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在9年前就制定了引进“新鸟”的政策。在产业结构改革和数码企业兴盛的共同推动下,正改写技术创新的亚洲势力图。

在腾讯控股的总部所在地广东深圳,以开发虚拟现实(VR)软件而闻名的近藤义仁先生紧紧握着腾讯高管人员的手。预计他将成为上述“新鸟”群体中的一员。

腾讯近期将上市新型VR终端。聊天软件“微信”的注册用户达到11亿。借助这一平台,腾讯希望在网上结算方面也能囊括同样规模的用户。将智能手机连接到眼镜上的终端如果能普及,估计将会一跃成为VR市场的霸主。

问题在于实际销售什么。除游戏和娱乐节目外,实际体验型小说、治愈系空间、虚拟店铺等也进入视线。目前腾讯渴望得到的就是来自日本创作人员的优质内容。

深圳正在焕发出大都市所具备的吸引力。这里汇聚了通信设备企业华为技术和中兴通讯(ZTE)、全球最大无人机企业大疆创新科技(DJI)等数码巨头,拥有1200万人口。为寻找发挥才能的舞台,大批人才正像候鸟一样奔赴深圳。 20170731-HQB-1 深圳华强北的规模相当于东京秋叶原的30倍,所有电子零部件都可以买到。

德国发明家米歇尔·海斯精心设计出智能手机用的折叠面板,5月份推向了市场。其工作地点在深圳市内电子街“华强北”的一个出租工作室里。创业者进行交流的工作室有近200个。

曾流浪于欧洲各地和硅谷的米歇尔·海斯最后为什么留在了深圳呢?他的回答是“直觉告诉我这条街才是数码科技的真正圣地”。所有电子零件都能在这里找到,一天时间就完成试制品的速度很能打动人心。

商用软件资深开发人员茂田克格先生自去年夏天以来访问深圳达6次之多。“每次冒出想做一个新东西的念头时,不由自主地要去的地方就是华强北,而不是秋叶原”。的确,这里拥有能让走在世界前沿的人才跃跃欲试的自由空气。

不过,自由是有代价的。虽说是经济特区,深圳仍处在中国政府对网络空间构筑的“万里长城”内侧。

6月1日起施行的中国《网络安全法》第37条和第75条明确写入了禁止将重要数据携带出境、对违反规定的处罚办法。聊天软件的会话、网上结算的记录、无人飞行器的飞行信息储存在中国国内的服务器上,将成为下一步创新活动的知识产权资源。这也许是考虑到战略资源应当置于政府的管理之下。

尊重自由的民主国家能否继续成为技术的先驱呢?美国特朗普政府严格管控外国人才入境,并退出了保证数据自由转移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打造能激发个人创造力的舞台将决定国家的竞争力。处处进行限制的日本在亚洲各国当中显得色彩黯淡。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