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博通、手机RF,淡出手机元器件

不过,世强也不是完全淡出,还会保留一些产品线。

实际上,去年安华高和博通完成收购,与安华高有近20年合作关系的世强,在此次兼并后,选择结束了与新博通的合作。主要因为,Avago为世强提供的毛利只占公司的五分之一,但公司70-80%的运营风险都来自Avago,且运营它占用了40%的资源。

在去年退出博通代理之前,世强总裁肖庆曾表态称,已经战略性淡出手机RF市场。肖总认为,从长期来看,运营质量的大幅提升和运营风险的减小,淡出对公司其实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可以聚焦战略核心,提升利润和效率。

“我们不希望有一个产品线,占公司绝大多数资源和风险,而是希望能做产品线多产品市场的战略布局,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以智能手机为例,这几年智能手机非常火爆,亿级订单层出不穷,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还应该在智能手机这个应用领域发力吗?智能手机市场的火爆,还意味着另一点,那就是越来越成熟的市场。我们都知道越成熟的市场,利润越低,而且承担的运营风险也会相应的增加。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要怎么做?别的公司,我不好说,但是世强选择了战略性的转移,并从高风险市场转移至新兴的高增长市场,同时世强进入到工业市场、IoT及智能家居等领域,通过不断开拓,分散风险,并且对客户而言,世强的服务价值能够有大幅度的提升。” 20170613-SQ-2世强总裁肖庆

如此一来,一方面,世强在不再代理博通和淡出手机元器件分销后,现金流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另一方面,目前公司战略的核心是,多产品市场战略,现在世强在半导体应用领域跨越消费、通信、工控、医疗等多个领域。

世强成立于1993年,以代理HP半导体元件起家,并以首创将以太网光纤器件推荐用于华为、中兴的光纤接入网设备,成为通讯最大的元件供应商。经过二十多年经营,拓展出变频器等重要工业设备市场,成为工业控制领域的最大的半导体技术分销商,是国内知名的元器件分销商。在智能手机市场,世强主要为TCL、OPPO等客户提供元器件分销服务。

手机供应链一面海水、一面火焰

国内手机市场出货增长停滞导致库存周期波动剧烈,核心元器件大概占一部手机成本的60%-70%左右,已经国产化的中低端零部件价格持续走低,包括金属结构件和LCD、指纹IC、电池等;需要进口的中高端零部件缺货涨价,OLED、存储、IC、摄像头、高容产品等,需求分化严重。

国产手机品牌马太效应明显,华为、OPPO、VIVO、小米、金立等品牌大厂出货上扬,元器件分销商、零部件供应商话语权越发薄弱。手机厂商数量变少,手机品牌越做越大,ODM代工厂也在集中,尽管大客户集中让有些分销商因此实现了业务增长,但是他们的议价权降低,毛利润变得非常薄,实际占用的资源非常大,一旦客户出现运营问题,对分销商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

分销商本身的毛利率就极低,抗风险能力不强。比如此前的乐视供应链风波让台湾分销商大联大、文晔产生数千万的坏账,毛利率一度跌倒4%。智慧海派和天河星也是因为到期货款问题产生龃龉,要货往大里要,实际订单却小,货款被拖着不给。OLED面板兴起18比9的全面屏,一大波LCD模组厂商将受影响,为模组厂商提供相关零部件的分销商将受影响。

也有分销业者认为,上游IC原厂整合,下游手机制造商做强对分销商来说是好事,有利于供应链整体良性发展,OPPO\vivo\HUAWEI的供应链不容易进去,进入之后对企业发展利大于弊,大公司供应链管理比较规范,对供应商和分销商比较友好。相比较中小手机厂商而言,它们容易受市场波动和自身运营的影响,供应链效率又十分低下,拖欠货款事件频繁发生。况且,手机产业是目前最大宗的消费电子,分销商吃到一块可以吃一年,手机产业成熟,分销商也在整合,世强淡出原因是其手机元器件分销业务占比不高,强项在工业领域罢了。

不过,随着智能手机市场进入成熟期,手机厂商之间的竞争白热化,价格战会从手机厂商传导至分销商,采购量大但是给分销商的利润将十分低微。另外,原厂和制造商关系更加紧密,制造商向上游靠拢,中间商有可能失去大客户。最后,手机制造商肯定会拉长元器件采购的货款账期,手机产业会逐渐向家电业靠拢,货款周转周期恐要长到可怕。

另一方面,原厂整合并购让代理商面临失去产品线授权风险,现在一些大的半导体商产品已经很标准了,不需要服务了,那么他们直接可以通过物流公司发货。随着电商平台的崛起,现在有一些传统的分销商在把自己变成物流公司,有一些物流公司想把自己变成分销商。

分销商早已经不是啥赚钱搞啥的年代了,在满足基本服务之余,还应该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这才是现代元器件分销商必备的技能。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