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涨价行情

2017年MOSFET厂商涨声四起,扛不起上游晶圆涨价以及需求暴增的影响,纷纷调价。下表列出了部分MOSFET厂商发出涨价通知,逐次涨幅均在10%以上。这也让终端客户感受到成本的压力。

esmc11101040

今年MOSFET涨价形势分析

硅晶圆难求 8寸趋紧

今年以来硅晶圆涨价形势迅猛,平均价格第4季已至80美元,明年第1季可能狂飙至100美元。根据SEMI最新分析,半导体硅晶圆价格从今年第1季起涨,呈现逐季攀升的态势,12寸晶圆价格涨幅高于8寸。不过有业者表示后续8寸硅晶圆价格涨幅将超越12寸产品。

全球前五大硅晶圆厂商皆不可能短时间内扩产。过去几年,硅晶圆厂一直处于供过于求的局面,市场低迷,今年则不然,供应紧张。晶圆大厂纷纷抢硅晶圆产能,以前的情况,签长约包价格包产能,今年只包产能,价格跟随市场。大型晶圆厂以此保障得到充足的晶圆片供应。

大多数MOSFET原厂受此影响巨大,并且影响在下半年较上半年更严峻。“现在的主要影响并非晶圆厂的产能满,而是硅晶圆的短缺,这个情况晶圆厂也无法把控。”深圳市芯电元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凤明告诉国际电子商情记者。他说,除了大的晶圆厂包产能之外,一般晶圆厂购买硅晶圆的数量在几百片每批次,大大低于此前的供应量。

国际电子商情从供应链了解到,此前台湾某晶圆厂水槽污染事件报废上万片晶圆,多晶硅厂爆炸事故等对供应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导致向原厂交货延迟,给原本缺货的市场雪上加霜。

后续若硅晶圆的供应情况得不到改善将直接影响晶圆产能,从而波及整个市场。

晶圆厂产能分配变化,原厂议价抢产能

目前,国内功率器件的晶圆代工厂主要有华虹宏力、重庆中航、华润上华、上海先进等。

从晶圆厂整体产能看,据华虹宏力2017年第三季度的财报,华虹宏力三座晶圆厂的月产能达到16.6万片,其中1厂6.3万片,2厂5.7万片,3厂4.6万片。1厂在今年有所增产,一季度月产能为5.6万片,三季度较一季度扩产7000片。3厂也同比扩产4000片。2017年第三季度分立器件销售收入占比达27.6%,较第一季度的26.4%上升1.2%。

重庆中航微电子月产能4万片,主要以功率半导体器件、功率/模拟集成电路为产业基础,面向工业电子、消费电子、汽车电子和航空电子芯片市场。

华润上华拥有2条六英寸生产线和1条是八英寸生产线。以产能计为目前国内最大的六英寸代工企业,月产能21万片。八英寸生产线目前月产能已达6.5万片。

上海先进半导体有两座晶圆厂,一座制造5英寸和6英寸晶圆,另一座制造8英寸晶圆。2017年第3季度生产8英寸等值晶圆片的产能总体为15.7万片,其中5英寸晶圆产能为9000片,6英寸为7.1万片,8英寸为7.7万片。据了解,上海先进的功率器件月产能体量不大。

此外,杭州士兰微月产5英寸芯片10万片,6英寸芯片 5万片。公司8英寸芯片生产线8月份已生产6500片,今年底目标产能力争1.5万片/月,争取在明年底实现3-4万片的月产能。

esmc11101041

在现有条件下,晶圆厂产能满载,据悉有国际大厂提价30%抢产能,对于中小原厂来说议价能力弱,若要获得充足供应有一定难度。

由于功率器件与电源IC、MCU、指纹芯片等同为8寸产线,晶圆厂出于工艺、利润以及市场需求等考虑更青睐于MCU等产品,相应的MOSFET交货量无法得到完全满足。国际电子商情了解到,有MOSFET原厂的订单相比顶峰时缩减一半。

与此同时,晶圆厂的订单大量积压,据悉由于产能太满,国内某晶圆厂仅6月份就有几十万订单无法入系统。

另外,国际IDM厂产能移转至汽车电子中高压MOSFET市场,或是超级结和IGBT,所以中低压MOSFET严重缺货。

黄凤明表示,现在与晶圆厂谈供货更多的是拼人品。当然,与其说拼人品,事实上也在于此前建立的良好合作。“每个月初我们的应收款应该有90%都到账了,客户对我们不拖账,我们也不对供应商拖账,彼此形成了信任和默契。有了这样的合作,在困难时期更能够相互理解、配合。在这个晶圆紧缺的时期,芯电元的供货才相对稳定得多。”

需求增加两三倍

整体来看,个人计算机及绘图卡等新平台推出后,单一系统MOSFET搭载量将较上代平台增加超过1倍,加上Type-C或USB 3.1等高速传输接口也需搭载更多MOSFET。下半年消费性电子传统旺季,各大ODM/OEM厂扩大采购MOSFET。

终端市场确有增长,MOSFET厂商有着直观感受。据黄凤明介绍,一家做iPhone周边快充产品的客户,去年7-8kk的月需求量今年猛增到20kk,两三倍的增长。消费类电子更新换代快,如很多人的手机一年一换的频繁,也加速了MOSFET的消费。快速充电、无线充电、充电桩等都对MOSFET存在巨大的需求。以快充为例,对MOSFET体积要求更大,相应的占用晶圆面积也大,这无疑加剧了晶圆的消耗。

MOSFET缺货涨价,对行业的影响

MOSFET今年走俏,终端客户遇到需求不足,原厂一般会建议及时寻找替代品。黄凤明谈及,推荐客户进行产品替代的同时,甚至将高价值的产品让利给客户进行替用。“我们带ESD静电保护功能的MOSFET价格较普通MOSFET高,如若部分普通MOSFET缺货,我们也用价格高的产品进行替代,但不会对客户加价。”经过今年的涨价行情,客户也逐渐接受了MOSFET并非只跌不涨的现实。

面对缺货涨价,各个环节的配合与包容非常重要,原厂、代理商、电子制造企业通过各自的调整帮助下游消化一部分成本压力。黄凤明表示,汇率上涨、晶圆涨价等影响芯电元都在承担这样的成本压力,大多数时候内部消化,目的是让利给下游客户。他们的代理商也同样给出利润点,令下游客户更缓和的承受涨价。电子制造商也应当在成本核算时腾出一部分的涨价预期,以抵御这样突如其来的涨价潮。

由于此前MOSFET一直处于议价能力弱的地位,黄凤明认为现在的涨价可以看成压迫性反弹。经过这波涨价,终端客户也面临洗牌。仅以低端产品打价格战的终端客户恐因承担不起涨价压力而面临困难,真正产品品质高的终端厂商更能抵抗风暴。

现阶段,硅晶圆的缺口仍然存在,晶圆厂若扩产也将受限于此,因此MOSFET缺货将持续到明年,但预计MOSFET价格将趋于稳定,若涨也只是小幅上涨。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微信公众号:esmcol)原创文章,版权所有!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