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无法实现用户押金的退回,据媒体报道,酷骑单车浙江分公司的十多名员工称,酷骑单车已经拖欠了他们一个月的工资。

多个问题集中在一起的酷骑单车于9月28日发表公开信,公开罢免了其创始人、CEO高唯伟的职务。

此外,四川的一家集团即将全面收购酷骑,将接手全部资产。

押金难退、拖欠工资

除了北京地区的酷骑用户找上门去退押金,媒体还在微博、百度贴吧等平台发现有外地的网友留言,请北京的用户代为申请押金退款。

更有一些人,直接在微信建立了酷骑单车退费群,只要提供手机号和姓名,押金退回后需要收50元的跑腿费,据了解,酷骑单车的押金为298元,在共享单车的押金里,算比较高的了。

自今年8月中旬起,全国各地有不少酷骑单车用户反映,酷骑单车无法在承诺的7天内进行押金退款。有的用户甚至表示,申请了一个月,押金仍然没有退回,客服电话也打不通。

对于押金无法退回的问题,酷骑单车曾作出过多次回应。8月底,酷骑单车官方微博曾经发布两条信息,称酷骑单车押金退回迟缓是由于系统不稳定,这些问题将在9月份得到解决。

不过,9月份这些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还愈演愈烈,据了解,杭州、西安、合肥、长沙等多地的酷骑单车分部均已人去楼空。

9月28日,酷骑单车官方微博向外界发表的公开信中,表示有近4000万用户押金被微信方面冻结,致使用户无法及时收到押金退款,酷骑公司希望微信能够打开支付通道,将钱退还给用户。

不过,微信官方回应称,微信目前已开通结算通道,供商户订单退款,请用户联系酷骑处理。微信支付并未限制过酷骑面向商户的退款权限。

除了押金问题一直困扰着酷骑之外,近日,又有十几位酷骑员工反映,他们被拖欠了一个月的工资。

据了解,这些员工都跟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签了劳动合同,职位是运维专员,负责车辆的管理和维护,都是6月份入职的,每月工资4500元。其中有一位王主管月薪是5000元,也被拖欠了。

王主管表示,公司就是说没钱了,让运维全部解散了,22号接到通知,到华盛达广场开会,然后就解散了,第二天就不用上班了。

除此之外,还有为酷骑提供车辆投放的供应商透露,双方此前合作的几十万元欠款还没有结清,目前酷骑公司仅通过员工捎口信说欠款能给,但并没有给出具体时间。

四川某集团或有意收购

在上述背景下,近日,被酷骑单车罢免的CEO高唯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已有四川的一家集团同意以10亿元的价格全面收购酷骑,将接手全部资产,并负责处理后续押金退款事项。

高唯伟虽然没有具体说明收购方的具体集团名称,但透露了对方的业务涉及房地产、金融等领域,在收购酷骑后将全面接手此前累计投入的包括140万辆车在内的价值9亿多元的资产。事后,酷骑官方公众号和微博也都转发了此言论。

不过,截至目前,高唯伟并未向外透露收购方的名称,也未展示相关的协议书。高唯伟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之前酷骑单车也和很多企业去谈被收购的可能,包括OFO和摩拜,但却都没有成功。

对此,独立互联网分析师张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经表示,目前,共享单车在一线城市的竞争压力很大。未来共享单车的市场上收购和合并的情况不会少见,尤其是一些规模大的共享单车企业收购小规模的共享单车企业的可能性非常大。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酷骑单车所面临的问题太多,OFO和摩拜未必想去趟这摊浑水。

相关资料显示,酷骑单车成立于2016年11月份,注册的资金为10亿元,到目前为止,仅仅运营了10个月。也曾经因为推出“土豪金”系列的共享单车红极一时。据了解,酷骑单的账面上只有5000万元。目前的欠款包括两个方面,一是3亿多元的用户押金退款,二是2亿多元的供应商欠款,共计近6亿元。

敲响押金监管警钟

酷骑单车押金难退已经曝出了个把月,即使其CEO被罢免,也未见押金顺利退还的迹象,其所标榜的“1-7个工作日押金全额退回”无异于一纸谎言。

对广大酷骑单车用户而言,目前最大的希望是尽快拿到押金,莫让个人无辜为企业经营不当买单。押金本身属于用户的合法财产,作为一种担保方式,当用户将单车还给企业,企业就应当将押金退还给用户。酷骑单车不能按照租赁协议及时退还押金,实质是违反合同法的违约行为,有失信誉,侵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广大用户更担心的在于,酷骑单车与一家P2P平台可能有关联,被罢免的酷骑单车高管高唯伟同时也是一家P2P网贷公司的高管,且两家公司的办公地点在同一处,押金可能已经被挪用流入P2P平台,用户能否拿到押金还是未知数。

媒体报道,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事实是什么,外界尚不清楚,但不排除可能存在违法问题,真相有待调查结果公布。法律界有一种看法,共享单车企业吸纳大量的押金以图挪用,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之嫌,如果企业卷款跑路,则可能涉嫌集资诈骗。

其实,共享单车押金风险,在行业兴起之初就受到广泛关注。押金“一对多”、庞大的用户基数、不自动退回等规则,使共享单车企业形成巨大的资金池,表面看是车辆租赁服务,实质上具有融资功能。一些企业用庞大的押金再投资,发展成为一种新的商业经营模式,一些企业看准商机又涌向这一市场,但对资金的监管不足,存在巨大安全风险。

政府已经跟进监管。今年8月1日,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加强用户资金安全监管,“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

9月中旬,北京市又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强调“实行专款专用”。尽管监管措施已经出台,依然未能防范酷骑单车押金风险事件,不得不警惕这一行业乱象。纵观我国诸多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形成数十亿乃至上百亿的巨额押金量,酷骑单车已经敲响押金监管的警钟。严格押金管理,确保资金安全是当务之急。

有专家指出,境外对于押金和预付费的管理,在法律上规定专款专用,不能随意投资,是消费者保护的一项基本权利,国内对于押金的管理使用没有明确法律规定。目前,仅有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专款专用”的意见,笔者认为不妨“再进一步”,适时从法律上予以明确,防范类似酷骑单车事件重演,切实加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力度。

本文自综合证券日报、检察日报报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