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特斯拉发布公告称,其三季度生产了260辆Model 3汽车,远低于此前公司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下简称“马斯克”)公开表态的1500辆目标。公告发布后,特斯拉股价盘后下跌近2%。特斯拉(中国)方面援引特斯拉总部在10月9日的公开声明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特斯拉需要一定的时间通过调校生产线来提高产能,并再三强调Model3的生产以及相关供应链没有太大问题,有信心在短期内解决生产瓶颈的问题。

产能承压

财报披露,特斯拉在第三季度交付了26150辆汽车,较去年同期增长了4.5%。其中,有14065辆Model S、11865辆Model X,220辆Model 3。特斯拉由于产能和零部件供应方面的限制,Model 3的生产方面遇到瓶颈,量产低于预期。“尽管加利福尼亚汽车厂和内华达超级电池工厂中的绝大多数制造子系统都能够以更高的速率运行,但少数子系统所需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特斯拉方面称。

“Model 3量产不足是意料中的事。”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证券分析师说,该人士长期关注特斯拉经营。在他看来,特斯拉是汽车行业的新入局者,相较于此前Model系列小批量的需求,Model 3的需求已经超过10万辆,属于大批次的集中量产,需要强大的产业链整合能力。而特斯拉在汽车制造工艺、供应商整合、渠道拓展等方面经验不足,一个零部件的问题就可能造成整个汽车的产能爬坡出现问题。

2016年4月初,Model 3正式发布。在经历了多次跳票之后,2017年7月29日,特斯拉Model 3终于正式交车。首批30辆车全部内部消化,30位特斯拉员工成为Model 3的第一批车主。Model 3起步售价为3.5万美元,这代表了马斯克进军大众市场的野心,但在发布首日,就有业内人士对其产能持保留态度。

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认为,特斯拉问题可能不在于整车产能不足,应该是动力电池产能不足。据他介绍,特斯拉在美国费里蒙特市的工厂前身曾是通用和丰田汽车在硅谷边缘联合运营的旧厂址,该工厂全负荷运转完全能够满足年产50万辆的目标。但特斯拉还有家庭能源系统、太阳能供电网等项目或牵扯其资源和精力,导致电池产能供应紧张,毕竟其新电池工厂才刚刚开始建设。

在7月的Model 3内部动员活动中,马斯克曾表示,Model 3将面临“生产地狱”。在Model 3首发日,特斯拉官方就发布了一个与之匹配的周量产曲线。该曲线为先低后高走势,呈“s”型。该图显示:8~9月,Model 3的周产量不足千辆,而在10~11月,产量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增长,至12月,周产量会达到最高值,约5000辆左右。

至于特斯拉去年公布的51.8万辆Model 3的订单,今年9月,特斯拉对其说法悄然变为45.5万辆。期间有媒体曝出,有6.3万人取消了订单。一再的“失信”于公众,似乎在侧面反映了马斯克对市场的预判不足。一句“有信心在短期内解决生产瓶颈的问题”的概括性表态,很难给用户或者投资者信心,马斯克还需要着手解决一些实际性的问题。

“曲线救国”

“Model 3是特斯拉实现盈利,转变烧钱模式最关键的转折点。”前述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Model 3是特斯拉第一款年销量有望达到10万辆以上的车型,如果一年能够卖到20万~30万辆,能使其产品的平均研发开支摊到一个较低水平,降低整个产业链的采购成本。“如果Model 3失败了,那么这个公司在未来3~5年的时间内实现盈利的可能性会非常低。”该证券分析师说。

一直以来特斯拉都处于资金紧张状态,其掌舵人显然更明白Model 3的重要性。10月7日,马斯克宣布,将电动半挂卡车特斯拉Semi的发布时间推迟至11月16日,从而专注于大众市场车型Model 3的生产问题。特斯拉原计划于10月26日在加州Hawthorne特斯拉的设计工作室发布该产品。

据外媒报道,特斯拉还宣布自美国当地时间9月24日起,停止销售后轮驱动(rear-wheel)的Model S75车型。Model S75是目前在售的最便宜的Model S车型,其起售价为6.95万美元。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意在和Model 3形成更加明显的价格区分,在Model 3加速量产阶段,削减部分投入来缓解其产能爬坡压力。

据悉,为保Model 3的顺利量产,缓解运营压力,特斯拉还使用了一些“非常手段”。目前特斯拉交付的Model 3,均是面向其公司员工及其亲近人员,并被要求签署使用体验保密的协议。另外在域外社交网站上,有网友爆料其在预订Model 3产品时,被接待人员劝导购买Model系其他产品。特斯拉(中国)并未对上述内容作出正面回应。但在Model 3上市之日,马斯克曾半开玩笑地说:“你们现在预订Model 3的话,要2018年底才能提车,不如考虑一下Model S,现在下单,一两个月后急速提车。”

按照特斯拉的规划,Model 3将于2018年低开始在中国市场交付。以特斯拉美国工厂目前的产能来看,中国消费者或难如期拿到产品。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对实体经济的鼓励政策,似乎也吸引着马斯克的目光,特斯拉在中国设厂的“努力”不曾间断,除了早期落户苏州的传言,亦有今年6月选址上海的“乌龙事件”。但特斯拉在中国本土量产的“捷径”短期内或难实现。

资本青睐

一个短期内不能盈利但却被市场看好的企业,无疑是一个金饭碗,而目前的马斯克就是那个端着金饭碗讨饭的人。在域外社交媒体上,马斯克时常发布关于特斯拉运营的各类信息,虽然在一般人眼中,其屡次跳票成为网民调侃对象,但对于特斯拉来说,这些信息的发布却意义非凡。“对一个没有利润、没有流动资金的企业来说,要支撑较高的股价一定要不时的传递给资本市场一些正面的讯息。”前述证券分析师如是说。而股价维持在高水平无疑能够帮助企业较顺利地融资,这正是现阶段特斯拉急需的。

据前述证券分析师介绍,资本市场一般对汽车企业加大产能和建设新的工厂普遍持负面态度,因为汽车行业的平均回报率这些年一直是往下走。“如果建设新的工厂会导致投资方的现金流大笔流出,而短期内新工厂不可能贡献利润和现金流。”该分析师说。

但特斯拉显然是汽车行业里的另类。5月,国际知名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贝雅资本发布了基于Model 3的特斯拉估值模型,该模型显示,Model 3的成功量产将成为特斯拉市值增长的一个拐点,使得特斯拉股票在今年下半年有机会达到500美元/股以上,市值超过800亿美元。前述证券分析师认为,这蕴含了资本市场对特斯拉两方面的期许,一是未来电动车可能大量替换燃油车,二是特斯拉在电动车领域是个龙头,是行业的引领者。

自创立以来,特斯拉尚未实现盈利,马斯克为了维持经营还曾屡次自讨腰包认购公司股份。今年年初,马斯克曾暗示特斯拉已经“接近悬崖边缘”。在3月获得的12亿美元融资再加上向腾讯出售的5%的股份,特斯拉似乎短期内有了喘息的机会。按照前述预估模型,贝雅资本给出的特斯拉目标股价达到了368美元/股,该机构与认为特斯拉股票在下半年的涨势将跑赢大市,特斯拉2020年有望实现11%的运营利润,因此给予“增持”评级。“比较成熟的投资者都会给特斯拉这样优秀的企业一定时间的宽容度。”前述证券分析师说。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