锤子资金支持。2016年11月,贾跃亭和乐视正处于风暴之中,罗永浩在一场直播中公开声援乐视,希望外界不要对其落井下石。此后连续与罗振宇合作脱口秀,在陌陌开直播,似乎要转型走网红路线。

京东集团3C事业部总裁胡胜利上台讲了京东在锤科最困难的时候对其进行帮助和支持的故事。说到这里可能有点贩卖情怀的意思,但是在今天,能够锦上添花的人很多,雪中送炭的人真的很少。

我想说的是,罗永浩作为一个早年成名的公众人物(那时候还不叫网红),如果他想要实现财务自由其实有很多种方法。然而他选择了手机硬件创业,从创业初始就要跟全球最顶级的手机巨头们进行竞争。这就注定了这是一条十分艰辛的道路。

目前锤子手机累计出货量接近200万台。对坚果Pro,罗永浩的期待很高,希望总出货量达到400-500万台。就算只能实现一半出货量,坚果PRO也将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将帮助锤科走过最艰难的时间。

最后,罗永浩对锤粉说,下一款手机(T3)已经在研发中,会做得更漂亮。

我相信他不会让我们失望。

*利益相关:锤子手机T1/M1L重度使用者,Smartism OS拥趸

联系作者:

微信:jimli2013*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