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0-VIVTOR-2 高志炜 | AspenCore集团出版人兼执行董事

南约克郡谢菲尔德市 - 撰写此篇社论之时我乘坐的列车正从英格兰北部轰轰奔向伦敦帕丁顿总站。车内舒适宜人,车外的世界却似乎末日将临。北美和加勒比海的飓风、墨西哥的地震、亚洲的台风、欧洲的洪水和非洲的泥石流在短短几周内接踵而至,无不提醒着我们生命瞬间即可变得万般脆弱。

世界各地的政府、民间机构和热心公民纷纷探讨还有什么更多的措施应该实施以缓解自然灾害给人们带来的痛苦和损失。尽管救援每起灾害都有其独特的技术和物流挑战,但应急电子技术,诸如短信地形绘图、随建即连网路和实时卫星显像等,在灾害刚发生后的关键七十二小时常能起到最大化抢救生命的作用。除外更有重量级救援工具,例如中国海军的和平之舟提供五百间床位、三十五间加强护理房和每天六十手术次的连续操作容量,或英国陆军的64.5吨泰坦级野地工程车以第二代挑战者号坦克底盘为骨架配备加固推土机铲和四十米的折叠移动桥梁。此两型工具都由大规模的电子硬件和通讯设施支持,连线加入阵容庞大的机动救援舰队。

然而无论每个国家的救援团队设备何般先进、经验何般丰富,诸多技术问题仍困扰着今天的救援行动。这些问题并非皆需高深的技术知识。美国华盛顿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师生几年前已示范用现有的技术就可在灾区现场迅速组装遥控机器人、扫描废墟的无人机和救援犬佩戴的感应器和卫星定位仪。其实除了技术专长,工程师在救援队伍里广受欢迎的重要原因还来自他们愿意承担解决问题的完全责任、设计出一份包含团队他人的要求的解决方案、并有效集结实施方案的流程和资源。不出意料,众多专业界和学术界的工程师组织早已争相建立了针对灾后救援和灾前防范的义工项目。

但AspenCore发现这些项目总体来看局限在个体的组织内、并未达到规模效应。另外,虽然抗灾救援工作日趋全球化,工程师界却没有一个全球化的论坛和沟通渠道。作为一家为工程师群体服务的全球信息社,AspenCore相信通过把更完善的信息呈现给工程师们、加强全球工程师间相互的联系、以及与心系民众的公仆和慈善机构人员的联系,可以产生更多更有效的救援方案。因此在未来几个月AspenCore将在网上和印刷刊物中介绍一些我们喜欢并推荐的工程师组建的救援组织。我们在欧美和亚太的编辑会采访具有代表性的优秀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我们鼓励您参与、向我们投稿建议您认为哪些个人和组织应得到全球工程师群体的更大鼓励和支持。

灾害发生时我们不可能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我们能帮助现场的救援工作者抢救更多的生命和帮助幸存者重建他们的家园。犹如以往,您若有任何建议或评论,请随时给我们致函或直接跟您最喜爱的AspenCore编辑联系。我的信箱是victor@aspencore.com。谢谢您的支持。

高志炜 | AspenCore集团出版人兼执行董事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