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被“清零” 昔日承诺股权成“废纸”?

近日,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其手中的股权全部“清零”,这让原乐视核心中高层、普通员工手中的股权协议书成为一张“废纸”,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愤然出走。而贾跃亭原定的乐视全员股权激励计划也正式变为“泡影”。

该事件要追溯到今年年初乐视获得融创中国的150.41亿元战略投资。在此笔交易中,贾跃亭将乐视网及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10%和15%的注册资本以约50亿元卖给了孙宏斌。而鑫乐资产正是乐视系员工的持股平台。

乐视内部人士透露:“如今随着此笔交易的完成,员工的持股也一并被宣布‘作废’。”贾跃亭对外宣称其向乐视网借款的承诺无法兑现。不过,除此之外,其还有一项承诺,也未兑现。

随着融创中国的进驻和加速渗透,乐视系公司迎来几波大规模换血。众多员工主动或被动从乐视系公司离开,其中不乏核心中高层人士、核心技术人员。然而近日,在部分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核心高层离开时,其被融创方面告之他们此前所享有的公司的股权已经被“清零”。

“当初贾跃亭各行业内‘挖’了一大批精英和翘楚,给出的条件便是相应公司的原始股,而如今这些人的股权却化为‘泡沫’。”一位接近乐视人士表示。

据了解,该笔股权的授予要追溯两年前,彼时贾跃亭曾对乐视系公司全体员工宣布,要拿出乐视控股原始总股本的50%用作员工激励,以实现大乐视的“人人持股”计划。

2015年11月份,乐视全体员工收到了一封名为《全员激励计划正式启动》的邮件。邮件内容称,乐视控股(全球)将拿出原始总股本的50%作为股权激励总量给予员工,且原则上不需要出资购买。

当时有乐视高管对外透露,根据公司的规划,乐视控股(全球)预计在2022年实现IPO,并估算届时市值达到1.7万亿元。当时有业内人士初步计算,一旦乐视控股上市,乐视员工将可能获得8500亿元的财富。

今年年初,孙宏斌向正面临巨大资金缺口的贾跃亭伸出“橄榄枝”,融创中国以150亿元成为乐视上市体系中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成为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重要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笔交易中,融创中国分别受让乐视网及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2923万元(占乐视致新总注册资本10.3964%)和4417万元(占乐视致新总注册资本15.7102%)注册资本,受让价格分别为23亿元和26亿元。

而鑫乐资产实际上为乐视系员工的股权平台。一位乐视系公司的员工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贾跃亭此次出售给孙宏斌的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实际上是乐视员工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虽然贾跃亭是鑫乐资产的大股东,其可以出售该笔资产,但其在进行此笔交易时却违背了对员工们的承诺。”

“当初,公司在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时,与每位员工都签署了协议。公司与员工约定行权条件,也约定了如果员工离职可以把自己名下的一半股权带走,但现在这些被公司激励出去的大部分股权都已被贾跃亭转让给了孙宏斌。”乐视某中层人士告诉记者。

他透露:“在乐视引入融创时,公司内部员工对此笔股权转让提出过质疑。不过,当时公司方面给出解释是,该笔被转让给融创中国股权本来应该是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权,但由于该笔股权处于质押状态,无法动用,所以贾跃亭临时借用员工持股平台鑫乐资产持有乐视致新的股权以完成交易。同时,贾跃亭对公司员工承诺:未来其赎回质押股权后会还给鑫乐资产。但事后,我们发现其质押的股权已经被轮番冻结,且其从融创获得的钱也没有用于赎回这笔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在今年1月份发布公告时明确表示,鑫乐资产将使用其对融创出售资产的资金通过平价交易或其他合理方式获得乐视控股所持有乐视致新相应比例股权,继续用于员工持股。彼时也有业内人士提出质疑,这笔资金极大可能是会被流入乐视控股之中,而不是归属员工。

“当时,贾跃亭承诺我们会赎回乐视致新的股份,而如今我们手中协议上的原始股对应的‘股权池’都没有了。虽然我们知道手中的原始股已经贬值,且短期无法行权,但如何行使权力和是否算数是两码事。如今我们感觉都被骗了。”一位乐视子生态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

据了解,在此次交易完成后,乐视致新的股权结构为: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40%的股权,仍为控股股东;嘉睿汇鑫持有乐视致新33%的股权,成为乐视致新第二大股东。而鑫乐资产持有乐视致新仅有1.9777%,所剩无几,在股东名单中位居第五。也就是说,目前鑫乐资产所持有的乐视致新的股份完全无法支撑当初贾跃亭承诺给予公司员工的股权。

而这种现象不仅是在乐视致新,在乐视云、乐视体育等乐视系子生态的公司中也均存在。

对此,乐视网董秘赵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笔员工的持股,实际上是贾跃亭实施的全员激励计划。其愿景是实现乐视系公司员工的‘人人持股’,不过由于后来爆发了资金危机,部分公司的股权激励计划遭到搁置,仅有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员工签署了协议。”

他表示:“这是贾跃亭当时实施的对员工激励的一种方式,其确实对员工承诺过这笔股权归员工所有。”不过对于该笔股权具体细节,他表示该事件是由公司的长期激励组负责,且自己目前已休假,对公司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对于乐视网员工的持股情况,其称:“未受到影响。”

“我们对于老贾(贾跃亭)走到今天的不易也很理解,也知道公司的状况。但离职后时,被公司告之此前被授予的原始股已被‘清零’,这是对我们权益的侵犯。且到现在公司也没有任何人对这个情况有个说法。”一位刚刚离职的乐视系公司高层人士无奈地向记者表示,“对于行权的条件,我们都可以遵守。目前我们不是要求行权,而是要问‘池子’哪去了。”

人事震荡频发 重要原因:股权已变

而高管手中的股权被“清零”,也加速了乐视高层人员大规模出走。

乐视公司全球投融资主管郑孝明、乐视控股CFO吴辉、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乐视网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任冠军、乐视CMO张旻翚、乐视商城赵一成等高管目前均已离职。上个月,乐视网CEO梁军也对外宣布已递交了辞呈。

而这些高管大多是贾跃亭在前两年花大力气“挖”来的人才,而让这些乐视核心高层出走的重要原因是:股权已变。

一位乐视内部人士透露:“近年来,由于资金紧张,乐视致新、乐视云、乐视体育等乐视系公司给员工发放的大部分年终奖、奖金都是原始股,但实际上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对于包括众多高管在内的乐视员工来说,此前其手中持有的股权具有可回报性,这让他们对乐视的未来仍有信心,并坚持信念。但现在,对于这部分员工来说,不仅奋斗多年的成果没有了,对公司预期和憧憬也没了。没有了未来,这也是导致众多高管纷纷离职的重要原因。”一位接近乐视人士称。

据了解,持有乐视网期限的法定高管,在乐视网股价最辉煌的时候也未出现过大规模减持现象。

“很多高管都持有乐视网的股票,但乐视网上市以来,几乎没几个高管减持过,实际上贾跃亭在内部也要求公司高管不减持。由于行权要交极高的税,很多高管这么多年在乐视不仅没有挣到钱,且还交了大量的税费。”上述乐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部分持有乐视网大量股权的高管也在大股东质押股权时与其一并签署了担保协议并承担连带责任,目前其股权大多也处于冻结状态。”

他告诉记者:“当初贾跃亭在业内‘挖’的大量人才时承诺给予的全部是股权,而如今这些股权作废了,在员工中震动很大。被公司授予股权激励的员工涉及几千人。”

对此,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贾跃亭将承诺给乐视高管的股权放在持股公司中,实际上就是代持行为。这样的情况下,贾跃亭是显名股东,其他人的股东身份不能在法律上显示出来。所以,贾跃亭出售股权没有法律上的障碍。但是,既然是其承诺给其他高管的股权,如果没有得到他人授权贾跃亭就进行处置,则侵犯了这些实际股东的权利。而实际持股人可以向贾跃亭要求赔偿。”

乐视网估值三轮被斩 跌破4元

员工股权被清,殊不知外界也无数人被乐视“坑惨”。

自今年4月,乐视网已停牌超过7个月。不过,虽然仍处于停牌状态,但乐视网的估值已被持股的基金一降再降,下调至每股3.91元,与停牌前的15.33元(分红除权后的价格)相比,估值暴跌高达75%。

11月15日,中邮基金披露公告称,公司决定自2017年11月14日起对公司旗下部分基金持有的乐视网股票的估值进行再次调整,估值价格调整为3.92元/股。

11月18日,银华基金在公司官网发布公告,称决定自2017年11月17日起,对公司旗下持有的停牌股票乐视网按照3.91元进行估值。按照乐视网目前的39.89亿股总股本和最新的银华基金下调的3.91元/股,乐视网经下调后的股价估值仅为156亿元。与停牌时15.33元的价格相比,市值跌去了75%。

随后,易方达基金、嘉实基金及财通基金也相继下调乐视股价估值,调整至3.91元/股。据梳理发现,从11月15日至18日,已有至少26家机构宣布调降乐视网的估值。

事实上,这已是乐视网今年以来第三次被下调估值。

第一次估值下调发生在7月。7月8日,乐视新一轮资金链困局爆发,包括中邮基金、嘉实基金等在内的20余家公募基金对乐视网估值首度进行了调整,最低估值调整至22.05元,较停牌前的30.68元,下调近28%。8月25日,乐视网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28元,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赠10股后,乐视网的向前除权价格由停牌前的30.68元变为15.33元。

而第二次估值下调发生在10月。10月28日,中邮基金宣布自27日起对公司旗下8只基金持有乐视网股票的估值进行调整,考虑到停牌期间公司股本转增和分红的情况,估值价格调整为7.83元。同一天,嘉实基金也宣布乐视网估值下调,在除权除息价格的基础上再下调30%至7.82元。该基金还称,必要时进一步确定其估值价格。

如今,乐视网估值已经被下调至3.91元,这刚好是乐视网复牌后连续13个跌停板后的价格。

众机构被“坑惨” 投资者如坐针毡

经过最新一轮估值下调后,乐视网估值降至3.91元,市值将缩水456亿元,对公司本身而言可谓是打击巨大。

贾跃亭套现“扭亏”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乐视网的大股东贾跃亭却未出现亏损,反而还略有盈利。资料显示,贾跃亭目前持有乐视网约10.24亿股,占比25.67%,仍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如果按照最新估值3.91元计算,贾跃亭的股权市值约40.04亿元,相较于停牌浮亏约116.94亿元。不过,贾跃亭却靠之前减持套现实现了“逆转”。2015年6月1日~3日,贾跃亭减持乐视网3524.03万股,套现约25亿元;同年10月30日,作价32亿元,将持有的1亿股乐视网股票转让给鑫根基金。紧接着,2017年1月16日,贾跃亭进行了第三次套现,将所持有的乐视网1.7亿股股票,转让给融创中国旗下的天津嘉睿,总价为60.41亿元。也就是说,通过3个回合,贾跃亭从乐视网累计套现117.41亿元,刚好抹去其目前面临的浮亏。

但是,在乐视网这场估值下调风波中,持有乐视网的股东们,尤其潜伏其中的一众基金、机构、牛散却没有如此幸运,纷纷被“坑惨”。

基金:深深被“套” 损失惨重

财通基金可谓是此轮风波中亏损最惨的基金。乐视网在2016年8月以45.01元/股的价格,向四名定增对象发行1.07亿股,完成近48亿元的定增,财通基金正是认购对象之一。资料显示,财通基金当时认购了3910万股,成本为17.6亿元。也就是说,如果按照最新下调的估值(3.91元/股)计算,财通基金持有乐视网的市值仅为1.53亿元,面临的浮亏约为16.06亿元。中邮基金亦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乐视网三季报显示,中邮基金旗下有5只产品——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混合、中邮信息产业灵活配置混合、中邮核心竞争力灵活配置混合、中邮绝对收益策略定期开放混合、中邮双动力混合入驻乐视网,合计持有后者6495.63万股流通股,占比1.76%。如果按最新估值计算,中邮基金目前持有乐视网的市值为2.54亿元,较停牌前的市值9.96亿元,浮亏7.42亿元。

此外,大成基金、广发基金管理的中证金专户基金也深深被“套”。乐视网三季报显示,大成基金、广发基金管理的中证金专户基金分别持有乐视网1860.68万股、1516.86万股,分别占比0.73%和0.76%,合计市值为5.18亿元。随着乐视网估值被三轮下调,中证金专户基金目前持有乐视网面临的浮亏为3.86亿元。

国家队:亏损额高达6.39亿元

事实上,除了基金之外,国家队此次在乐视上的表现也较为尴尬。根据乐视网三季报显示,国家队主力之一的中央汇金为公司的第六大股东,持有5598.66万股,占比1.4%,目前持股市值约为8.58亿元。如果乐视复牌之后连续斩获13个跌停,那么,中央汇金持有的市值将亏损6.39亿元。

牛散:章建平亏超10亿元

除了基金、机构将面临巨大损失之外,著名牛散章建平亦“踩雷”。在2016年乐视网定增时,章建平前来鼎力捧场,以45.01元/股的价格,认购2488万股,成本为11.2亿元。据乐视网三季报,章建平依旧是公司第七大股东,持股比例未变,也就是说,按照最新下调的估值(3.91元/股)计算的话,章建平面临的浮亏约为10.23亿元。

股民:人均亏损超15万

持有乐视网的普通股民亦如坐针毡。据其三季报显示,乐视网的股东总数为18.59万户,人均持股1.37万股。而乐视网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于今年4月17日开始停牌,复牌日期目前尚不得知。也就是说,随着每一次估值被下调,这18.59万投资者都在忍受着煎熬,而按照最新估值3.91元计算,每一位持有乐视网的投资者将面临约15.64万元的浮亏。

孙宏斌:输血17.9亿元

就在乐视网估值第三次被下调,风雨飘摇之时,孙宏斌再度出手“救援”。11月16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公司通过天津嘉睿有条件同意分别向乐视致新、乐视网提供借款5亿元和12.9亿元,为期一年,年利率为10%,借款用于乐视网和乐视致新的一般运营资金。与此同时,融创还与乐视网签订了委托担保协议,前者将有条件同意为后者现有债务及新增债务提供总额不超过30亿元的担保。

孙宏斌输血17.9亿元是有先决条件的。包括:乐视致新需将其持有的乐视投资100%股权,乐视网持有的重庆乐视小额贷款100%股权、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100%股权、乐视体育6.47%的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同时,乐视网需将其持有的乐视致新13.5416%股权、乐视云50%股权质押给天津嘉睿。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在创始人贾跃亭远走美国之后,孙宏斌早已成为乐视网的实控人,但是,其在股权上还未实现绝对控股乐视致新,而孙宏斌最为看好此板块,乐视致新亦承载着带领孙宏斌的“新乐视”重新上路的重任。而此次“输血”带来了转机。融创此前通过天津嘉睿持有乐视致新33.4959%的股权,加上此次质押的13.54%股权,在乐视网不赎回质押的情况下,融创将成功控股乐视网的核心业务子公司乐视致新。也就是说,孙宏斌将会因此取得乐视上市体系事实上的控股权。

事实上,自入主乐视以来,孙宏斌通过融创对乐视的战略、业务及管理架构等均作出了一定的调整,最直接的便是资金问题。8月31日,融创中国为乐视网带来了150亿元的真金白银,随后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此次,融创中国为乐视网担保,支持其向金融机构借款30亿元,这可以说是一个极具标志性的事件,意味着乐视网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关系重新启动。

如此一来,困扰乐视网已久的资金问题或许渐近尾声。困扰已久的资金问题得到缓解,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优化之后,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近期的整体运营状况亦有所恢复。同时,融创中国表示,公司未来将有可能继续为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提供合理的支持。

可见,孙宏斌的这些举措对乐视而言都是积极的,不过,专业人士表示,相较于乐视危机之深、之严重,这些举措远远不够,乐视后续的发展仍不够明朗,而股票复牌之后将会面临较大的抛压风险。

股民故事:老张浮亏比例达16.65%

乐视网这样的发展,让股民老张有些郁闷。老张告诉记者,自己目前持有乐视网2000股,持仓成本为36.807元。“这还是经过操作摊低后的成本。”老张表示,原来,他最开始买入乐视网的成本,是40元左右。

老张介绍,他是在乐视网欠款风波传得沸沸扬扬,贾跃亭出面宣布其获得原长江商学院同学6亿美金投资的时候买入的,也就是去年11月15日。在当时,乐视宣布,包括海澜集团、宜华集团、敏华控股等十几家国内著名企业的CEO汇聚在乐视大楼,与乐视控股正式签署了总额6亿美元(合41亿人民币)的投资协议。晚上,贾跃亭也发微博赞扬这十几位CEO为“中国好同学”,因为其中多数为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现在回想,我感觉自己坏就坏在相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张告诉记者,从以往来看,乐视网一直发展比较好,股价走势也不错,可以说是一个好的投资标的。所以当乐视爆出欠款的事情时,自己是“半信半疑”,并没有完全相信,恰好乐视又获得6亿美元的投资,就赶紧买入了。老张这样的心理,特别容易理解。因为在那个时候,恰好处于乐视欠款风波刚刚发酵的当口,不管是媒体还是投资者,对于乐视的问题,因为并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一切都处在猜测之中。

另外,作为曾经创业板的明星,乐视网曾经在2015年的上半年,成就了创业板的奇迹,股价涨幅超过500%。这样大家都看好的股票,怎么都不太可能在一夜之间坍塌。于是,11月16日,趁着乐视网高开,老张以40元左右的价格买入2700股。买入之后,老张利用做T,将自己的成本降到了36.807元。不过,很显然,老张做T的速度,比不上乐视网股价下跌的速度。直到今年4月14日停牌,乐视网股价定格在了30.68元/股。“其实在停牌之前,乐视好的坏的消息不断,所以就算股价一直向下,我也没打算走。”老张告诉记者,尤其是今年1月,融创150多亿的投资,让他比较看好乐视,可没想到,即使是融创加盟,也没办法改变乐视的困局。如今,在老张的股票账户里,光是乐视网这只股票,已经亏损1万多元,浮亏比例高达16.65%。“现在看来,这样的亏损还不算多,等哪天开盘了,估计更惨。”老张表示。

估值泡沫破灭 留给市场一地鸡毛

乐视网的此次估值下调风波,实则是乐视网泡沫破灭的必然结果。2010年8月,乐视网登陆A股创业板,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的视频网站,上市后一直不温不火。随后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牛市中,乐视网迎来了“黄金时代”,股价从2014年12月23日低谷时的28.2元上涨至最高点179.03元,增长幅度高达535%。股价大幅上涨亦带动乐视网估值不断攀升,最高时甚至超1000亿元。与此同时,贾跃亭通过不断地靠PPT讲“故事”,乐视生态、乐视汽车等等一次次地说服了投资者,乐视网因此一次次地实现了融资,公司因此迅速扩张,也推助了市值逐步走高;再加上,基金等大型机构投资者对乐视网的盲目追逐,乐视网的估值泡沫越来越大。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因烧钱速度太快,被爆出资金链问题,贾跃亭讲的故事也不再能忽悠投资者,而乐视网的窟窿却越来越大。最终,故事难以继续,再加上缺乏稳健业务的支撑,乐视网的估值泡沫被捅破,遭到了机构的集体“抛弃”。在贾跃亭带领公司“蒙眼狂奔”7年之后,“乐视系”最终获得是高达630亿元的总负债以及“深不见底”的亏损。

事实上,乐视网泡沫破灭之后,受伤最大的是持有该股的投资者。如果说乐视网是一家估值不高的公司,即便是市值归零,对市场和投资者的伤害也是有限。但是,乐视网市值高达600多亿元,估值泡沫破裂之后,留给市场的便是一地鸡毛,按照基金的最新估值来看,乐视网复牌之后,持有该股的投资者人均损失将超过15万元。

而乐视网估值泡沫的破灭也说明,任何只靠讲故事、炒概念而发展起来的上市公司,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在经过被爆炒之后,估值泡沫终会破灭。

本文综合自中国证券日报、重庆商报报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