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发言人克莉丝汀•特林布表示,已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理由是“苹果没有支付(授权)费用就使用了高通研发的技术”,希望禁止苹果在华生产和销售iPhone手机。

“我们此次主张的专利代表了苹果在其iPhone产品中使用的蜂窝无线通信技术以外的高通技术。这些专利涵盖了使用苹果自己处理器的iPhone产品延长电池续航时间的技术,以及与iPhone的‘Force Touch’功能相关的技术”。

苹果则回应称:愿意为专利付出公平合理的费用,但高通收费不合理。

苹果认为,在双方多年持续谈判中,这些专利从没有被讨论过,纠纷也只是在过去几个月内才出现的。

苹果称,“高通的这一指控没有价值,相信和高通其他的法庭手段一样,这次的法律行为也会以失败而告终”。同时,苹果也在反诉高通,确认不侵害专利。

恰逢iPhone X上市之际,高通这一步不可谓不狠,主动将战火引向苹果最为在意的中国市场,试图给苹果制造压力。

今年3月,苹果CEO库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苹果公司在中国有30年历史,有深厚的根基,如销售产品、零售店、研发中心等等,中国市场对苹果非常重要,会开拓更多的合作点。

不过,近年来,苹果在中国市场表现不佳,2017财年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依然保持增长,但中国市场收入却连续6个季度下滑。

在今年的iPhone 8系列上市后,苹果公司并未收到以往的关注,iPhone 8反映平平,在不少人看来,是因为消费者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纪念产品iPhone X身上,大家都在等待重磅产品的上市。

但在这个关口,高通给予苹果“重重一击”,显然是找准了苹果的命脉。

业内人士分析称,高通希望借此给苹果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带来打击,切断其在中国的iPhone生产,而目前大多数iPhone都是在中国生产。数据显示,苹果有将近2/3营收都来自于iPhone。

长达9个月的拉锯战

高通与苹果的这场纠纷已经进行了半年多时间,双方目前正在上演拉锯战。

今年1月21日,苹果在美国加州南区地方法院起诉高通,并索赔10亿美元。苹果控诉称,长期以来高通收取的芯片专利使用费,收费标准跟智能终端的价格挂钩,智能终端价格越高收取的费用越多。这种收费方式有损公平合理的原则,阻碍了苹果的技术创新,并为消费者增加了成本。

针对苹果的起诉,高通于4月向法院提交了答辩文件,重申了其技术专利对行业的价值。

高通执行副总裁、法律总顾问唐•罗森伯格认为,如果不是依靠高通的核心蜂窝通信技术,苹果不可能打造出如此成功的iPhone系列手机,但在经过十年历史性的发展之后,苹果公司却拒绝承认这些技术广受认可和持续性的价值。

4月10日,高通在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反诉苹果,指控苹果违反与高通的协议、干涉为苹果公司制造iPhone与iPad的厂商与高通之间的长期协议等。4月底,针对高通反诉,苹果联合其供应商停止向高通支付专利使用费。

5月18日,高通向美国加州南区法院起诉富士康、和硕、纬创与仁宝四家苹果供应商,指控它们违反与高通签订的协议,拒绝向高通支付专利费用。

今年7月,双方的战火再次升级,高通以被侵犯专利的名义起诉苹果,高通称苹果侵犯了自己的六项专利,涉及到不同方面的手机技术,要求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禁售侵犯了高通专利的iPhone手机。

8月8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表示,针对高通起诉苹果iPhone 7、iPhone 7 Plus手机专利侵权一事,同意展开相关调查。ITC将“在最早的可行时间”内做出决定。

最终如何结束?

这场专利官司对谁的影响更大?从业绩表现看,目前高通受专利官司影响更大。

今年二季度该公司总营收下降约10%,净利润下降36%。而据高通公布的2017Q3财报,报告期内高通实现营收53.7亿美元,环比上升7%,同比下降11%。

另外,苹果是高通最大的“金主”之一。在过去五个财年,高通专利授权业务的毛利高达61%,“纳税”大户苹果每年送上的专利授权费不下20亿美元。

美国分析机构认为,如果高通在与苹果的诉讼中失利,将失去一个重要的利润来源。

商人最大的冲突还是利益分布不均,所以高通和苹果也是这个问题,为了倒逼后者正常交付专利费,他们不得已在国内市场提起了禁售iPhone的诉讼,不过苹果也不是吓大的,其强硬的回应这场官司高通必败。

iPhone真的能在国内禁售吗?显然不会,至少5年内是不太能看到,就算一审高通胜诉,那么苹果还可以继续提起上诉,而巨头间的专利费博弈诉讼战,打起来至少也要5年甚至更长。

苹果之前曾强硬的表示,4月底将停止支付高通与iPhone有关的权利金,这对于高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苹果首席律师布鲁斯•斯维尔曾暗示,高通芯片给苹果带来的成本约为每部iPhone手机18美元,外加售价的5%,显然这个数字让苹果觉得越来越不靠谱了。

这是一场利益攸关的战争,高通和苹果寸步不让是必然,对于高通而言,专利费是其利润的重要来源,而对苹果而言,iPhone的高利润是其每年利润的核心,如何尽可能减少这方面开销就很关键。 所以,高通与苹果这场马拉松式的专利纠纷将如何结束?

高通CEO莫伦科夫今年7月曾对外公开表示:高通与苹果的纷争将在法庭外和解。他认为,这些诉讼只是苹果寻求降低授权费的商业行为,最终双方还是会达成和解。

最终的结果最大可能就是,iPhone还是正常卖,高通和苹果将会最终私下达成和解,无非就是专利分成上标准的重新修订。

今年7月苹果与高通专利纠纷升级时,华尔街分析师普遍认为,高通的诉讼在短期内对苹果的影响微乎其微,他们依然看好苹果明年的表现。

高通霸权收费遇挑战

近年来,高通深陷多起专利纠纷中,这与高通的专利授权模式有很大关系。

高通在通讯领域拥有13万项专利储备,包括芯片、移动通讯等必要技术。无论智能手机是否使用高通芯片,都不可避免地使用了高通研发的必要专利,需要按照一定比例缴纳专利费。

高通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两种,其一是芯片售卖;其二是专利许可。若设备厂商、终端厂商使用了其他厂商的芯片,高通认为涉及到自己的专利,也会向这些厂商收取专利费。

高通现行专利授权金收费方式采取整机出厂价格的5%计算,而不是芯片价格,两者价差达到十倍。光以苹果为例,在手机成本愈来愈高的情况下,被高通收取的专利授权费用跟着垫高,成专利诉讼的导火线。

高通庞大的专利积累,成为公司业绩的重要支撑。高通2016年的财报显示,全年营收为236亿美元,净利润57亿美元。在236亿美元的营收中,芯片所在的QCT部门贡献了154亿美元,却只带来了18亿美元的息税前利润。相比之下,技术授权部门QTL的营收仅为76亿美元,息税前利润却高达65亿美元。

数天前,高通才刚被台湾处以罚款234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51亿元)。

10月11日晚,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发布声明称,由于高通在CDMA、WCDMA及LTE等通讯标准的基带芯片市场具有独占地位,且拒绝授权给其他芯片厂商,或以此相要挟,损害市场竞争,违反台湾公平交易法,处以罚款234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51亿元)。

而在这之前,美国、韩国和中国大陆也都对其进行过类似的处罚。

2013年11月,中国发改委启动了对高通公司的反垄断调查。14个月之后,高通领罚发改委开出的中国反垄断历史上金额最大的罚单——60.88亿元人民币,并于15日内上交至中央财政。

2016年7月,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以下简称“KFTC”)也向高通开出了8.54亿美元(约为56亿元人民币)的巨额罚单,不过遭到了高通的拒绝。

高通这几年还被英特尔、Nvidia、苹果等公司提告。今年对高通炮火最烈的反垄断诉讼,就是来自大客户苹果,这场专利一直延续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