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厂这一刀下去,95亿港币没了

时间回到5月22日,一封来自烽火研究发布的沽空报告空袭,随后3个交易日,科通芯城的股价闪电崩溃,遭遇腰斩。即便科通也使出浑身招数对抗做空着,无奈市场并不买账,“老千股”阴霾一直未散去,此后科通芯城一跌不争,于前几日,再次出现闪崩,市值蒸发95亿港币,传闻肆起。

经过一个多月的资本做空,科通芯城方面日前表示:我们认为对科通芯城的恶意做空已经从早前资本层面转移到业务层面,是竞争对手所为。理由是,科通芯城从今年开始加大了新增产线的签约,与各大代理商的业务争夺也日益激烈。目前与竞争对手主要竞争点在取得美国半导体ADI公司代理权,公司判定竞争对手想从市场和业务两处出击争夺代理权。

20170703-BT-4

有业者表示,早在今年3月初,业内有传言流出,科通可能会被博通取消代理权。而受惠于资料中心及网络基础建设等高速网络晶片销售动能快速成长,博通在一季度正式超过高通,成为全球最大的IC设计企业。

之前2015年底,博通正式完成被安华高并购之后,新博通在技术、市场和行业话语权得到极大巩固,对渠道策略也进行了大洗牌,可谓是毫不留情,同时让人大跌眼镜。洗牌后,大型代理商包括安富利、艾睿、益登、文晔、世强全部出局,只剩新蕾、科通、新晔、全科四家。

有消息称,新博通放手分销商商竞争代理权,利润返点大幅下压,最后是,科通当时费了很大的劲才保留到新博通的代理权,不惜投入重金买下部分代理商的市场和客户 。在2016年,科通营收暴涨冲击130亿元,其中,分销博通的产品线占据科通三成以上的销售额,贡献极大。

就科通失去博通代理权一事,商情记者联系到IC分销业者和科通内部人士询问,获得如下信息:

一、资金面紧张,科通会暂时部分不做博通;

二、可能性很大,但还没有最终确定;

三、另外代理商已有大量库存入仓。

目前,科通已对此事进行了正式回应:(请点击右边标题查看)与博通合作正常,但战略性调整部分业务

TI大代理文晔接盘,Design in逆袭?

而根据业内传出(芯片超人)的信息是,台湾第二大电子元器件分销商文晔科技(WT Microelectronics)有可能将承接博通的代理权,但随着科通芯城的相关声明,这一消息恐被粉碎。不过,文晔曾是安华高重要代理商。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文晔科技全年营收达人民币321.52亿元,营业利率4.68%,其中模拟IC占据超过三成份额。

文晔创立于1993年,代理全球一流半导体原厂超过60家,销售额是TI中国区的第二大代理,仅次于世平,以技术实力见长。代理品牌包括TI、Marvell、Micron、Murata、Magnachip、Renesas、Maxim、ON、NXP、Skyworks、ST、Maxim、Microsemi、Micron等,几乎全球所有顶尖大厂都有文晔的身影;产品线多元且完整,客户涵盖主板、笔记本电脑、通讯、网络、影像及多媒体等产业。 20170703-BT-2 在中国、韩国、新加坡、印度、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等地区共有四十多个营运据点,其中在中国的营收占比明显提高。其中,手机图像传感器元件、触控面板IC、手机基带IC等产品,主要是供应苹果及中国手机厂商等。

目前,国内外芯片原厂都倾向于一次性提供包括芯片软体Firmware及公版的整体解决方案来给客户做选择。下游的OEM及品牌客户通常针对新产品开发案,都会先行采取开放的竞标动作,让所有芯片供应商同场竞技,成功就叫Design win。

文晔是技术型分销,以Design in见长。在拿到新品开发方案这张入场券后,文晔能够提供专业的供应链管理,帮助下游客户拓展组件应用市场,加值型技术支持,并加速产品研发时程。这也是多年来,文晔能够在大中华区游走于Avnet、Arrow、大联大之间的本钱。

生意合作就像男女朋友,合的来就继续,合不来就分手。在技术和市场相对垄断的原厂眼里,代理商不过是马前卒、急先锋,当目的一旦达到,所有的棋子都是可以放弃。行业变迁剧烈,供应链越来越透明,中间商的利润空间微薄,原厂现在是吃肉也要喝汤,为了代理权博上身家的做法,带来巨大的运营风险,已然不适宜,而能够为客户提供更多增值服务的分销商更受原厂青睐。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