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PS最近以一家独立公司之姿重新回到了硅谷——加州圣塔克拉拉(Santa Clara),在美国创业投资(VC)公司Tallwood Venture Capital的带领下,已经准备好吸收更多的人才,积极投入嵌入式技术本业,并放眼下一代人工智能(AI)领域。

去年十月,Tallwood Venture Capital连手Paxion Capital Partners,从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手中收购了MIPS。Paxion是以MIPS的投资人身份加入Tallwood为主导的这项收购;此外,似乎还有另一家不愿透露名称的VC参与。

MIPS重返旧金山湾区对于死忠的MIPS团队成员来说是值得开心消息。

据报导,MIPS的客户和OEM也同样欣然得知MIPS回归其嵌入式根源。MIPS营销总监Majid Bemanian告诉《EE Times》,该处理器核心IP供应商在上周于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与其现有、过去和未来的客户以及OEM们进行了会谈。

MIPS的优先重点在于重新回到嵌入式领域,重新调整其资源,并探索未来在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市场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成为一家独立自主的企业实体。

Dado-Banatao Tallwood Venture Capital管理合伙人Dado Banatao

Tallwood Venture Capital管理合伙人Dado Banatao如今身兼MIPS董事会主席,将亲自参与并经营MIPS的未来。Banatao一直是深深扎根于硅谷的投资者、企业家和工程师,也一向被称为“梦想家”(visionary),在整个半导体产业备受到尊崇。在投入创业投资业务之前,他曾经共同创立了S3、Chips and Technologies以及Mostron等公司。

就在MIPS重新成为一家独立公司的第一天,Banatao召集MIPS团队中的每一位成员,发表了一席激励人心的谈话,并重申他将致力于带领MIPS走向未来的承诺。

“每个人都受到Dado这番谈话的鼓励,”Bemanian认为,这有助于留住大部份的MIPS核心工程人才。

然而,MIPS并未透露公司目前的规模,也绝口不提自Imagination Technologies五年前收购MIPS以来流失多少人。Bemanian说:“我们必须先重新组织自己,但很快地就会招聘更多成员。”

市场地位、知名度尽失?

当MIPS被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收购开始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后,就失去了发展重心、自身的身份和市场地位。Bemanian在接受采访时坦承,许多MIPS工程师认为,为了支持母公司的发展方向,他们被迫置身于不已的处境——Imagination希望MIPS能成为移动市场的处理核心。Bemanian说:“我们感觉好像失去了技术传承。”

Majid-Bemanian MIPS营销总监Majid Bemanian

他说,自从Imagination决定让MIPS独立而出约两年后,MIPS的团队成员们开始凝聚起来了,试着找到一条路径重新回归嵌入式市场。“除了功能安全和保护以外,我们知道MIPS可在实时支持、多线程架构与虚拟化方面提供许多功能。”他并声称过去两年来所完成的成果,最近开始获得了市场动能。

无疑地,MIPS是一个指标性的CPU架构。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在RISC-V正崛起的市场上,它能够持续多久?

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师Kevin Krewell对《EE Times》表示:“MIPS当然能够保有其市场相关性。它仍然是经典的RISC架构,而且也已经使用多年了。例如,微芯科技(Microchip Technology)的微控制器(MCU)仍然支持MIPS。而且MIPS架构是可扩展的,因而可能进一步添加推论加速指令。”

不过,Krewell也补充说:“它所缺少的是主流操作系统(Android和Windows)的支持。甚至嵌入式操作系统(OS)的支持也开始减弱。”而且,他还看到了这样的问题:“MIPS的发展轨迹曾经走错了方向,如今,随着RISC-V崛起,越来越难找到什么理由来支持MIPS作为ARM的替代方案了。”

他说:“许多用于网络的高性能MIPS设计都转向了ARM64,而来自思科(Cisco)的支持也正逐渐消失中。”

然而,Bemanian仍然对MIPS的前景充满希望。除了Microchip以外,还有Mobileye (如今隶属于英特尔)和联发科技(MediaTek)等仍是MIPS的大客户。此外,日本一线汽车零件供应商Denso也支持MIPS。

例如,联发科技为智能手机的LTE调制解调器芯片采用多线程的MIPS CPU。Bemanian解释,这家台湾消费芯片巨擘转向MIPS,利用MIPS多线程技术的效率来提高LTE的响应时间以及电源效率。

此外,Bemanian表示,MIPS与Denso的合作也很有前景。MIPS的最佳应用就是进入高度自动化的汽车市场。利用MIPS的多缓存一致性架构,可以在一个丛集中处理100个线程,有效地处理分布式工作负载。

放眼未来AI之路

在他看来,随着MIPS更深入AI市场,将更有利于MIPS的多功能性和效率发挥作用。MIPS可以处理数据面的酬载,而在边缘管理控制面的数据也非常有效。Bemanian说:“MIPS可以是推论引擎的一部份,也可以用于管理GPU和FPGA的加速器。”

至于MIPS将如何从迅速发展中的AI市场获利?该公司仍在拟定详细的发展计划。但由于Banatao拥有庞大的人脉网络,再加上Tallwood Venture Capital对于AI公司的投资,这些都可能对MIPS进军AI市场有所帮助。

一方面,Wave Computing正在设计一款大规模的平行数据流架构,称为Wave“数据流处理单元”(DPU),用于深度学习。Tallwood就是其投资者之一。

Wave Computing首席执行官Derek Meyer表示,Wave Computing和MIPS目前还没有业务来往,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Dado分别投资了家公司”。

而当提及MIPS目前的相关性时,Meyer说:“我一直都很喜欢MIPS,更开心Dado投入这个领域。他是一位真正有远见的人。”

此外,MIPS的客户Denso也投资了另一家AI芯片公司。Denso是加州新创公司ThinCI的主要投资人,该公司开发了一种名为‘Graph Streaming Processor’的机器学习和计算机视觉芯片。

John Hennessy也回来了!

MIPS最近还把美国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前任校长John Hennessy拉进MIPS技术咨询委员会;John Hennessy曾经是MIPS Computer Systems的共同创办人。瞻博网络(Juniper Networks)创办人兼首席科学家Pradeep Sindhu、快捷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s)前任策略长Steve Fu也都被网罗于此MIPS技术咨询委员会中。

John-Hennessy 斯坦福大学前任校长兼MIPS Computer Systems共同创办人John Hennessy

Hennessy在新闻发布中说:“随着AI出现在应用中,它将以令人难以想象的方式触及我们所有人的生活,看到 MIPS 定位于AI世界的中心,这确实是一个相当令人激动的时刻。”他并强调,由于MIPS具有原始简单性、高效和可扩展性,将为“不断变化的应用领域提供优势”。

编译:Susan Hong

本文由电子工程专辑授权编译自EE Times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