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周年庆:大咖云集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台积电30周年庆典活动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以“半导体产业未来10年展望”为主题的半导体论坛,第二部分则邀请全体贵宾到音乐厅欣赏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最爱的贝多芬交响乐。整场活动长达8小时,是台积电罕见马拉松式的盛会,不仅与大客户们在技术上交流,更分享张忠谋最热爱的音乐,希望所有贵宾都能对台积电三十周年庆留下难忘回忆。

在半导体论坛中,邀请到苹果、高通、博通、英伟达(nVIDIA)、亚德诺(ADI)、艾司摩尔(ASML)、安谋(ARM)等重量级客户及合作伙伴来台湾,由张忠谋担任主持,一开场将会播放“台积电第一个三十年(TSMC first 30 years)”影片,接着进入“半导体产业未来10年展望 (Semiconductors: The Next 10 Years)”的主题,包含英伟达执行长黄仁勋、高通执行长Steve Mollenkopf都将参与,进行长达两个多小时对谈。接下来是由张忠谋亲自主持的论坛与开放问答45分钟后,接着播放合作伙伴与供货商的祝福影片,最后更邀请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上台简短致辞。

10nian daka

受邀的与谈人大有来头,与台积电有很深渊源。

苹果是美股市值最大企业,18日市值达8252亿美元(约新台币24兆6611亿元),是台积电最大客户,与三星(Samsung)连6年在全球半导体芯片买家排名中名列前茅。

博通、高通与辉达是今年上半年全球前3大IC设计厂,都是台积电大客户;其中,由安华高(Avago)与博通合并成的新博通,随全球网络基础建设市场强劲成长,今年第1季跃升为全球IC设计龙头,市值1049.6亿美元(约新台币3兆1367亿元)。

高通虽因智能手机成长趋缓,加上受到来自联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竞争,与华为扩大采用海思处理器等多重因素影响,全球IC设计龙头宝座拱手让人,但仍是第2大厂,市值770.7亿美元(约新台币2兆3032亿元)。

高通近年主要由Samsung先进制程代工,但市场多看好高通7奈米订单可望由Samsung回流台积电,将是台积电明年营运成长主要动力之一。

辉达则是近年最受市场瞩目的IC设计厂,受惠数据中心、游戏及车用电子领域成长,今年上半年快速崛起,超越联发科,成为第3大IC设计厂,市值也攀高到1185.5亿美元(约新台币3兆5428亿元)。

黄仁勋与张忠谋有25年交情,黄仁勋今年6月获颁交通大学名誉工学博士学位时,张忠谋到场祝贺,赞誉黄仁勋是成功企业家。

ADI规模虽不如博通、高通及辉达大,市值也达327.2亿美元(约新台币9778亿元)。 ADI是模拟IC大厂,且是台积电超过20年老客户,台积电1995年就与ADI、亚尔特拉(Altera)及硅成(ISSI)在美国华盛顿州合资兴建晶圆厂WaferTech。

ASML是台积电合作多年供货商,台积电未来将于增强版7奈米制程采用极紫外光(EUV),ASML具举足轻重影响性,市值732.6亿美元(约新台币2兆1893亿元)。

台积电为加速EUV微影技术开发及量产,还曾加入ASML的「客户联合投资项目」,投资8.38亿欧元(约新台币293亿元),取得5%ASML股权,同时承诺5年共投入2.76亿欧元(约新台币97亿元)支持ASML研发计划。

安谋是全球IP龙头,2016年为软银收购,收购金额达243亿英镑(约新台币9389亿元)。 安谋为台积电重要IP伙伴,也是台积电大同盟(Grand Alliance)关键一环,张忠谋曾说,安谋加入是大同盟一大亮点。

台积电2012年提出的大同盟,是由台积电客户、电子设计自动化(EDA)伙伴、IP伙伴、主要设备及原物料供货商及台积电共同组成,希望透过崭新、更高层次协同合作,协助客户、联盟成员及台积电都赢得业务,并保持竞争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苹果执行长库克此次没有亲自来台,主要是担心引起中国大陆和三星等主要国家和合作伙伴不满,但苹果此次由营运长Jeff Williams率队代替库克来台,几乎与手机相关的事业部主管全数随行,仍是给足台积电面子, 也意谓未来与台积电合作将会更趋紧密,台积电也将是苹果重要芯片首选代工厂。

论坛结束后后,张忠谋也会主持晚宴,欢迎参加周年庆的贵宾。晚宴结束后,台积电将接送贵宾前往在国家音乐厅举办的音乐会,台积电也提醒参与贵宾要穿西装等正式服装才能进场。

音乐盛宴则于晚间七点半正式在音乐厅展开,值得注意的是,节目单全是贝多芬。一首是《C小调合唱幻想曲》,是贝多芬的作品中最后一首钢琴协奏曲,也是全球最受乐迷欢迎的钢琴协奏曲。第二首为《贝多芬D小调第九交响曲,作品125,欢乐颂》,这首便是张忠谋曾经提过,将在此次周年庆中特别邀请乐团来合唱的曲子。当时他表示,因为没有什么曲子比这首更能体现台积电三十周年的意义,他强调,贝多芬第九乐章是雄壮的,尤其是最后的movement(乐章)那段合唱,真是“古典乐的极致”。

这次音乐会更请到来自委内瑞拉的西蒙玻利瓦尔交响乐团,该乐团由杜达美指挥领军,被誉为“下一个伯恩斯坦”,最著名的就是贝多芬全套9首交响曲,该乐团从19日至22日每天在音乐厅演出一场共四场,第五场就献给台积电三十周年庆。

30年传奇历程

走过了30年历史,张忠谋带领下的台积电成长为参天大树,比肩英特尔、三星。 在这一过程中,也经历了创业、成长、成熟和起飞阶段。

1987~1994年上市前,张忠谋认为要做世界级的事,必须有世界级的人,坚定不移地从美国引进人才,在台湾政府支持下引进国外先进IC半导体技术;

1994~2000年成长期,先是在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取得资本支持,之后从客户角度出发,配合客户制定专属技术,推出「群山计划」赢得德仪、意法半导体、摩托罗拉等巨头;

2000年台积电出手购并德基半导体和世大集成电路,一举成为全球最大晶圆代工企业。 有意思的是,收购世大导致不少该公司主管及工程师出走上海,其中就有中芯国际创始人、前执行长张汝京,意外奠定了中国半导体的工业基础,也因此展开了十几年的恩恩怨怨。

2001~2008年成熟期,台积电先后投产了超大晶圆12厂和14厂,产能大幅提升。 2005年张忠谋一度卸任执行长,但2008年金融海啸使台积电濒临亏损。

2009~2016年,受惠智能手机的爆发,台积电迎来了最舒服的一段时光。

2009年,退居2线的张忠谋重新执掌台积电,首先将2010年的资本支出上调一倍。 在金融危机的余威下,两位独董极力反对,张忠谋则力排众议,盖出连自家业务都担心卖不出去的庞大产能。

这一年也是三星、苹果、宏达电hTC(2498)等智能手机快速普及的一年,IC半导体出货量快速提升。 Fabless+代工的模式开始兴起,专业分工明确后,高通、联发科(2454)、展讯等IC设计企业,纷纷采取与台积电、联电(2303)合作的Foundry-Fabless模式。

同样在2009年,财大气粗的阿布扎比主权基金收购超威(AMD)的制造事业部与特许半导体,成立格罗方德(Globalfoundries)。 钱和技术都有了,新的对手一度引发了外界对于台积电的担忧。

2010年,张忠谋跳过当时应当推出的32nm,直接推出28nm技术,一举成功量产,而三星与格罗方德的生产良率却始终无法提升,台积电一举赢得iPhone 6及后续芯片的订单。

2010年博通财务长曾表示,他担心台积电把对手甩得太远,结果在28nm制程,“很可能我们只有一个(代工)选择”。

确认28nm将会大成功后,张忠谋每个月对高阶主管耳提面命,要他们不要松懈,“乘胜追击”。 台积电针对智能手机芯片设计的主流制程,一连推出4个版本,几乎年年改版,让对手穷于追赶。 28nm创造了其历史上最赚钱、称霸时间最长的产品。

紧接着就是智能手机爆发的浪潮,产能到头来根本还不够用。 选对技术并及时量产,拉开了与其他对手的距离。

眼看追赶无望,三星决定采取张忠谋高举高打的做法,押注14nm,并向苹果承诺产出的芯片,技术规格要比台积电好、量产时间比台积电早半年,也真的一一做到。 对三星通吃A9处理器订单的担忧,也一度引发台积电股价的大跌。

但台积电将28nm的4连击策略搬到了16nm上。 第1代产品虽不如三星,但2代已不相上下,第3代就通吃了iPhone 7的处理器订单。 而三星只有一次打补丁的改版,外界评价不高。 三星纵有财力、人力和物力,却没有台积电的客户规模,即便出了几代产品,也没有销量。

在规模经济的优势下,台积电有底气打价格战,2015年底格罗方德在低阶28nm与台积电争夺市场,台积电祭出降价大旗,格罗方德的28nm订单荡然无存。

2016年1月格罗方德产能利用率低到3成以下,甚至将美国纽约厂的闲置机台一台台胶封起来。 在分析师、客户的眼里,三星、格罗方德都已被台积电拉开距离。

在晶圆代工领域,“未来十年看不到对手”,一位大客户评论。

bagediyi

30年晶圆奇迹

jingyuan30

30年高管培育

台积电成立满30周年,人才开枝散叶,不仅宏碁董事长陈俊圣曾是台积电全球业务暨营销资深副总经理,联发科共同执行长蔡力行更曾是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的接班人选。

张忠谋2005年首度卸下台积电总执行长,专任董事长,展开交棒布局,当时便是由蔡力行接任总执行长,统筹负责台积电及所有关系企业的营运与决策。

只是蔡力行领军期间,全球爆发金融海啸,产业景气出现断崖式衰退,台积电不仅实施无薪假,最后还裁员紧缩,引发劳资纠纷,进而影响企业形象。

张忠谋2009年透过录像方式感性对内部员工谈话,表示「台积人是台积最重要资产」,邀请被裁员的员工回任,他并回锅兼任总执行长,还请回蒋尚义担任研究发展资深副总经理,稳定台积电的军心。

蔡力行总执行长职位遭拔除后,转任新事业组织总经理,负责开拓发光二极管(LED)与太阳能事业。

蔡力行2014年离开台积电,接任中华电信董事长,不久,他于2016年又遭到撤换。 蔡力行今年在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的邀请下,担任联发科共同执行长。

当联发科延揽蔡力行担任共同执行长的消息曝光,市场盛传,蔡力行到任后的首要任务是大举裁员3000人;蔡明介与蔡力行两人今年股东会后特地共同出席记者会,公开表示不会裁员,今年还将招募1000人。

联发科目前非但不再有裁员传言,法人还纷纷看好,联发科营运谷底已过,在曦力P40等新产品,及智能音响和共享单车等非手机芯片产品效益发酵,业绩将可好转,股价也顺利回升。

蔡力行6月1日出任联发科共同执行长以来,联发科股价大涨新台币100元,涨幅逾4成,显示市场对联发科逐步回复信心。

陈俊圣是于2005年4月加入台积电,担任企业发展副总经理,协助总经理研拟并推动新的营运策略,当时他便是直接对蔡力行负责。

2008年随着台积电进行组织调整,陈俊圣转为带领全球业务暨营销组织,并于2010年升任台积电全球业务暨营销组织资深副总经理。

在刘德音与魏哲家2013年接任共同执行长后,陈俊圣不久便请辞,于2014年1月出任宏碁全球总裁暨执行长。 今年宏碁股东会后,陈俊圣接替即将退休的黄少华,出任宏碁董事长。

除蔡力行与陈俊圣外,触控芯片厂敦泰董事长胡正大与太阳能厂茂迪董事长张秉衡都曾是台积电的副总经理,射频芯片厂宏观董事长林坤禧也曾是台积电资深副总经理暨信息长。

中国大陆也有不少半导体厂高阶主管曾任职过台积电,如紫光集团执行副总裁高启全即曾担任过台积电晶圆一厂的厂长,中芯新上任的共同执行长暨执行董事梁孟松也曾是台积电研发资深处长。

梁孟松2009年离开台积电后,跳槽到台积电劲敌韩国三星,台积电因而对他提起诉讼,请求不得使用或泄漏台积电营业秘密,不得泄漏台积电人员信息促使三星进行恶意挖角,以及禁止梁孟松2015年底前为三星提供服务。

台积电控告梁孟松一案,法院做出有利台积电的二审判决,同意台积电提出的3项请求。 梁孟松不服提起上诉,最高法院于2015年驳回定谳。日前,梁孟松已确认转战中芯担任执行董事兼共同执行长。

30年前后的台积电转变

△30年前︰

1987年2月成立,全球首创晶圆代工的经营模式,实收资本额为13.757亿元;行政院开发基金投资48.3%、荷商飞利浦投资27.5%、民间业者投资24.2%。当时仅有向经济部与工研院承租的1座6吋厂,年产能约6600多片,以3微米与2.5微米制程技术生产低阶产品,年营收仅1.28亿元(约400万美元),亏损达1.25亿元(约393万美元)。

初期员工从工研院电子所移转出144人。目前副董事长曾繁城、资深副总经理秦永沛、副总经理曾孟超、营运副总经理王建光及林锦坤、中国公司总经理杜隆钦等6位高阶主管,都是出自当年工研院移转的元老级台积人。

△30年后︰

目前在台有3座超大型12吋晶圆厂、4座8吋晶圆厂、1座6吋晶圆厂与2座后段封测厂,美国与新加坡、中国上海另有8吋厂;以12吋晶圆计算年产能约1000多万片,是全球第1大晶圆代工厂,市占率超过5成,最先进量产制程为10奈米,全球员工数超过4万人。

资本额已达2593亿元,外资持股近8成;预估今年营收近1兆元,全年获利可望达1个股本,以上周五收盘价计算,市值达6.15兆元,为台股市值王,也是全球半导体业第1大。

台积电1987年创业至今,经历30年的风华岁月,成就今日全球最大晶圆代工厂、市占率高达60%、市值超过新台币6兆元的国际级传奇企业,期待它的下一个30年。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