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有传闻称,酷派国内业务重点转型房地产业务,海外业务维持不变,另外,酷派高层近期仍有巨大的调整。

对此消息,酷派CEO刘江峰回应,“无可奉告,因为上市公司现在什么都不能说。”

在几天前的中国电信天翼展上,刘江峰曾表示,乐视对手机业务的调整对于酷派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对于酷派是否会产生高层人事变动,他表示,“一切皆有可能。”

有接近酷派的消息人士透露,此前一个月,乐视与多家地产公司谈判,包括恒大、碧桂园等,这次接盘的可能是融创,“融创自营或者和京基合作。”

据其透露,目前酷派现在资产价值最大的是“地块”,信息港、松山湖以及甚至科技园北区都是非常好的地块。

不过,目前融创并未对此消息做出回应。

一个月内与多家房地产商洽谈

作为一家24岁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曾经是国产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虽然一直过得磕磕碰碰,但在手机行业始终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即便是离职员工,也能在新公司成为业务骨干,称其为手机行业的黄埔军校也不为过。

“但今年的日子确实过得有些难受”,一名从酷派离职的老员工说,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对乐视入主后的前景有点幻想,但现在幻想破灭,一切归零。

乐视网信任CEO梁军曾在上个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出任CEO两个多月以来,核心工作是调整乐视网的战略,经过讨论,最终决定:乐视网的未来业务重心应该放在电视上。围绕这一调整,乐视视频、乐视影业等兄弟业务都面临着重新定位。而对于其他边缘业务,梁军的做法是:该砍的砍,该扔的扔。目前,乐视控股持有酷派28.87%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7月31日,刘江峰转发了该文。

“事实上,此前贾跃亭是希望卖给碧桂园的,以联合开发的形式,每年收取租金,这样才能保证不会一把被贾跃亭将钱弄走,但是后来没有谈成,贾跃亭(资金危机)后就没有功夫搞这边了。”接近酷派消息人士表示,目前酷派拥有一些地块,科技园北区的那块地是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酷派创始人郭德英低价购入的,联合酷派信息港以及松山湖等地块,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可能将近百亿。

“如果把这些卖了,整个乐视可能可以缓一会。”不过,酷派的股东也不太同意相关方案,所以一直没有谈拢。 而涉及到交易手续的问题,融创可能会自营或者与京基合作,但这个方案也还没有确定。

对于酷派未来国内业务是否会被地产公司接盘,酷派CEO刘江峰今日表示,一切以公告为主。

谁来接盘“酷派”手机?

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曾经放出豪言, 2年内,乐视+酷派要卖出1亿部。当时的刘江峰也曾为酷派描绘宏伟蓝图: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如今,一个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市值已变成36亿港元。

对于酷派目前的问题,刘江峰透露,新的手机产品已经在做准备,下个月将会上市。

但事实上,即便是一手将荣耀“养大”,曾是华为终端业务高管的刘江峰,对于此时的酷派也已经是“无力回天”。

据酷派5月31日披露的未审计年报显示,2016年酷派集团实现收入79.94亿港元,同比减少45.5%,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2.1亿港元,而该公司2015年盈利23.25亿港元。并且因为亏损问题,出让了一间附属公司控制权和合营公司投资。而由于2016年业绩延期公布,酷派于今年3月31日起停止交易,至今尚未复牌。

此外,7月11日,酷派集团被深交所调出深港通中的港股通名单。7月14日又遭内地一基金公司大幅度估值调整,按照0.11港元进行估值,下调幅度高达85%。

8月1日,刘江峰在个人微信转发了一张图片,图片中是一本由雷蒙德 钱德勒写的“漫长的告别”,并附言,“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不管这样,对于一个曾经满怀抱负的刘江峰来说,重振酷派已经成为过去。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