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现在的公司有不安?你有可以进一步施展才能的地方”,东芝四日市存储器工厂一位40多岁的技术人员从2017年春季以后已经接过两次陌生号码的来电。对方是猎头公司。这位技术人员拒绝了邀请,但他说:“从春天到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同事默默跳槽了”。四日市工厂正在建设东芝的新厂房。

据说在四日市工厂和大船设计开发事务所(横滨市)周边,有人目睹过猎头向下班路上的技术人员搭话。猎头根据跳槽前同事的介绍和学会的发表内容锁定对象,前来挖角优秀的东芝技术人员。

3个月减少1000人

东芝的员工总数截至3月底为15万3000多人,但到6月底的3个月时间内减少了1000人左右。减少的员工有相当大一部分被认为是为了跳槽而辞职。

东芝员工的工资和奖金持续减少。其他竞争公司似乎看透了东芝员工对公司的不满,纷纷给出了更高的待遇。收购了尔必达(ELPIDA)的美国美光科技为了增强广岛工厂的研发能力,目前也在加强技术人员的录用。

与东芝合作开展存储器业务的美国西部数据(WD)旗下的美国闪迪公司的技术人员也纷纷辞职。某猎头公司高管表示:“不仅是东芝,包括因收购谈判争执不下的西部数据在内,都是我们挖人的对象”。

东芝与韩国三星电子原本应该在NAND型记忆卡市场上相互追逐,但现在三星的身影越来越远。2017年4~6月,三星的NAND型记忆卡全球市占率为38.3%(同比增长2.5个百分点),而东芝只有16.1%(同比减少3.7个百分点)。东芝的竞争力悄然降低,三星很可能在存储器市场上一枝独秀。

三星半年获得2万亿日元以上的营业利润。以充裕的手头资金为背景增加研发费用,吸引优秀的技术人员。三星在韩国非常受理工科学生的欢迎。在美国矽谷也设置了巨大的办公室,吸引各领域的技术人员。在雇佣人才方面三星也处于优势地位。

“您在那家高科技企业工作吗?!那么请务必来敝公司”,2017年夏季,川崎市JR南武线车站内刊登了一则独具特色的广告。打广告的是招聘自动驾驶相关技术人员的丰田汽车。东芝在川崎市的研发中心聚集了核心人才,丰田似乎意在招聘车载半导体的设计技术人员。

实际上,在电装于9月1日成立的半导体设计公司“NSITEXE”里,除瑞萨电子外也有来自东芝的技术人员。负责相当于汽车大脑的新款半导体开发。 20170914-DA-2

核电人才也在流失

出现人才流失的不仅仅是半导体业务。产生巨大亏损的东芝核电业务的技术人员也在纷纷流向日立制作所和三菱重工业等企业。东芝虽然在日本国内还在开展废堆等核电业务,但事实上将从海外的核电业务撤退。这些技术人员也成为人才争夺战的对象。从经营策划等总部管理部门跳槽到竞争的机电企业和其他行业的人员不断增加。

东芝相关人员担心地表示:“经营重建花太多时间的话,东芝本身就会退化”。东芝招收知名大学电气电子工学系等的毕业生,开发出了大量全球首次或日本首次面世的产品。现在依然有着日本代表性技术者集团的骄傲,但经营的失败造成人才流失。

在存储器业务能否成功出售依然不明朗的情况下,员工对重建失去信心。虽然东芝描绘了要转型为以社会基础设施业务为中心的企业蓝图,但到时候可能会面临最严重的人才枯竭局面。

2017-ESM-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