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小蓝单车内部员工透露,小蓝单车确实已解散,员工工资也存在拖欠。该公司内部人员表示,大部分员工(欠薪)1个月,部分经理级别以上员工是2个月。如果是企业状况还可以的话,可以申请1个月到3个月的赔偿。该员工也表示,目前外面的报道基本属实,“作为普通的员工,当然是希望工资可以尽快给,只是目前公司状况确实不是很好。”

1

另外,小蓝员工透露,小蓝单车昨天就已经解散了大部分员工,可能会留一小部分产品技术,转到别的公司。此外,李刚的另一家公司,与小蓝单车一起办公的野兽骑行,除了高管外,其余员工全部遣散(劝退)。

此外,小蓝单车HR也从昨天开始在朋友圈卖起办公家具,“95成新办公家具,时尚简约,出手转让。”

尽管小蓝单车官方并没有对此作出回应,但是小蓝单车的出局早有迹象可寻。从今年9月底开始,就不断有小蓝单车用户反映,小蓝单车出现押金难退的现象。同时小蓝车的运营状况也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其在成都租用的共享办公地点如今已经没有固定工位,只能和其他企业“拼桌”,而且很多天没人上班了,房租也拖欠着。单车维修点也是一片狼藉,维修师傅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所以也都选择不再上班,2000多辆单车堆在场地里没人管,而且场地租金也在拖欠。

面对媒体的质疑和舆论压力,当时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表示是“搞笑的谣传”,但对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和退款难的问题并未作出回应。也有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小蓝单车在“恰当时机”公布下一步行动。

如果此外小蓝单车员工的爆料为真,意味着排行第三的小蓝单车也支撑不住轰然倒下,持续了一年多的共享单车烧钱大战已经进入尾声。

共享单车最早的壁垒,或许不是体验

提及小蓝单车,外界普遍评价好骑,尤其对其可变速赞不绝口。但在这一阶段,产品体验或许并非共享单车的竞争点。

如果用户同时面临几辆不同的共享单车时,毫无疑问,他会选择体验更好的那一款。但是经过ofo和摩拜的圈占,大多数人已经成为了这两家的用户。随着这两家投放量的越来越高,他们找车的几率在下降,因此很难会去想第三款产品,也就不会下载小蓝单车的APP。

此外,最为重要的是在资本方面,单车入局时,摩拜单车已经完成了腾讯参投的5500万美元C+轮融资;而ofo也完成了1.3亿美元的C轮融资,并且在投资方中出现了滴滴出行的名字。也就是说,国内有实力的投资机构和公司都已经做出来抉择,当资本迅速向头部玩家靠拢后,后来者或实力不济的玩家融资门槛越来越高,资本态度谨慎愈发,因为担心投资打水漂。

正因为如此,小蓝单车于2017年1月完成4亿元A轮融资后,B轮融资迟迟无法完成。前,曾有传闻称永安行将收购小蓝单车,不过最终收购对象变成哈罗单车。另外,据新京报报道,6月B轮融资失败后,小蓝单车曾向摩拜、ofo等品牌提出被收购意向,但均被拒绝。当资本出现问题时,小蓝单车运营、供应链方面出现的问题被无限放大。

拖欠供应商6000万货款,供应商如何规避风险?

据其他媒体报道,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近6000万货款,货款拖到现在超过半年时间,因此供应商都上门拉横幅要债了。同时他还发来了多张照片,可谓是有图有真相。

另外根据其提供的供应商欠款统计名单来看,BLUEGOGO和SPEEDX共拖欠供应商货款达到了3000多万,其中最多的一家供应商被拖欠了660万。而这里的这份名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名单)。

2

不过,也有供应商早早闻到了风向,提前与小蓝单车终止合作关系。据悉,早就两个月前小蓝单车被爆因为新一轮融资失败,导致资金困难的时候,小蓝单车的供应商之一美邦车业就果断地中断了合作。

其实,现在共享单车行业与当年外卖行业、网络约车行业的烧钱大战极其相似,在产业初期会有大量的企业涌进来,行业野蛮生长。在这种无序的发展状况下,资本是企业发展的第一生产力。前面先入局的两家企业必然先受到资本的青睐,随着用户规模的增长又会带来更大的投资,形成正向循环。

也就是说,共享单车本来就是一个高风险行业,后来者从一开始机会就已经很渺茫了。对于资本而言,由于其高风险高回报的特性还是愿意为后来者注入第一笔资金。但是,对于共享单车供应商而言,应该警惕客户贷款现象,评估入局的风险。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