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悉,受化学污染的NOR Flash产品投产客户有两家,包括国际大厂赛普拉斯以及台湾存储芯片供应商晶豪科,预计整体影响产能数量约9000片的12寸晶圆,占据全球产能月供货的一成。如若整批次报废,将使得NOR Flash短缺加剧。

通常内存晶圆制造厂商遭遇污染的次级品,一般会以低廉的价格倒入市场。不过,这次武汉新芯遭遇的化学污染若仅是气体污染,晶圆应尚可利用,但若是液体污染晶圆可能就必须整批报废。武汉新芯NOR芯片产能大概每月1万片,工艺平台主要生产130nm到65nm中低端NOR芯片。

另外,由于硅晶圆供不应求,近期传出日本Sumco出手砍单,率先砍掉大陆半导体厂武汉新芯的硅晶圆供应量,武汉新芯只好加价向其他供应商找货源。此次,武汉新芯9000片12寸晶圆报废,硅晶圆库存雪上加霜,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供应链早有消息,美光退出中低端NOR Flash生产NAND,转单台湾供应商;赛普拉斯出售美国明尼苏达布卢明顿晶圆厂,NOR作为嵌入式多芯片封装(eMCP)存储,导入车用,外卖有限;加上OLED面板需求端放大,市场缺口巨大高达20%,NOR Flash缺货严重,第二季度合约价格已经上涨20%,还将逐季上涨。台湾旺宏表示,目前NOR Flash产能都被订光,产能也被客户包到了年底。

NOR Flash具有XIP,高读取速度,写入擦除速度慢,大存储单元,成本高等特点,在1~4MB 的小容量时性价比最高,因此一般用来存储代码。近年来,NOR FLASH市场规模在逐步被NAND FLASH蚕食,但是终端电子产品因内部指令执行、系统数据交换等功能需要,必需配备相应容量的代码存储器,NORFLASH尚不可能被完全替代,仍存在机会。业内人士分析,物联网蓬勃发展,都需要这个小小的东西,没有它就出不了货。

目前,NOR芯片大约为一年30亿美元市场规模,美光、Cypress两大龙头大厂集体退出,引发供应链大缺货,大陆和台湾厂商华邦电、旺宏、兆易创新承担起市场需求,欧美客户纷纷转单华邦电、旺宏,中低容NOR芯片市场向三家公司集中。

由于成本原因,手机屏幕供应链两大显示技术AMOLED和TDDI都需要外挂一颗NOR Flash芯片,控制色彩控制。且iPhone8拉货三星可挠式OLED面板在即,TDDI技术的渗透率也在逐步提升,直接让最不起眼的NOR Flash咸鱼翻身。

近几年,NOR Flash并无新增产能,物联网、智能家居和智慧建筑,以及智能汽车、无人机和机器人,大举导入NOR Flash作为储存驱动程系码的储存装置,和微控制器搭配开发,需求爆发导致缺口快速放大,价格势必持续上扬,也让NOR Flash厂商将迎接一个大成长的年代。

注:武汉新芯6月14日回应称,否认发生过任何重大的化学品污染事件。公司表示,5月16日过水泵出现了故障,造成局部性水杂质升高,公司及时发现并且及时解决了该问题,并表示此事不会对武汉新芯NOR Flash和其他所有产品供货产生实质性影响。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