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8月31日,TCL通讯净资产值为10亿港币,因此上述三家公司需要向TCL集团支付总计4.9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15亿元)的对价。

具体转让方案为:拟向紫光集团旗下 Unisplendour Technology Venture Capital Ltd. 转让 TCL 通讯科技 18%的股权,拟向云南城投旗下 Oriente Grande Investment Fund L.P. 转让 TCL 通讯科技 18%的股权,拟向 Vivid Victory Developments Limited 转让 TCL 通讯科技 13%的股权,转让对价分别为 1.8 亿元港币、1.8 亿元港币和 1.3 亿元港币。

本次交易前,TCL 实业控股持有TCL通讯科技100%股权,TCL 集团持有TCL实业控股 100%股权。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TCL通讯科技仍为TCL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TCL 集团方面表示,本次出售公司 49%的股权,一方面可以引入具备产业背景和业务资源的外部投资人,有利于 TCL 通讯科技的股权结构优化并推动 TCL 通讯科技加速转型,重新建立竞争优势;另一方面也可将降低 TCL集团持有TCL通讯科技的股权比例,有利于减少 TCL集团股东分占的亏损。

上半年亏损8.52亿

从数据上看,TCL通讯手机出货量并不逊色。

2015年TCL通讯的手机类产品销量达到 8355 万台,根据Gartner统计报告显示显示,TCL通讯2015年手机出货量在全球手机厂商中排名第五,同时在国产手机厂商中稳踞海外市场销量第一。

但是在靓丽的数据背后,是接近半数的功能机和数量较多的低端智能机,根本无法给TCL通讯带来可观的营收和净利。

事实上,自2015年TCL通讯的手机类产品销量达到 8355 万台后,便一直处于下降状态。

2016年年报显示,2016年TCL通讯销售通讯设备及其他产品6876.6万台,同比下降了17.7%。今年一季度,TCL通讯实现产品销量1054.6万台,同比下降38.7%。由于TCL通讯业务业绩大幅下降,导致了TCL整体营业利润的下滑。

TCL在今年8月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在TCL集团的6大产业中(多媒体、通讯、华星、家电、通力电子和销售及物流服务),通讯是唯一一个同比去年营收下滑的业务,其营收贡献能力甚至不及发展较晚的家电业务。

在过去三个季度,TCL通讯业绩一直处于下滑态势。2017 年上半年,TCL 通讯科技实现通讯设备及其它产品销量合计 2116.9万台,同比下降 36.2%;实现销售收入 68.7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 26.1%;亏损 8.52 亿 元人民币,同比下降 8.71 亿元人民币。

如今TCL通讯无疑成为了TCL集团业绩报表上的老大难题。

“割肉”为重生?

尽管甩卖了49%股权,但目前看来TCL集团这个举动并非放弃手机业务。

前段时间,TCL通讯获得了黑莓手机的全球品牌授权,并发布了黑莓KEYone手机,而就在昨天,TCL 通讯负责生产全触屏黑莓手机BlackBerry Motion也正式发布,这并不像想要放弃手机的前兆。

上个月,TCL多媒体发布公告称李东生已辞任公司董事长及执行董事,之后将担任公司的战略发展顾问。“此次李董(李东生)辞任TCL多媒体董事长后,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TCL集团战略及业务重组,改善通讯业务将是李董未来一段时间工作的重点。”TCL集团公关称。

此前在德国的IFA展上,李东生也说道:“今年我们已经把公司的管理力量重心放在通讯。最近我自己在通讯业务方面都花很多的时间,和团队在找移动通讯方面的突破口,争取尽可能短的时间解决我们目前的问题。今年第四季度有希望看到通讯业务有比较明显的改善业绩。”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的股权转让并不意味着“放弃”,而是期待“重生”。

从资本层面上看,转让股权不失为一种好办法。一方面可以引入外部投资人,另一方面也降低了TCL集团持有的TCL通讯的股权比例,有利于减少TCL集团股东分摊到的亏损,让整个公司的财务数字变得更好看。

从选择的投资者来看,TCL集团也是在为TCL通讯的发展考虑。

按照TCL集团的介绍,三家投资者都在移动通信产业上游领域有所布局。紫光在手机芯片平台、射频及混合信号芯片及存储器等领域具备深厚的产业链上游资源;云南城投在近期受让了知名手机ODM服务商闻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8.8%的股权,并在半导体硅片领域进行了系列投资布局;另外一家公司则具有通讯及消费电子行业的管理与投资经验。

不过,上述三家投资者在通信产业上游领域的布局并不意味着可以帮助TCL通讯快速提升,后续仍需看TCL通讯自身的综合实力和有效的策略调整。

曾经的救命稻草

去年9月,TCL通讯从香港联交所退市是其亏损的象征,这次的股权转让也被视为甩包袱,但TCL通讯曾经是TCL集团的救命稻草。

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曾说,“手机救了我”,不料曾经的救命稻草如今反成包袱。

1999进入手机行业的TCL通讯,是国内第一批手机老将,与其同时代的科健、波导、夏新、熊猫等手机厂商已然没落,TCL通讯跌宕起伏走过了17个年头。

曾经,TCL通讯推出过钻石手机,一度站上国内领先高地,2003年TCL手机以9.31%市场份额稳居国产手机排行第一,当时TCL手机销售额上百亿元,利润占TCL集团80%以上, 是TCL集团业绩贡献的主角。

2004年,TCL与阿尔卡特合作成立合资公司T&A,TCL持股55%,阿尔卡特占股45%,阿尔卡特授权T&A研发和销售手机、并允许其使用阿尔卡特品牌;2005年TCL全资控股T&A,持有T&A 100%股份;2007年TCL与阿尔卡特签订合作协议,TCL通讯的Alcatel手机品牌全球使用权延长到2024年。

整合阿尔卡特业务后,TCL通讯因消化不良陷入长期亏损,后来阿尔卡特手机业务在海外逐渐走上正轨,但国内市场却已失去了领先地位,并一度放弃国内市场开启国际化征途。

2011年中国手机市场日渐繁荣,2012年TCL通讯高调宣布回归国内市场却至今不得其道,2014年欲追随国内市场步伐推出电商品牌么么哒,运营一年后最终黯淡收场。

2015年么么哒折戟,给TCL通讯及供应商均带来了深远的影响。据报道,从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TCL通讯一直在清库存状态,而么么哒项目的ODM厂商也因此引发多人离职。

另一方面,电商品牌的落败,似乎也直接导致TCL国内团队的动荡,去年TCL通讯中国区总裁王激扬称病辞任后郭爱平暂替,时至去年12月初,杨柘才正式接任中国区总裁。

2016年,在杨柘的带领下,TCL手机品牌定位和风格有了转折性的改进,以“宛如生活”品牌理念发布TCL 750、TCL 520及“剑胆琴心”商务旗舰TCL 950三款手机。然而,杨柘虽然改变了TCL手机的品牌形象,但对销量似乎暂未看到明显的促进作用。

2016年底,TCL通讯将在北京的营销中心回迁至深圳,涉及北京品牌营销团队人员近百人离职。官方给出的原因是运营成本过高,但业务方面并没能达到李东生的预期。

2017年2月,杨柘从TCL通讯离职,同时伴随着一大波的裁员和调整风波,TCL通讯中国区至今还缺一个总经理。

事实上,TCL通讯自去年9月从香港联交所退市后,其内部一直处于调整状态,但调整的效果并不太好。

尽管目前TCL通讯获得了黑莓手机的全球品牌授权,也发布了黑莓KEYone手机,但后续声势明显不足,在机场、地铁、商场等手机广告云集之地也鲜见黑莓投放。

“虽然公司正积极推进战略调整、业务重组及组织优化,但受海外手机市场低迷态势延续及内部组织及业务重组的影响,TCL通讯仍未走出业绩低迷态势。”TCL方面表示。

国内团队长期动荡,国外亦受全球手机市场竞争环境影响,TCL通讯甩卖49%股权后是否能顺利实现涅槃重生?

不过,市场留给TCL通讯和李东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达成目标之前,这家公司需要拿出切实有效且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及应对策略,而不仅仅是资本运作手段。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