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300104,SZ)停牌至今,已经过了282天了。但这282天,乐视网18.59万投资者每天都在煎熬。如今,乐视网复牌的日子终于近了。(据最新消息,乐视网股票或将于明日复牌。)

今天(1月23日)早上,乐视网在深交所互动易举行“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董事长孙宏斌、总经理刘淑青、财务总监张巍、董秘赵凯、独立财务顾问马睿等高官均出席说明会,线上回答投资者提问。

说明会上释放出的主要信息点包括:融创暂不会进一步增持乐视网;贾跃亭在乐视网的股份可能面临爆仓;乐视关联子公司债务高达75.31亿之多,且有回收困难;乐视网不排除退市可能等等。

在说明会上,孙宏斌一改此前要“搞好”乐视网的豪气之态,向外界传达出了力不从心之感。以前,孙宏斌说搞不好乐视网会留憾终生,今天再回答这个问题时,变成了“人生有很多遗憾”,孙宏斌表示会尽力做好乐视网,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只能遗憾了。

孙宏斌在回答股价走势时表示,股价走势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公司现阶段将着力解决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和供应链问题。

据乐视网方面公布了贾跃亭方面关联欠款75.31亿元的详情显示:涉及关联方50余家,虽然公司正在对上述关联方欠款积极进行催收工作,但仍存在回收风险;截至目前,公司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如上述应收款项出现大面积回收困难,将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危及公司信用体系,致使融资渠道不畅,对公司经营构成不利影响;公司管理层已认识到问题的严峻性和紧迫性,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公司将面临经营困难问题。

孙宏斌表态将尽力搞好乐视、希望不留遗憾,但人生有很多遗憾。

以下是对乐视网投资说明会的重要问题梳理:

孙宏斌的态度

1.与贾跃亭关系是否有矛盾?

提到和贾跃亭的关系,孙宏斌回应说,和老贾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矛盾。目前面对的如何解决问题。

2.是否后悔入股乐视?

当被投资者问到是否后悔入股乐视网时,孙宏斌表示,做生意总是有赚有赔,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如果没有风险也就没有回报。如果把风险控制到零,那只能把钱存到银行了。 “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的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

3.搞不好乐视是否还是遗憾?

此前孙宏斌曾表示,搞不好新乐视会是一辈子的遗憾时,孙宏斌表示,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4.对关联交易是否知情?

孙宏斌回复说,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非上市公司的欠款

1.欠款总额

自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上述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41.08万元(约75.31亿元)。

截至目前,乐视网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如上述应收款项出现大面积回收困难,将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危及公司信用体系,致使融资渠道不畅,对公司经营构成不利影响。公司管理层已认识到问题的严峻性和紧迫性,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公司将面临经营困难问题。

2.欠款明细

对于乐视非上市体系对乐视网的70亿欠款,乐视网方面进行了详细介绍,截止2017年11月30日,上市公司与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之间形成大量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等。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涉及关联方50余家,其中主要包括乐视智能25.83亿元、乐视移动9.93亿元、乐视电商5.66亿元、乐视控股4.86亿元、乐视手机4.41亿元等。而不包含在对乐视网欠款中,目前,乐视影业关联方乐视控股存在对乐视影业欠款17.1亿元。乐视控股存在对乐视影业尚欠款17.1亿元。

esmc01231611 图为国际电子商情根据公开信息整理的部分供应商欠款情况

3.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独立

董秘赵凯回应称,乐视香港并非乐视网上市公司的子公司。乐视网与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完全独立运营,乐视网管理层对非上市体系公司经营情况并不知情。“公司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关联方以现金或者以资抵债等方式,切实解决上市公司对非上市体系公司因历史关联交易形成的关联应收款,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

4.贾跃亭是否愿意转让汽车公司股权

乐视网回复说,为了解决目前存在的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欠款问题,用汽车公司(含Faraday Future、Lucid、乐视汽车)股权以资抵债解决关联欠款问题,是上市公司目前推动的方案。

上市公司的股价

1.什么时候复牌?

对于复牌的时间表,乐视网笼统地回答道:“公司股票复牌时间请关注公司公告信息。”

2.公司第一大股东是否会变更

乐视网表示,股价走势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公司无法对复牌后的股价进行判断。如果公司股价持续下跌,贾跃亭需按照协议条款向质押机构补足保证金。如果未能按时补足保证金,质押机构有权对所质押的股权进行处置。贾跃亭未向公司提供其质押股权处置计划,目前贾跃亭先生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根据乐视网公告,贾跃亭目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持股25.67%,融创中国持股乐视网8.56%,孙宏斌为融创中国的实际控制人。乐视网表示,“如果因股价下跌,贾跃亭也未对保证金进行补足,则其所质押的乐视网股权将由质押机构按照协议条款进行相应处置。”而这意味着,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将更替。

3.公司业务如何发展

对于乐视网在电视方面的发展,乐视网方面分析说,2017年国内电视整体市场累计零售额、零售量同比呈负增长,整个电视产业,恰处于过山车的低谷之中。按照不同统计口径,国内彩电市场销售规模下滑超过5-10%。三季度更是创下历史性的近13%同比销量跌幅。尽管整体市场低迷,乐视超级电视也并未被传统电视企业甩开。在整个中国智能电视市场,乐视超级电视拥有累计超过千万级别的高价值可运营用户。

关于乐视网未来的发展计划

——将积极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

问:面对出现巨亏的业绩,乐视网未来有怎样的发展计划,以扭转目前经营上的颓势?

乐视网:根据公司前三季度报告披露信息显示,1-9月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6亿余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446%。由于前三季度受到关联方债务及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对公司声誉和信誉度造成负面影响,公司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

面对业绩下滑状况,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积极应对,不断调整、优化管理机制和组织结构,积极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包括影视剧版权分销、超级电视的供、销、服等,以力争产生新的营收;并逐步处理债务问题。 此外,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睿也在同公司管理层积极协调目前遇到的一系列问题,期望通过借款、增资等措施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为后期持续经营做保障。

乐视电视——2017年销量出现波动

问:乐视电视2017年大屏运营情况如何?

总经理刘淑青:2017年受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市场需求下滑等综合因素影响,导致电视销量出现波动。具体经营情况,请以公司2017年度报告披露信息为准。

如何扭转超级电视的颓势? ——整体市场低迷,并未被传统电视企业甩开

问:由于2017年乐视超级电视低迷,不仅被传统厂商甩开,还被小米、暴风赶上,公司有何方式扭转这一局面?

乐视网:2017年国内电视整体市场累计零售额、零售量同比呈负增长,整个电视产业,恰处于过山车的低谷之中。按照不同统计口径,国内彩电市场销售规模下滑超过5-10%。三季度更是创下历史性的近13%同比销量跌幅。 尽管整体市场低迷,乐视超级电视也并未被传统电视企业甩开。在整个中国智能电视市场,乐视超级电视拥有累计超过千万级别的高价值可运营用户。

孙贾“CP”情断

左不过343天,孙宏斌与贾跃亭跨越行业与世俗揣测的恋情,就已经让吃瓜群众看到了各路情感戏份:惺惺相惜、袖手旁观、利益纠葛,也看到了硬汉孙宏斌从最初的豪气冲天到此刻的“佛系”之心。

2017年1月15日融创与乐视初次公布“CP”之情。彼时孙宏斌与贾跃亭在众人面前笑靥如花,贾跃亭甚至还略带娇羞装依偎在老孙的肩膀上。但好事不过百天,2017年4月,孙宏斌便命令乐视影业CEO张昭拒绝向贾跃亭输血,令外界感觉两人矛盾公开化。

esmc01231547

2017年1月15日,“融创乐视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上,当孙宏斌说,自己花费生命中宝贵的36天时间决定以150亿投资乐视时,坐在身旁的贾跃亭和台下观众一起,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孙贾有一个浪漫的开始。根据孙宏斌的描述,俩人相识于2016年12月10日,当时贾跃亭缺钱,他们谈论关于乐视的房产,六七个小时的交流后,从未踏足过房地产行业之外的孙宏斌,决定将乐视作为融创踏出多元化的第一步。

彼时,乐视控股正在经历资金链断裂和供应商逃债丑闻,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受阻,乐视网股价在2016年下半年复牌后一路下跌,但贾跃亭的信用还没有破产。

36天里,孙宏斌带领团队咨询了投资过乐视的联想和泛海集团,请来了普华永道和知名律师做审计和法务,查阅了乐视提供的毫无保留的账目,约见了几乎所有高管人员,考察了乐视的供应商和重仓乐视的基金经理。孙贾由相识变为相知。

在乐视上了一个月班后,孙宏斌依然没有完全搞清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生态,但他说确定了三件更重要的事:贾跃亭是罕见的比自己还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不仅勤奋刻苦,还竟能用这么少钱干出这么大事;融创要在饱和的房地产市场外寻找增量行业投资,乐视网和电视影视业务符合大文娱板块;乐视在业务层面和商业逻辑上几乎没有毛病,缺的是钱和治理结构。

甚至没有讨价还价,融创决定入主乐视。孙宏斌叙述,融创投资一共有三个版本,最初计划110亿购买乐视网,收购上市公司8.6%股权并增发7%股权,后来觉得这笔钱不够贾跃亭大施拳脚,于是追加40亿单独投资乐视电视和影视业务,最后考虑到增发太麻烦,不能解决乐视对于资金的燃眉之急,最终将50亿增发资金直接投入到了电视业务。毕其功于一役,“这一下,就把全部资金和时间问题都解决了”。

去年9月1日,融创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当说到“我是一个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公司”时,孙宏斌数度哽咽,年初在镜头前的海誓山盟与幸福期许,已经被镜框下的悲情泪水所取代。

在孙宏斌为乐视公开落泪前两个月,媒体披露贾跃亭夫妇贾跃亭夫妇及旗下乐视系3家公司总共12.37亿元资产被司法冻结,孙宏斌虽然认为“贾跃亭仍然是个好人”,但从“投乐视即投老贾”变为了“为了乐视必须去除老贾”,几乎成为了孙宏斌入主乐视一年后唯一在做的事。

去年5月,贾跃亭率先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一职,7月份后,这一过程明显加速,8月15日,乐视网原班底大轮换,孙宏斌将乐视网业务重点集中于视频、电视、影视和云平台四大板块;9月组建“新乐视”,10月成立新乐视管委会,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任委员会主席,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12月15日,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取代一个半月前辞职的梁军,至此,贾跃亭留下的乐视网班底被融创全面取代。

随着乐视影业再次注入失败,连续停牌九个月的乐视网即将在“孙宏斌时代”掀起盖头,而“去贾跃亭化”也阶段性完成,根据1月19日公告,为延续品牌效应,乐视网将终止9月份提出的变更公司名称和证券简称。

2017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6.52亿元,同比下降435.02%,同时,关联交易、现金流、巨额债务、供应商欠款没有丝毫改观。在孙宏斌入主一年来,除去贾跃亭的离开,乐视网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孙宏斌与贾跃亭合作的一年,实际上成为了他与贾跃亭“搏斗”的一年,原本最大的答案,如今变成了最大的疑问。

乐视复牌前夕,“前任”贾跃亭依然在纠缠,孙宏斌预想的和平分手并没有出现,一年时间,孙贾从相遇相知最终走到了今天的相爱相杀。

今天的说明会上,孙宏斌否定了外界对其与贾跃亭矛盾激烈的言论,称一直与老贾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矛盾,目前面对的是如何解决问题。“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

孙宏斌与贾跃亭关系变化时间表

2017年1月15日融创宣布150亿入股乐视;

2017年4月,乐视资金吃紧,控制乐视影业的孙宏斌命令CEO张昭拒绝向贾跃亭输血;

2017年5月,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上市公司总经理职务,由原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担任;

截至2017年6月底,融创已向乐视体系注入150亿元,并且所有款项均已到账;

2017年7月5日,贾跃亭抵达美国,至今未归国;

2017年7月6日,贾跃亭正式宣布卸任乐视董事长,孙宏斌接手乐视,成为乐视的董事后把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归到由他掌管的新乐视旗下,与贾跃亭做切分;

2017年9月,融创中国香港业绩发布会,孙宏斌数次落泪。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