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今年1月曾起诉高通,指控高通收取过高的芯片专利使用费,并拒绝归还承诺退回的10亿美元专利使用费。该诉讼的焦点在于高通是否违反了专利授权协议。

而最新一起诉讼则不然,它试图让法院来封杀高通长期以来所采用的业务模式。

苹果此次起诉高通的法律依据主要基于美国最高法院上个月作出的一起裁决。上个月,美国最高法院针对打印机厂商利盟起诉Impression一案作出了裁决,该裁决让厂商很难再控制其产品如何被使用或转售。

在今日的诉讼书中,苹果将矛头直指高通的芯片授权模式,称高通强迫客户在购买芯片之前签署专利授权协议,“没有授权协议,就没有芯片。”

这样的芯片授权协议允许高通从iPhone营收中抽取一定的比例,以换取持续的芯片供应。而苹果称,基于最高法院对利盟一案的裁定,高通只能收取一次费用,或者是专利授权费,或者是对芯片收取费用。

因此,苹果希望能购买高通的芯片,而又无需签署授权协议,后者允许高通抽取特定比例的iPhone销售额。此外,苹果还要求法庭驳回高通起诉富士康等四家代工厂商一案,称这起纠纷是苹果和高通两家公司之间的事情。

高通上个月曾将苹果四大代工厂商富士康、和硕(Pegatron)、纬创(Wistron)和仁宝(Compal)告上法庭,称这四家代工厂商在苹果的怂恿下,拒绝支付专利授权费。高通

当时称,这四家台湾制造商违背了长期以来所遵守的授权协议,从而要求他们做出赔偿。

Qualcomm、Apple过招,全盘皆输?

苹果和高通这两家公司之间的专利诉讼战越演越烈,可能有助于任何一方吗?

在我看来,苹果和高通之间针对LTE调制解调器的争议,可以追溯到苹果不愿依赖任何一家供货商。这让苹果决定在iPhone 7智能手机中同时采用英特尔和高通的调制解调器芯片。

再者,苹果在整支智能的成本/价格考虑下,希望减少付给高通的IP授权费用。苹果进一步影响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向高通提出诉讼——因为高通垄断了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

接着,双方之间的诉讼与反诉讼接踵而来,引发了整体产品策略的变化,潜在地打击了两家公司,也同样地伤害到两家公司的客户。首先从苹果谈起。

由于苹果为其iPhone 7的LTE调制解调器芯片采用双供货商策略,使其必须调降高通的调制解调器性能,才能与英特尔的产品展现相当的性能水平。但这导致苹果 iPhone存在两种版本,并根据电信公司而提供,例如,Verizon与AT&T分别提供不同的产品版本。这个消息虽然未公开,但预计这种作法将会被沿用在即将在今年九月发布的下一代iPhone 8上。

接着是高通。高通毕竟是目前唯一一家有能力支持高达1-Gbps峰值下载速度的LTE调制解调器芯片供货商。英特尔虽然正努力复制这样的能力,但预计在新的苹果 iPhone出现时,该公司仍无法提供达到这个速度的调制解调器芯片。

苹果的粉丝指出,能为使用者提供1-Gbps服务的电信业者并不多。即使这是事实,电信营运商也希望尽可能展现最高的下载速度。

随着双方的专利诉讼战愈演愈烈,高通的股价已受重挫——自2017年1月以来下滑了大约25%。而高通也反过来透过直接告代工厂的方式,向苹果提出反诉讼。目前,高通的股价十分重要,这是该公司用于收购恩智浦(NXP)的基础。美国虽然已经批准了这一收购案,但还必须有待欧洲监管机构裁决这项合并是否符合其竞争目标,预计要到下个月才会作出最后的决议。然而,加剧这一混沌状况的是,股市激进业者Elliott Management认为市场严重低估了NXP的价值,因而正积极促使高通提高这项收购的金额。

最后,我想试着总结这两家公司目前面对的两难困境:

苹果的下一支iPhone可能必须调降无线调制解调器的速度,而这将令人质疑它是否具有足以与最新发布的三星(Samsung)智能手机Galaxy S8竞争的能力。

高通正力挽其重挫的股价,因为这涉及该公司是否有能力完成目前仍悬而未决的NXP收购案。

而如果迟迟无法解决客户以及供货商的种种争议,最终将会全盘皆输:包括苹果、高通以及使用者。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