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半导体产业正在迅速发展,各大企业不断培养及引进人才,相反的是日韩半导体企业正面临着人才流失危机。

日本:被视为“叛徒”也不后悔跳槽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9月15日报道称,东芝的半导体存储器业务依然没有确定买家。其他竞争企业正纷纷来东芝挖人。在正式开始推进出售谈判的初春时节,一到傍晚,四日市工厂的南门就会出现一些身影。他们是猎头公司的员工。南门离开发设施最近。猎头公司来这里是为了挖走那些能够提高半导体生产的成品率、被称为“工艺工程师”的技术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技术人员的主要“买家”以前是韩国,现在是中国。

中国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公司正利用政府资金在湖北省武汉市建设投资超过2万亿日元的大型存储器工厂。紫光集团相关人员表示,该工厂要想顺利启动,“2018年之前至少需要确保数千名技术人员”。

紫光集团在美国硅谷建立了研发基地,正在挖半导体厂商的技术人才。还讨论在日本建立设计开发基地,积极争取日本技术人才。被日本企业“年功序列(论资排辈)”型收入体系束缚的东芝技术人员被紫光认为是“廉价而优秀的人才”。

报道称,日本大型电机企业相继放弃半导体业务,尔必达存储器陷入破产、瑞萨电子大量裁员……如果仅观察日本国内,半导体产业犹如夕阳。但环顾世界,从基础上支撑信息化社会发展的半导体却是增长率很高的潜力产业。

因此,跳槽到研发资金充裕的海外大型企业的半导体技术人才不在少数。一名在中国半导体厂商工作5年以上的前NEC技术人员表示:“我在这儿能继续做此前的研究。就算以前的同事认为我是叛徒,我也不后悔”。

报道称,虽然很难看到政府统计的数据,但日本经济产业省担忧的技术外流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韩国:半导体人才跳槽动摇韩国产业

不仅日本对于人才外流忧心忡忡,韩国对此亦是极为忌惮,甚至有媒体报道称,半导体人才跳槽中国动摇了韩国产业。

今年6月曾有韩报道,一名曾担任过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高管的韩国人,两年前在中国台湾以自己的名字成立了一家半导体公司。该公司名为半导体咨询公司,实际上是根据大中华地区企业的要求,输送韩国半导体人才的一家人力资源外包公司。这名韩国人的角色是中介,从韩国企业中挖来人才,再送往中国企业。

报道称,不少韩国人才正在帮助中国的半导体业崛起,令韩国政府和业界高度紧张。尽管连政府调查机关都已经出动,严防国内半导体尖端技术外泄,但却还是没能找到有效方案,只有盯住已经退休的技术人员再就业。

据悉,三星电子副主席权五贤(音)也要求政府为半导体行业提供更多支持,以解决其人力问题。权五贤在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青瓦台与商界领袖举行会谈时,表示韩国半导体产业有能力自行发展,但现在面临着严重的人力不足。

在3月24日举行的三星电子股东大会上,权五贤承诺要防止人才流失到中国。他说:“从长远来看,中国推动半导体产业的努力具有威胁性。我们应加快技术发展,同时要注意不要失去技术和人力资源。”

韩媒报道称,中国半导体企业为吸引韩国人才一掷千金,开出的年薪是韩国企业的3-10倍,同时还提供住房和车,并承诺解决子女教育问题等。

一位业内人士说:“在资金充足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已经非常愿意在吸引韩国人才方面投入大量资金。从韩国工人的角度来看,他们没有理由拒绝这样诱人的提议,因为他们发现在韩国很难找到第二份工作机会。”

台湾:几十位精英流向大陆

除了日韩两国,台湾对半导体人才西进中国大陆更是如临大敌。

去年12月12日,美光高调宣布并购华亚科。今年年后,上百位华亚科工程师集体跳槽大陆存储基地,包括紫光旗下湖北武汉的长江存储和安徽合肥的合肥长鑫。

今年年初,有报道称台湾联电一队多达50人的28nm工艺研发团队集体跳槽上海华力微电子,帮助解决在28nm工艺中的瓶颈问题,拿下联发科代工订单。

台湾半导体在精英人才方面流向大陆的现象更明显,高端人才就几十位。

20170918tiaocao

今年1月,台湾联华电子公司前副董事长孙世伟9日加入大陆紫光集团,成为华亚科前董事长高启全加入紫光、前台积电“老臣”蒋尚义出任中芯国际独立董事后,又一位投身大陆半导体企业的台籍重量级精英。

这些台湾半导体精英都是对台湾半导体行业有着深远影响的大人物,跳槽大陆企业后对大陆半导体行业有着显著的促进作用,如张汝京在不到四年时间内,助力中芯国际成为全球第三大晶圆代工厂。

张汝京:“自产自销”才是硬道理

作为从台湾到大陆发展的典型人物,张汝京近日对中国半导体在人才缺失方面发表了一些意见。

张汝京15日在某半导体峰会上表示,目前国内发展半导体技术,想要与国际、台湾地区的技术缩短,仅仅拥有资金的支持,却没有相对应的团队技术人才是做不到的。现阶段,中国集成电路行业最大的问题并不是资金、市场也足够大,也有政策支持,但是要突破关键在于人才。

很多业者想要通过猛挖角的结果,但会造成薪水节节攀高、或者内部薪资差异太大、人员不够稳定,技术难以落地,造成“病态”发展;另外从海外猎寻高手,一来海外人才有限、二来这些海外人才引进如何进一步融入在地、克服生活文化环境的差异,再来,也有可能面临后续法律困扰的问题,充满挑战。他也说,也有业者想要到海外甚至台湾地区找人,但他奉劝,最好不要“太高调”。

他说,最好的办法还是积极的培育国内在地好的人才,培养新手,壮大自己的人才库、并长期栽培、重用,这才是健康发展人才的道路。同时,企业也要找好国外的合作伙伴,长远通过自行开发技术工艺,保护好自有IP,并通过知识产权保护加上法务团队,把不必要的干扰摒除掉。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