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最大架构调整

12月11日魅族发布的《关于公司中心级组织架构调整及人员任命的通知》,再次开启大幅度的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这也是黄章这一次回归魅族后,继今年5月那场架构调整后的第二次调整。

这次的调整与此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总裁&COO白永祥职权范围被缩减,侧重协助管理各事业部和业务共享平台;CFO戚为民升任高级副总裁,侧重协助管理职能支持平台。值得注意的是,魅族此前的配件、电商以及客服等业务均是由高级副总裁兼魅蓝事业部总裁李楠来主管的,调整之后,业务主理人变成了高级副总裁杨颜。而此前不久,魅族销售部总经理褚淳岷、销售业务部总监白云纷纷离职。

esmc12131525 2017 年 5 月份魅族调整后的组织架构 来源:PingWest

esmc12131526 2017 年 12 月 11 日魅族新一轮调整后的组织架构图 来源:PingWest

1. 戚为民任CFO直接向黄章汇报

在这次的架构调整中,黄章依然直接管理公司各个事业部门,公司总裁/COO白永祥和CFO戚为民协助。

戚为民被任命为公司高级副总裁、CFO一职,负责财务管理工作,直接向公司CEO黄章汇报。这意味着,除了公司现任总裁兼COO白永祥外,协助黄章管理公司事务的高管又多了一位,把CFO提至与总裁白永祥几乎同等的位置,是魅族最高层架构中的重要改变。两位高管中,白永祥将侧重协助各事业部及业务共享平台;戚为民将管理职能支持平台。

公开信息显示,戚为民曾经在多家企业担任财务总监等职务。2014年12月26日起,戚为民担任天音通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直至今年5月卸任。

对于黄章将CFO摆到跟白永祥一样的位置,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是对白永祥这一年转型的工作不满意,所以调派新人上去,也有可能是别的打算。也有专家分析指出,把CFO提至与总裁白永祥几乎同等的位置,这意味着黄章意图看紧财务支出,精细运作,减少日常运营成本。

“精耕细作是必然的,手机市场整体销量在下滑,成本在上升,这是所有手机企业在今明两年都要面对的,控制好成本才能有好的发展,才能获得利润。

2. 魅族副总裁杨柘担任公司CMO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人士变动,是魅族副总裁杨柘担任公司CMO——职位Title看起来很高,但从实际职权上看,杨柘负责的是魅族事业部市场营销相关业务,并不包括魅族事业部的销售业务。

今年上半年黄章回归调整公司架构,拆分魅族和魅蓝两个品牌,并请来杨柘负责魅族事业部的销售和营销,意图冲击高端机市场。魅族Pro 7系列是公司调整架构后的第一款产品,也是杨柘新官上任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

然而,这成绩却十分惨淡,魅族Pro 7的价格已大幅跳水,官网降价至1999元,淘宝售价甚至不足1600元,成为今年的跳水王。在全面屏当道的现在,这批积压库存怎么处理实在堪忧。

前不久,因为Pro 7/Plus销售不佳,魅族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已离职,据传他所带领的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也离职;今年9月,同样负责销售业务的魅族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也因为Pro 7系列失败而离职。

这样的成绩显然无法让黄章满意。换句话说,原本杨柘掌管着魅族事业部的市场、销售和重要财权,在架构调整之后,杨柘已不再掌控财务和销售,只负责营销业务。

3.增设三大事业部

在今年上半年的第一次大调整中,魅族科技将魅族、魅蓝、Flyme拆分为三个事业部,彼此之间独立运行。

在这次的调整中,魅族在原有的魅族、魅蓝、Flyme三个事业部基础上,把3个原本更低层级的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包括把海外营销部升级为海外事业部,电商业务部升级为电商事业部,另外新增配件事业部。

新设的三个事业部,要担负起开源的责任,要赚钱。

据悉海外事业部原本隶属于魅族事业部,如今独立出来很大程度上表明了魅族征战海外的决心。此前,魅族在东欧和俄罗斯有不错的销量,但未能有上佳表现的海外国家地区尚多,这次设立海外事业部,由魅族老将、副总裁郭万喜兼任,魅族显然期待海外业务能有更大的进展。

电商事业部与配件事业部,都归杨颜管辖。杨颜原本负责Flyme事业部,Flyme不仅是操作系统,同时借助广告、应用商店等形式,能实现不错的营收。而魅族电商则会嵌入到Flyme系统中,配件则会在电商体系下售卖。

昨日(12日)李楠发表微博称:“配件部门独立成立事业部重要性上升,希望能尽快拿出更多的配角(件)丰富线上线下零售店。未来专卖店能否进军shopping mall,抓住风口生存发展,丰富的产品至关重要。魅蓝会和配件事业部紧密合作,为专卖店准备好新方向。”

半年前的魅族组织架构调整,黄章意在做心目中的高端机。而这次的调整,重点则在营收和利润。黄章曾自称是“做梦想机的大烧饼”,现在看来,他目前的重点,是急于让魅族这家公司变得更赚钱。这一轮执行上并不容易的调整,如果成功,魅族的财务状况会更健康,但对于以产品为本的公司来说,这并不是能让一家公司翻盘或者走向辉煌的关键。

以下为部分魅族架构调整信息详情:

—、组织架构调整:

1.成立海外事业部,负责公司产品的海外业务,完成公司海外经营目标。原海外营销部职能平移至海外事业部。

2.成立配件事业部,负责公司配件产品的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工作。原魅蓝事业部配件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魅族事业部下的融合产品部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

3.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其他职能不变。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

二、相关人员任命:

1.董事长/CEO黄章直接管理公司各事业部及中心,由总裁/COO白永祥、CFO戚为民协助管理。日常事务中,总裁/COO白永祥侧重协助管理各事业部及业务共享平台;CFO戚为民側重协助管理职能支持平台。

2.晋升戚为民为公司髙级副总裁,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CFO),负责财务管理中心、综合管理中心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向董事长/CEO黄章汇报工作。

3.任命郭万喜为魅族事业部副总裁,负责魅族事业部销售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向董事长/CEO黄章汇报工作;任命郭万喜为海外事业部总裁,负责海外事业部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向董事长/CEO黄章汇报工作,其原有的工作职责,岗位职级不变。

4.由公司髙级副总裁杨颜兼管配件事业部、电商业务部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向董事长/CEO黄章汇报工作,其原有的工作职责,岗位职级不变。

5.公司髙级副总裁杨柘担任公司首席营销宫(CMO)兼总参谋,负责魅族事业部市场营销相关业务。

业绩不佳引多事之秋

2017年应该是魅族失败的一年,今年的调整和转型都没有成功,只推出一款PRO 7,市场反馈却比较惨淡,既没跟上全面屏的步伐,也没沾上AI的边,产品销量不佳也导致了魅族在今年进入多事之秋。

日前,有国内媒体援引代理商的消息称,魅族此前2500家左右的专卖店已经关了500多家。

对此,魅族方面表示,首先店面关闭情况并未如报道所称有近500家之多。每天都存在店面的关闭与开启,每个地区的代理商只是对当地的情况有所了解,他们并不知道其他地区具体的情况,不能仅凭一家之言断定现在整个魅族的情况。其次,店面关闭以及开启是通过专卖店的业绩、标准进行的一个优化动作,而这个优化在这段时间是比较密集,将其中不符合要求的店面进行关闭,并且重新选择新的地方开启新的店面。

虽然魅族并未透露关闭门店的具体数量,但媒体注意到,在魅族官网上可以查询全国地区魅族门店的详细信息。经过逐个省份和地区的加总后,记者统计发现,目前魅族官网披露的门店数量为1760家,而此前魅族全国线下体验门店的数量为2300多家。

此外,11月20日魅族事业部曾发布《关于创意与策略广告营销组业务调整的通知》称:因魅族市场营销部业务及架构调整,经魅族事业部研究决定,自2017年11月27日起将创意与策略部所属广告营销组的整体业务和团队由北京调整至珠海,请本次业务调整涉及的员工在2017年11月27日前至珠海总部人力中心报道。

一周内从北京迁往珠海,通知中甚至没有详细说明之后的岗位、人事关系、社保、公积金等事宜的变更情况,对员工来说做出抉择不可谓不纠结。

在外界看来,一系列的高管调整以及门店关闭都与魅族手机近年来业绩不理想有关。

2014年之前魅族采取的都是单旗舰的模式,一年只发布一部手机,精品化的路线也给魅族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但过低出货量也让魅族始终徘徊在主流手机市场的边缘。魅族2013年只有200万部的出货量,即使2014年实行了双旗舰策略,出货量也不过400多万部。

于是在协议压力下,2015年魅族过去精品化的路线被抛弃,开始忙不迭地发布新品。魅族放下了以往高冷的姿态,走到了大众眼前。

2015年2月,魅族宣布获得6.5亿美元融资,其中阿里投资5.9亿美元,海通开元基金投资6000万美元。融资后的魅族业绩快速发展,2015年一季度销量超2014年全年,2015年全年销量增长350%,突破2000万部,同比增长350%,其中,魅蓝系列手机总销量超过1000万部。但在销量飙升的背后,亏损规模也很惹眼。

天音控股公告曝光的魅族业绩数据显示,魅族2015年全年亏损10.37亿元,2016年上半年亏损3亿元,1年半的亏损规模已近6.5亿美元融资的1/3。

为了盈利,魅族在去年初已展开了一轮成本控制,裁员约200人;2017年一季度,魅族又裁减了10%的员工。对此,魅族相关人士表示,公司进行人才结构优化,裁员比例从原来的5%提高至10%。在业绩亏损的背景下,2016年魅族共卖出了2200万部手机,未进入市场前五。

今年,魅族一改前一年合计发布14款机型的节奏,把重心放在了7月发布的旗舰机型魅族PRO 7上,但是这款机型在市场上的反响一般,且价格呈现断崖式下跌。

随着国产机“四雄争霸”局面的形成,魅族未来的难度可想而知。根据调研机构Counterpoint近日发布的国内手机市场三季度出货量和占有率排名显示,华为、OPPO、vivo、小米四家厂商占据了接近中国七成的市场份额,达到史上最高,留给其他手机厂商的机会越来越少。

不过,11月以来从黄章在魅族论坛公开爆料十五周年新机“15 Plus”后,近一段时间关于新机的爆料不断,从广大用户对爆料信息的反馈来看,用户还是十分期待黄章回归后亲手打造的这款产品。

无论如何,2018年也许将会是魅族最后的机会。

本文综合自36氪、第一财经日报、北京商报、PingWest、每日经济新闻、新浪科技报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