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必须放眼全球,把人工智能发展放在国家战略层面……牢牢把握人工智能发展新阶段国际竞争的战略主动,打造竞争新优势、开拓发展新空间,有效保障国家安全。”

重点研究中国军事和新兴技术的分析人士埃尔莎•卡尼亚(Elsa Kania)补充称:“中国人民解放军谋求利用私营部门在人工智能方面的进展,同时在国防工业和军事研究机构内积极实现人工智能赋予的能力。”

有一些持强烈批评态度的人认为中国的实力不强,称中国在科技上太过落后、缺乏追赶其他国家的人才。领英(LinkedIn)最近一项调查表明,中国从事人工智能科技相关工作的从业者仅有5万人——远低于美国的85万人,仅为英国和印度的三分之一。

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私营层面,中国正努力追赶其他国家的一个方式是斥重资来吸引海外人才——特别是出国留学又工作一两年后回国的海归。海归中的代表人物是曾在微软工作、如今负责运营百度的陆奇。

这种人才的互相交流是否匹配了同样的思想交流仍有待观察: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参与全球社会的人工智能发展和推进,而不只是在国家间的军备竞赛中竞争?

中国工程师很快指出了人工智能研究的共享性。很多人都是在开放平台上开展工作,以至于百度声称其最近公布的代码库可以让一个人在三天内装配出一辆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自动驾驶的汽车。

但有一个风险仍然存在,那就是中国、或者任何一个科技巨头——中国BAT三巨头,外加谷歌、Facebook、微软和亚马逊(Amazon)——掌握了下一场工业革命的关键。

“人工智能七巨头会变得讳莫如深并为自己打造一个良性循环(做更多研究并积累更多数据)、让其他所有人只能找找残羹剩饭吗?”李开复问道,“我不同意这一点,但我认为这至少是有点可能的。”

无论如何,中国都在把大量资金和政治资本投入其称霸人工智能行业的坚定努力中。

中国在人工智能论文上超越欧盟

英国《金融时报》一项分析发现,去年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学术论文数量首次超过了欧盟28国的论文总数。

该结果表明了,对于到2030年人工智能研究和应用达到“世界领先”的目标,中国有多么认真。中国今年夏天公布的人工智能发展政府政策文件中概述了这一目标。

中国希望在利用该技术提高经济效率以及国家安全方面超过美国和欧洲。

英国《金融时报》根据爱思唯尔(Elsevier)的SciVal和Scopus(全球最大的学术刊物数据库,覆盖了逾5000家出版方)的数据得出的分析表明,2016年中国的人工智能相关论文产量同比增长了将近20%,而欧盟和美国的论文产量出现了下滑。去年中国发表了4724份人工智能论文,而欧盟发表了3932份相关论文。

然而,基础研究的质量仍然存在问题。尽管中国在人工智能研究的量上领先全球,但在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前5%的人工智能论文的数量方面,去年中国落后于欧盟,但仍然超过了美国。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