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路透社援引《中国日报》周三报道,中国经济监管机构密切关注手机存储芯片近期价格飙升势头,或将调查潜在的公司价格操纵行为。

发改委价监局处长徐新宇说:“我们已经注意到价格飙升状况,将更加关注该行业未来可能因‘价格操纵’引起的问题。”他还表示,可能有多家公司协同行动,尽量推高芯片价格,谋求获利最大化。 供应紧张和需求激增引发的记忆体芯片行业“超级周期”,推高了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等芯片制造商的产品价格和获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中国监管机构收到多家手机厂商投诉,开始关注存储器价格飙涨问题,据悉发改委已经约谈三星。

多位业内人士猜测存储器巨头存在价格联盟。EE World 也指出,中方怀疑三星电子、SK 海力士、美光(Micron)涉及操纵价格,中国发改委考虑展开调查。

不过,目前三星和 SK 海力士都说未遭中方正式调查、也尚未接获通知。

韩国经济日报25日社论则称,全球需求大增,DRAM 价格自然水涨船高。Hankyoreh 否认韩厂操控价格,表示价格飞涨是因全球供不应求,中方大动作是想施压韩厂降价。

自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DRAM和NAND Flash的价格就开始不断上涨,随即引起内存条和固态硬盘等产品的价格大幅上涨——原本能够买到128G MLC颗粒固态硬盘的价格,现在连128G TLC颗粒的固态硬盘都未必能买到,而内存条的价格更是吓人,一年内的价格增幅一度达到300%。

DRAMexchange 数据显示,11 月为止,DDR4 价格升至 3.59 美元,与2016年6月的 1.31 美元相较,上涨超过 2 倍。据台湾相关产业链消息,三星、海力士陆续通知明年首季调涨DRAM售价3%-5%,存储产品价格上涨仍将持续。

全球存储芯片供应商只有三星、美光、东芝、海力士、西部数据等企业,其中,三星、美光、海力士在DRAM市场占据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的生产地、消费市场,中国成为这一波涨价最大的承压市场。但PC、手机厂商在几家寡头面前几乎没有价格话语权。即便是最擅长供应链管理的富士康对价格也无能为力,一位富士康人士告诉记者:“已经明显感觉到市场饱和了,年初是拿着钱买不到产品,现在是给钱就能买到,但价格就是居高不下。”

巨额涨幅给这些芯片巨头带来丰厚利润。三星最新财报显示,2017年Q3三星收入545亿美元、同比增长29.7%,净利润127.6亿美元、同比增长179.47%。2017年前三季度,三星总收入1524.56亿美元,同比2016年前三季度的1304.46亿美元增长16.8%,但2017年前三季度利润为338.1亿美元,同比增长92.3%。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Q2,得益于存储芯片价格持续上涨,三星半导体部门收入157.3亿美元,超过Intel的147.63亿美元,首次成为全球最大芯片企业。2016年6月1日至今,三星股价从133万韩元涨至255.4万韩元,涨幅90%。2017年11月,三星创造近十多年来的最高股价,达到286万韩元。

价格垄断有前科

多位业内人士猜测几大寡头之间存在价格联盟,毕竟这一价格联盟在2000年期间曾经出现,后被美国司法部处以7.3亿美元罚款,属于当时美国历史上第二大反垄断罚款。

2000年,全球遭遇互联网危机,PC市场规模大幅衰减,当时三星、海力士、英飞凌、美光等企业刚刚经历过扩产,DRAM价格随之跳水。DRAM市场规模从2000年的288亿美元跌至2001年的110亿美元。

但其后,DRAM价格在市场并未起色的情况下又迅速反弹,半年时间价格涨幅超过300%。包括Dell、HP、苹果、IBM等公司直接承受涨价带来的成本压力。这一情况引起美国司法部注意,2002年美国司法部向美光、三星、海力士、英飞凌等公司发出传票,控告其价格垄断行为,并于随后启动调查。

调查中,美光科技率先认罪自首免于处罚,其后,2005-2006年间,三星、海力士、英飞凌、尔必达先后承认价格垄断行为,三星被处罚3亿美元,海力士、英飞凌、尔必达分别被罚款1.85亿美元、1.6亿美元、8400万美元,总计7.29亿美元。

三星3亿美元处罚主要为垄断收入罚款,美国司法部认定三星在1999-2002年间存在价格垄断行为,其间DRAM在美国销售额达到12亿美元,这些销售额按照20%比例处以罚款,达到2.4亿美元。需要指出,这一比例高于国内罚款标准。此前,发改委对高通处罚时,罚款基准为高通2013年在中国收入的8%。

虽然并不确定监管部门是否会对目前持续涨价的存储产品进行反垄断调查,但可能出现的价格联盟情况值得警惕。

本文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凤凰科技报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