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圆代工7纳米制程将成为重头大戏,半导体厂不仅拼技术良率,亦全力绑桩客户订单,尤其高通在14纳米、10纳米转投三星,台积电7纳米制程最大目标就是把高通订单抢回来,目前看来已成定局,加上苹果下世代处理器订单亦是台积电夺标呼声最高,台积电在7纳米制程可说是旗开得胜。

不过,台积电另一个IC设计大客户海思,却传出在7纳米世代将采取不同于以往的规划,海思在16纳米、10纳米两个世代都是由台积电独家代工,业界传出尽管海思7纳米订单仍会留在台积电,但会寻求第二供应商以分散风险,确保产能供应无虞。

海思这几年快速茁壮,与台积电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尤其台积电在16纳米制程上,高通首次放弃台积电,转到三星投片14纳米制程,当时台积电16纳米制程第一个客户就是海思,跌破业界眼镜,也让海思成为一匹大黑马窜出,整个半导体产业开始正视海思的IC设计实力。

海思在7纳米制程第二供应商的选择上,目前传出三星、GlobalFoundries、英特尔纷全力争取,但各自有一些问题,其中,三星有意以OLED面板、DRAM和NAND Flash存储器等零组件资源作为诱因,希望海思能到三星投片7纳米制程,但海思和三星在智能型手机市场是竞争对手,到三星投片并不是海思乐见的,但零组件搭售策略确实为一个诱因。

GlobalFoundries过去14纳米是向三星授权,在10纳米世代则是弃权,进入7纳米世代后重新加入高阶制程战局,手上的王牌即是IBM。过去海思曾在IBM投片晶圆代工,IBM退出半导体生产制造后,把资产卖给GlobalFoundries,承袭IBM经验成为GlobalFoundries争取海思订单的利器,唯一的障碍是要证实其技术实力。

英特尔则积极以10纳米制程争取海思订单,目前英特尔10纳米制程的逻辑晶体管密度达到每平方毫米1亿个晶体管,相较于台积电4,800万个、三星5,160万个晶体管,将近是两倍;况且英特尔10纳米制程在鳍片间距和栅极间距上,低于台积电与三星,因此,业界认为英特尔10纳米技术相当于台积电和三星的7纳米制程。

半导体业者指出,海思过去在16纳米、10纳米世代上,是台积电除了苹果之外的最重要客户,因为这两个世代没有高通的竞争,但进入7纳米之后状况就不一样了,高通订单回归台积电后,台积电的大客户顺序,海思可能会被排在苹果、高通之后,基于确保产能的战略考量,海思评估找第二家供应商。

海思是华为旗下IC设计公司,根据2016年中国IC设计公司排名,海思以人民币260亿元(折合新台币约1,190亿元)稳居中国规模最大的IC设计公司,其次是清华紫光展锐,规模约人民币125亿元。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