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电子铝箔加工的电极箔是制造铝电容关键原材料,占生产成本的30%-70%,供应厂商主要来自日本和中国大陆,其中中国大陆为铝箔重要生产地,占据约70~80%产量,近年来受益新能源汽车、智能手机快充等需求爆发,铝电容市场快速发展,拉动电极箔需求。

由于电蚀箔、化成箔耗电量高,由于电极箔生产会排放酸性废水和刺激性气体,政府今年为环保严格管制废水处理额度,环保压力加大导致部分产能停产,小型铝箔厂被淘汰出局。报道称,新疆地区今年大动作清理违规工厂,不仅兴建中的工厂立即停建,已完成的工厂也要立刻停产,“说关就关”,让原本供过于求的铝箔,一口气转为缺货。

环保关停虽有助于重整产业秩序,但也限制了铝箔产能释放。日系厂商方面,由于车用电容器利润佳,日系铝箔材料转移应用在车用电子电容器,之前日系厂商可卖出铝箔材料的状况已不复见。

日系电容器与铝箔厂商销售策略改变,释出消费电子电容器和材料市场领域给非日系厂商,而日本空调、家电、洗衣机等家电产品所需电容器铝箔材料量大,厂商向中国大陆铝箔厂商购买铝箔产品,因此也造成中国大陆铝箔产品,今年6月之后也开始供不应求,在日系厂商同步不扩产之下,铝箔供应吃紧,且以这次被限缩严重的中高压铝箔尤甚。

从需求端来看,由于汽车电子拉动铝质电容需求,部分日厂不堪亏损退出部分流血的规格,日本三大铝电厂佳美工、Nichicon、Rubycon产能已经全满,部分订单外溢到台湾铝电厂,尤其汽车电子使用铝电的数量大增,挖矿机的主板以及服务器、VGA卡均涌现铝电拉货潮,对铝箔的消耗量产生推波助澜的效果。

目前铝电厂认为,2018年高中低压铝箔均可能短缺,没有哪一家厂商敢保证自己可以拿到足额货源,台湾业者称,铝箔供不应求,预估中国大陆11月、12月铝箔短缺影响程度在15%-25%。

业者指出,目前缺料的制程是在中国大陆较耗电的化成箔,日本的电蚀箔销售量佳。从供应链来看,日本厂商把电蚀箔卖给中国大陆的化成厂,部分非日系电容厂商采购的高阶铝箔材料,可能采用日系的电蚀箔在中国大陆化成厂制程,其他一般铝箔材料可能采用中国大陆的电蚀箔和化成箔制程。

从价格来看,业者表示,铝材料占铝箔整体成本大约50%,铝原料价格从今年初每公吨1800美元,目前已涨到2200美元,铝箔材料今年10月到11月涨幅约8%到10%,未来铝箔材料是否启动第2波涨价,需观察供给市况和环保成本因素。

铝箔材料的短缺,导致下游铝电容等被动元器件再掀涨价风波。

从拉货时程来看,受到日系电容器厂商销售策略改变以及中国上游铝箔材料供不应求等因素影响,日系电容器厂商交货时程,已经从原先的6周拉长到 12 周,部分日系电容器厂商交货时程甚至达到半年。

日系电容器产品交期拉长,影响系统代工厂商成品交货时程,非日系电容器厂商的订单需求也相对看涨,这为非日系电容器厂商提供了更多商机。

价格方面,日系电容器厂商已经涨价,业者预期,电容器台厂未来不排除反映铝箔材料成本进一步涨价。

本文综合自工商时报、中央社报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