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喊停台湾5G合作

民进党立委管碧玲日前爆料,高通原与工研院有许多研发案及资通产业的合作案,其中包括5G研发。在裁罚出炉后,包括投资、研发人员等交流均已暂停。

工研院与高通的合作案为期四年,今年是第一年开始进行,研发团队包括工研院、中科院与资策会约共200人,各方会不定期的开会讨论。

昨日经台湾工研院证实,资讯与通讯研究所日前接获高通口头通知,暂缓召开不定期5G合作会议。

工研院指出,高通尚未说明暂缓召开会议的原因,工研院正在评估可能造成的影响性,但仍会继续进行5G相关技术研发,以利产业发展。

经济部表示,若高通与工研院的5G合作案中止或延宕,将影响台湾小型基站厂商发展,错失抢占2020年全球第一波5G市场先机,因此经济部将请工研院持续与高通接洽,争取双方持续合作空间,希望不要暂停太久。

经济部官员表示:“这样的发展非我们所乐见。”不过,经济部相信目前的僵局只是暂时性的,因为高通将来要提起行政诉讼,希望行政诉讼程序能否加快。

举足轻重的5G合作案

高通董事会执行主席贾可伯(Paul E. Jacobs)去年特地来台与经济部共同签署5G合作备忘录,参与行政院亚洲矽谷计划。

高通规划陆续投入百万美元,由高通在台成立“技术实验室”,与技术团队协助台湾产业链技术育成、产品和服务设计与产品上市的解决方案。台湾方面参与的包括有工研院、OEM和ODM制造商、网路营运商和网通厂商等产业链。

今年高通旗下高通技术公司近一步与工研院签署合作意向书,共同发展由5G新空中介面技术所驱动的小型基地台。透过合作案,可望加速台湾OEM和ODM厂商在5G新空中介面技术的小型基地台,及基础设备之上市与全球商转时程,有助加快其上市时程并降低成本。

工研院主管分析,台湾过去几代通讯技术合作时程落后其他国家,这次能与高通合作,共同发展5G新的空中介面技术所驱动的小型基地台,小型基地台又将是5G网路关键要角,若顺利合作完成,将有助台湾网通相关厂商开发产品客制不同配置软体,有利于产品推展与接单。

公平会立场坚定:没有和解的空间

对于重罚高通一案,台湾各界态度不一,台湾经济部曾公开表示有意见。面对反对声,公平会立场坚定,表示此案不会有谈判或和解的空间

公平会主委黄美瑛昨天到立法院经济委员会进行报告。立法院经济委员会就公平会预算进行审查与备询,高通案成为焦点,出席立委质询重点全都在高通。

黄美瑛表示,高通案在公平会是完成处分的案件,已无讨论、和解的空间,高通也在本周一(23日)函告会在两周内到公平会研商如何缴交罚款事宜,因此高通案已进入司法程序,公平会也成立“诉讼咨询小组”以因应后续相关事宜。

黄美瑛指出,重罚高通是为停止不适当、不公平的行为,是为争取产业一个可以与高通公平竞争、协商的机会,站在给予我国业者更多竞争机会、国家利益的发展来考量,过程中也有函询经济部的专业意见,程序上站得住脚。

部分立委质疑重罚高通会重伤台湾5G计划、重创产业研发,黄美瑛认为,对高通处分是站在要促进产业长久发展的影响面,因此要避免国内产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进而失去竞争的机会,在高通有明确不公平行为下,如果不能对高通开罚,“公平交易法还能有什么作用?”

黄美瑛强调,对高通的裁罚,是依据高通过去7年来“不公平行为期间”在台湾芯片销售利益以及授权金收益做为计算基础,再考虑到高通配合调查的态度良好,“已经是从轻处理了。”

她问:“这样有很过分吗?”

高通曾发新闻稿对罚锾计算标准提出质疑,黄美瑛回应说,若真以全球营业额的十分之一计算,“不会只有这个钱”。

公平会对高通案调查约两年八个月,高通约在公平会调查到两年半时提出行政和解的要求,由于公平会搜集到的事证已很明确,因此不符合行政和解要件。

公平会此案已进入司法程序,若高通不服处分,也可提行政诉讼,公平会已经准备好要与高通打行政诉讼。

供应商替高通喊冤

除了经济部外,高通在台的部分供应商也对此重罚案颇有微词。

中华民国全国工业总会日前举行“两岸投资法遵管理高阶论坛”,仁宝、和硕会后接受媒体采访,皆对公平会开罚表示质疑。

**和硕董事长童子贤:看不懂 **

身兼台北市电脑公会理事长的和硕董事长童子贤指出,高通是和硕供应商,不对个别厂商发表评论。但他强调,看不懂公平会的裁罚,不懂计算基础在哪里,也许请公平会每一位委员去买几颗IC来参考,就能知道计算基础。

童子贤说,每一颗IC和每一只手机里,都有成千上百个智能财产权需要遵守,公平会裁罚牵扯到台湾厂商,其实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世界各大品牌手机厂和供应商之间暂时还没有达成协议。

仁宝董事长许胜雄:不合理

身兼工总理事长的仁宝董事长许胜雄认为,公平会234亿元裁罚高通不知道怎么算出来的,尽管韩国、大陆和台湾的产业环境不一样,所以公平会的罚款不是高标,但裁罚是不合理的,要有一个有根据的计算方式。

台专家:经济部是“猪队友”、“放水通敌”

不过,也有人公开挺公平会。

台湾资深产业观察家林宏文表示,公平会跟着世界各国做出一件正确的事,台当局“经济部”不仅不帮自己人,反而是非不分乱放炮,痛批“有了猪队友,何需敌人”。

林宏文表示,台当局“经济部”此声明犯了两大逻辑谬误,首先裁罚和合作是两码子事,当全世界都在处理高通不公平竞争,已成世界潮流,台当局“经济部”忧心的论调“很好笑”。

其次,当局部门未经协调自行运作,此新闻一出,一定没有事先和公平会甚至进而和台“行政院”沟通过,此声明等于是让人看破手脚,更让台湾公部门角色形象受损。然而公平会在台当局“经济部”发布此声明后,表示已结案,林宏文认为,公平会还是会裁罚,但很可能因台当局“经济部”态度,会让此裁罚多拖延时间。

林宏文直言,台湾企业在外面被别人欺负时,台当局“经济部”没出来说话就算了,还只为了去年投资台湾的1500亿打脸自家人,凸显台当局“经济部”短视,有此猪队友,何须敌人呀。

台湾前半导体分析师陆行之直言,就连苹果、美国和欧洲公平会都对高通调查和诉讼,如果高通拿台湾案例反击其他诉讼,可能导致苹果转单,千万不要误判情势,选错边。

台湾前半导体分析师陆行之在网络上发文表示,大力赞同公平会对高通垄断行为做的裁罚,对台当局“经济部”所发表的声明认为是“放水通敌”。

他推测,苹果要是发现台当局“经济部”因施压公平会做出不公平的判例,被高通拿来打击其他案例,造成苹果损失愤而转单,台湾整体科技和半导体产业损失才真是惨重。

他表示,希望此声明只是扮个白脸给高通看,演个戏就好,不要认真。

陆行之分析,苹果占台湾科技及半导体产业总体营收应有25%至30%,相较之下高通占台湾半导体产业总体应收应不到10%,占其他科技产业几乎是零,占手机组装业像鸿海、宏达电、华硕是-2%到-3%(因为要付权利金给高通),对联发科营收的负面影响是50%,请台当局“经济部”应该从这层面来“深感忧虑”。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