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表示,高通的违法行为已持续至少7年。在此期间,高通于台湾收取专利授权金额约4000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871.5亿元),基带芯片销售额约3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80亿元),违法所得商品或服务销售金额超过1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179万元),属情节重大案件。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该笔罚单创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成立以来最高处罚纪录。

在处罚之外,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要求高通停止相关违反公平竞争的行为及合约。该委员会认为,高通公司拥有多数CDMA、WCDMA及LTE领域的标准必要专利(SEP),即为达到行业标准不可或缺的专利,而且高通在CDMA、WCDMA及LTE各通讯标准基带芯片市场上也占有独占地位,挟其在通讯标准上的优势,拒绝授权其他芯片厂商通讯标准必要专利;迫使手机厂商接受对高通有利的合约;要求手机厂商签署专利授权合约等等,从而进一步稳固自身商业模式,损害基带芯片市场的竞争,加强市场支配地位。

fadan

台湾自2005年开启3G服务,主流标准包括CDMA及WCDMA,2014年起导入4G服务,主流标准为LTE。为生产各通讯标准的基带芯片,仍需取得不同技术标准的专利授权,尤其是通讯标准必要专利。

该委员会要求,高通在处分书送达之后的三十天内,书面通知其他芯片厂商和手机制造商,重新协商专利技术授权等合约。

公平会副主委彭绍瑾表示,若用一句话来形容高通本次违法行为,就是“No license, no chips”。

最新消息显示,高通表示不认同公平会的决定,将在收到公平会正式通知后,采取任何必要措施,向台湾法院提起上诉。高通指出,公平会的罚锾与高通在台湾的营收或活动没有合理关系,将就罚款金额与计算方法提起上诉。

高通的“被罚史”

高通是智能手机芯片领域的主导性供应商。但该公司的专利授权业务盈利能力更高,约占其去年税前利润的80%左右。

作为蜂窝通信技术要素专利的持有者,高通应该以公平合理的条款授权其知识产权。但该公司的授权方式却面临批评。例如,高通计算专利费时使用的基数是整个设备的价格,而非相应的芯片价格,他们还将要素专利与整个专利组合捆绑授权。

在此之前,美国、韩国和中国大陆也都对其进行过类似的处罚。

2013年11月,中国发改委启动了对高通公司的反垄断调查。14个月之后,高通领罚发改委开出的中国反垄断历史上金额最大的罚单——60.88亿元人民币,并于15日内上交至中央财政。这一罚单不仅改写了中国反垄断历史,更是在全球范围率先改变了高通实行二十余年、通行全球的专利收费模式。

此外,从高通的角度来说,60亿元人民币并不算多,但是能让高通心甘情愿的交出罚款,更关键在于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不出所料,罚单公布后,高通股价逆势上涨4.69%。

然而有意思的是,2016年7月,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以下简称“KFTC”)也向高通开出了8.54亿美元(约为56亿元人民币)的巨额罚单,不过遭到了高通的拒绝。

高通在一份声明中言辞激烈地表示:“我们强烈反对KFTC的裁决。”高通认为,KFTC的裁决与在全球范围内存在了20多年的专利授权惯例相违背,这笔罚款的数额完全不合理,跟韩国市场的规模完全不相称。高通将对此提起上诉,在法庭上据理力争。

对于KFTC的罚单,高通总顾问唐•罗森伯格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认为,KFTC的裁决与事实相违背,无视市场的经济现实,误用了竞争法的基本原则 。”言下之意,KFTC实际上是在偏袒三星和LG等韩国企业。

此外,高通这几年还被英特尔、Nvidia、苹果等公司提告。今年对高通炮火最烈的反垄断诉讼,就是来自大客户苹果。 苹果陆续在美国和中国等地对高通提出三项反垄断诉讼,诉讼的求偿总金额已超过12亿美元。

无论当年的中国发改委、韩国、欧盟还是美国、台湾,对高通的调查及处罚理由几乎没什么区别,那就是高通不应该对手机整机收费,而应该针对芯片收费。

高通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两种,其一是芯片售卖;其二是专利许可。若设备厂商、终端厂商使用了其他厂商的芯片,高通认为涉及到自己的专利,也会向这些厂商收取专利费。

高通现行专利授权金收费方式采取整机出厂价格的5%计算,而不是芯片价格,两者价差达到十倍。光以苹果为例,在手机成本愈来愈高的情况下,被高通收取的专利授权费用跟着垫高,成专利诉讼的导火线。

财报显示,截至6月25日的第三财季,高通营收54亿美元,同比下滑11%;净利润为9亿美元,同比下滑40%。其中,高通芯片业务收入约为40.5亿美元,税前利润为5.75亿美元;专利授权业务收入为11.72亿美元,税前利润为8.54亿美元。

高通不认罚?

台湾公平会此举能否让手机业摆脱高通掌控? 产业人士分析,“手机没有心脏,什么都是假的”,毕竟台湾市场太小,罚款能否有影响力,恐怕要打上一个问号。

一方面,高通近年在台营运规模呈现缩编状态,前几年还曾传出裁员,就是受到台湾客户规模减少的影响,台湾销售额约占高通2016年总营收的12%。另一方面,台湾的经济状态及政府的态度也成为这次罚款的重要考量因素。

近年来,作为东南亚四小龙之一,台湾曾经以光电、半导体、手机等为主的支柱性产业正在被大陆企业慢慢侵蚀,台湾胜华倒闭,友达、群创、华映备受京东方和天马冲击,半导体产业人才不断流失,曾经的手机王者——HTC仅有不到5%的全球市场份额。

除了产业低迷外,台湾地区的投资率也骤然降至20.17%,仅高于台湾“金融海啸”时期的19.29%,是30年来次低。由此,“台湾经济失衡”这个话题也引发了两岸经济学家的讨论。

另一方面,台湾本地手机芯片厂商、也是高通最大的竞争对手MTK今年处境也令人堪忧,第三季度业绩同比去年下滑20%,不仅高端市场拓展不利,而去年的大面积缺货也让高通抢占了一部分中低端市场。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指出的“直接或间接阻碍他业者参与竞争之行为”,更是有所倾向。

重点是高通如果不缴这个钱,会有法令禁止厂商采用高通吗?参考之前高通对中国、韩国罚款的不同做法,对于这个处罚结果以及该事件的走向,更有价值的是高通的态度。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