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报道称,六名高中生告诉《金融时报》,他们天天在中国郑州富士康工厂组装手机,每天工作11个小时;按照中国法律,学生的法定工作上限是每周40小时,这构成了非法使用实习生加班。

这六名高中生表示,今年9月,郑州城轨交通中等专业学校向富士康在当地的工厂输送3000名学生,他们就在这批学生中。这些年龄介于17岁至19岁的学生说,他们被告知,在这家工厂工作三个月,是为了获得“工作经验”,使他们能够毕业。

一名18岁的杨姓女学生声称,她的专业对口是轨道交通列车员,在工厂里每天最多要组装1200部iPhone X摄像头模块,并说参与这项计划是强制性的。她说:“我们被学校强迫在这里工作,而这项工作与我们的研究毫无关系。”

对于该报道,目前苹果已经证实,一项审计发现学生实习生的确非法加班,但否认他们被迫参与。

苹果在一份声明中称,在富士康旗下的一家工厂,实习生自愿工作并领取薪酬福利,但工作时间比中国法律允许的时间长。苹果公司称:“在最近一次审计过程中,我们发现一家中国供应商工厂存在实习生加班的情况。当我们发现一些学生被允许加班时,我们迅速采取了行动。”

苹果表示:“我们已经确认了这些学生是自愿工作的,并且得到了补偿和福利,但他们不应该被允许加班。”

富士康方面则表示,实习生仅占该公司员工的很小一部分,且公司政策不允许实习生在实习计划相关任务上每周工作超过40个小时。

不过富士康承认,其工厂有些地方没有遵守这个政策。“我们对所有这些案例进行了调查,并确认,虽然所有工作都是自愿的,并得到了适当的补偿,但实习生加班违反了我们的政策。”富士康表示已采取行动纠正这一情况,并将审查实习计划,以确保合规,并确保这样的事“不再发生”。

作为供应商责任审计的一部分,苹果要求富士康等代工商把工人每周工作时间限制在60个小时以内,每7天强制休息一天。

为了应对iPhone的季节性供应,富士康每年都要雇佣大量短工,而报道援引一位匿名富士康员工的话称,富士康大概有30万工人,每天能组装最多2万部iPhone。据悉,延迟生产导致富士康第三季度利润下降了40%。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