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会拔出萝卜带出泥”,7月24日,当外界关注德国奔驰、宝马、大众、保时捷以及奥迪5大车企上百名工程师和管理者以不同工作组的形式秘密举行会议,操纵技术、生产成本、供应商等各方面垄断行为时,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德国当地多位人士,对此次事件进行深入采访。

1

在德国舆论中,尾气造假事件的蔓延远比中国关注的德国车企卡特尔问题更为重要。对于德国消费者来说,2年前尾气门事件发生时人们揣测不是个案似乎得到了验证:“如果是事实,不仅是汽车,这对整个德国来说都是耻辱。”

据德国周刊《明镜》报道,此次事件的起源是政府调查大众总部时意外查获,不久大众等车企表态确实召开过类似会议,并恳求政府宽大处理。

但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除了目前尚未断定是否垄断的价格操纵等行为外,大众、奔驰、宝马等德国企业在私下沟通中也涉及到了尾气排放的问题,这是德国舆论将这一事件升级关注的核心。

“目前来看,媒体报道的信息不属于企业必须公开的内容,因此政府以及现有舆论也无法获悉是否存在垄断行为”,7月24日,德国斯图加特当地汽车华人向记者透露,“但可以肯定的是,此次事件可能证明尾气造假不只是大众一家,也基本验证了德国当地此前的猜测。”

记者了解到,引发舆论再次关注柴油车尾气造假的原因是,此次曝光的德国车企私下商定内容中涉及到如何开发柴油发动机尾气处理系统,主要表现在对于降低尾气污染的一种液体储存罐的私下商议,这一时间可以回溯到2006年。

12

在当时由于日系混动技术的发展,导致德国车企大力发展清洁柴油乘用车。尽管在技术层面解决了二氧化碳排放问题,但柴油车释放出的氮氧化合物更为致命,因此必须利用一种名为Adblue的尿素进行中和,所有柴油车都必须安装储存这一尿素的容器,而德国车企正是在储存罐上联合做了手脚。

由于储存Adblue的容器越大,成本越高。因此2006年,德国车企私下商议出一个适中尺寸的容器大小,每辆车可以节省80欧元,如果一年卖1000万辆车,可节省8亿欧元。

据媒体报道,2008年9月经过若干次电话会议、邮件和面谈之后,戴姆勒、奥迪、宝马与大众汽车达成了一致,所有柴油车的Adblue储存罐均为8升。

问题在于8升的尿素根本无法维持柴油车日常运行排放的有毒气体稀释,据了解,一万英里柴油车运行时释放的氮氧化物所需尿素至少19升,这在业内是公开的事实。

随着之后欧洲和美国对于柴油车排放的法规越来越严格,尿素需求量也越大,但是几家企业不但没有增加尿素储存罐的容积,反而在奥迪牵头下达成一致,谁都没有因此做出变化。

为了弄清事实,记者辗转联系到正在比利时出差的一位德国汽车人士,他向记者讲述了更为惊人的的信息:“尿素储存罐确实是德国柴油汽车的标配,但在尾气门事件之前,很多德国消费者从没有加注过任何尿素液体,汽车本身也从没有发生过任何提示。”

该消息人士披露,2010年,他购买了一辆大众帕萨特旅行版2.0TDI产品,由于汽车技术出身的敏感,他曾特意向销售人员询问尿素储存罐的用途以及加注事项。不过直到2016年底该车对外售卖,也没有加注尿素液体。形成对比的是,2017年他购买的路虎2.0柴油车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发动机已经提醒加注尿素液体数次,否则车辆将无法启动。

一辆大众汽车行驶6年从没有加注任何降低尾气污染的尿素中和液体,而另一辆路虎新车在购买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提醒加注数次尿素,这中间的不同已经形成强烈对比。

随后在走访中记者发现,从未加注过尿素液体的情况在德国并非少数。另一位德国当地人士透露,他2014年购买的一辆宝马二手车2年来也从未提醒加注该液体,而他单位2017年购置的一辆2016年下半年生产的奥迪Q5,在半年的行驶中已经加注过尿素。

以此形成清晰的分水岭:尾气门事件前的多家企业柴油车均未提醒消费者加注尿素,而且车辆的行驶也没有收到任何影响。在德国汽车人士分析来看,这一定是企业对尿素的使用率做了手脚:“即使过去的排放法令要求不如现在高,行驶数年的汽车也没有任何理由不加注该液体。”

那么没有提醒加注是否因为尿素成本高造成?事实并非如此,在走访中记者从德国当地市场了解到,这种尿素的价格非常便宜,大约1升只需要1欧元。例如前文提到的路虎汽车,储存罐最大容积为14升,也就是说加满尿素储存罐需要14欧元,约为110元人民币,成本并不高。

以此分析,德国柴油尾气造假事件的发展可能远比目前《明镜》爆出的严重,在长时间的使用过程中企业极有可能将尿素装置进行了调节甚至形同虚设。采访中,来自科隆、不来梅、斯图加特等德国多地区人士都向记者反馈了从未加注过尿素的信息。

斯图加特当地人士向记者透露,尾气门发生后的这几年,政府也已经不再单纯站在企业的角度,开始低调的为德国1300万辆柴油车设置退出期限和形式门槛。

今年2月,德国巴登-符腾堡州政府宣布将于2018年开始在斯图加特市禁行低于Ⅵ排放标准的柴油车,促使该调整令出台的原因是斯图加特已经成为德国空气质量最差的城市:一年中有65天空气悬浮微粒炒股50微克/立方米,而欧盟规定一年不能超过35天。

在当时包括奔驰在内的多家企业仍旧没有当真,但由于舆论压力,目前斯图加特约10万辆柴油车中,将会有7.3万辆踢出城,这几乎给柴油车在斯图判了“死刑”,汽车企业和消费者只有两种选择:一、放弃柴油车;二、拼命升级技术,在期限来到前达标。后一种结果在斯图加特当地汽车人看来几乎没有可能。

对此以奔驰、博世为代表的斯图加特当地企业纷纷表示这不公平。戴姆勒董事会主席蔡澈曾指出政府法令缺少缓冲时间不利于过渡,并且伤害地方经济,但德国政府已经明确将柴油车定为先天技术不足的不稳定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