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芯片开启数字音频变革新时代

20170523-G1-2 LEO—冯炜国,国际著名录音师 ,香港著名音响大师,香港发烧教父,著名的音响器材与及音乐评论人。他用“恐怖”来形容数字音频解决方案在音乐制作领域起到的作用。

数字音频解决方案让我从感动化为激动。这已经不是硬件能够带来了,超越了很多硬件以及很多设计家能够做到但是想象不到的功能,以前可能用过百万的费用去制作好音乐,但现在可以花费更少的钱做更好的声音。 20170523-G1-3 (全数字无线式手机移动端唱录现场演绎)

玩HiFi的都知道,器材 从3万提升到6万,提高的性能大概是15%-20%,如果是300万的器材提升到1000万的器材,性能提高老实讲只能是10%。

但“G1-华星”不用去搞得那么复杂,即刻就有很大的提升,同时我也感到很自豪,外国人用了很多年的时间去推动数码的发展,但还是聚焦在硬件这块,没有跳出这个框框,但序然集团的“G1-华星”技术及应用产品已经跳出这个框框,这个是中国之光,发展会很令人期待。

百年电声技术终于有了一个中国人的名字

刘雍在4月21日上海国际HIFI展第一次听到数字音频解决方案后,就被高品质的音质吸引,他认为,这是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开创了同时解决杂波和建筑声学疑难杂症的路径,而“华星”这个名也正是刘雍所起,为表达感谢而成为第一代产品G1的命名。 20170523-G1-4 (刘雍获聘成为序然集团首位体验师)

当听说在深圳要发布核心芯片时,刘雍当即决定一定要参加这次活动,一路追随而至。

刘雍表示,当拿到数字音频处理芯片后很震惊,首先发明这个技术的是中国人,自从爱迪生搞了蜡筒录音一百多年,电声技术没有一个中国人的名字,这个发明创造,让我感到很骄傲,第二点,它的产生完全是创新思维,数字音频解决方案在我的设备上,音质明显层次感提高了,解析度提高了,声音更加柔和了。 20170523-G1-5 (USB数字电容麦克风电脑直录演示)

举个简单例子,马勒(古斯塔夫·马勒,杰出的奥地利作曲家及指挥家)的作品很难放,如果不好的设备播放,没有味道,很硬。当增加了数字音频驻波处理器后,层次感、解析度明显提高了,而且播放的声音更柔和了。

针对发布会现场的音效,刘雍表示,这个会场三面光玻璃、硬地板、这边是大理石,这样的环境,用术语来讲浴室效应是很严重的,换句话说就是混响时间很差,一般家庭的听音大概0.2-0.5秒混响时间,这里的混响时间达到4-5秒,但声音听得还不错,说明数字音频解决方案很好的管理了空间的波动,提高了音乐的可听性。

技术驱动,打造数字音频赋能生态圈

为了让各界充分体验和了解“G1—华星”芯片的效果,序然集团还将拿出总价值超3500万元,共计2100套/4200个设备免费征集体验师。

体验师征集投递端口主要以行业媒体和门户为主,大众媒体、新媒体、领袖团体、商业协会、领袖个人等为辅,主要涉及7大领域:唱片录音、HIFI、车载、移动数码、VR、影院、演绎/娱乐。 20170523-G1-8 (闫馥女士公布序然集团共享共赢数字音频赋能生态圈)

为了能将免费体验更有效地推进落实,序然集团特设体验端口实投专项基金。闫馥女士表示,序然集团是一个数字音频赋能生态圈,用数字音频技术作为驱动,带动关联产业链、服务团体及个人的整合,致力于数字音频解决方案的推广,打造共享共赢的生态圈。

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参与创造。序然集团开启了数字音频的大门,以数字音频解决方案核心技术成为关注焦点,也推动着数字音频领域的全新变革。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