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个 Google 前员工间接跳槽 Uber 所引发的风波,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2017 年初,Alphabet 旗下自驾车子公司 Waymo 控诉前员工 Anthony Levandowski 在离职前6周,也就是 2015 年 12 月时,利用公司配发的计算机,成功从公司服务器上下载了将近 10GB 的机密数据,其中包括商业机密、LiDar 、系统以及电路板设计等超过 14000 笔机密数据。

Waymo 认为, Anthony Levandowski 离职后以这些数据技术为基础创立了 Otto 公司,随后被 Uber 将相关技术使用到其自驾平台中,因此 Waymo 愤而向加州法院提出控诉。

而在经过一年的诉讼之后,Uber 和 Waymo 在法庭上达成了和解。另外,原先Waymo 要求的和解价码是 10 亿美元,后来自行砍价到 5 亿美元,但仍不被Uber 接受,最后 Uber 以 Series G 股票的 0.34%,且要完全从 Uber 目前发展的自驾方案中完全去除来自 Waymo 的技术作为和解代价。Series G 股票的0.34% 估值约 2.45 亿美元。

但Uber CEO 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依然强调,自己并不相信Uber首先使用了Waymo的商业机密技术。同时他也在声明当中:表示对和解协议很遗憾,但他也希望采取与上一任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不同的解决方式。

1

一位法律专家表示, 此次协议之前, Uber 的证词对审判不利, 但是 Waymo 在法庭上也没有给出一个击倒性的打击。 审判从周一开始, 预计至少会持续到下周。

圣塔克拉拉大学法学教授埃Eric Goldman说,协议很可能会达成,因为双方都没有足够的信心让陪审团作出对其有利于判决。

高盛说:"很明显, Uber 在与 Levandowski 在谈判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负面问题。"此外,高盛还表示:卡兰尼克所建立的公司文化不是太好,而且有很多证据表明数据被破坏了,这看起来真的对官司不利好。”

卡兰尼克承认,Uber自动驾驶项目进展缓慢,令他感到沮丧。他于2015年开始与Levandowski协商,并试图雇佣他。不过,卡兰尼克在其庭审中明确表示,并未策划任何阴谋从Waymo公司窃取自动驾驶汽车设计机密。

阴谋论:垂涎自驾庞大潜在商业利益的间谍战?

未来,自动驾驶会是整个汽车产业极为重要的发展,而出租汽车更是最关键的角色,其牵扯的产业生态、技术十分复杂,其中的商业利益更是庞大。

根据高盛预估,2030 年专车市场规模将可能达到 2830 亿美元,这也是各家包括汽车芯片方案商、车厂都在发展自动驾驶技术,且都不约而同把自动驾驶的最大市场目标摆在出租专车的最主要原因。而在出租车行业占有领先地位的 Uber 如果成功导入自驾技术,那么可能对 Waymo 未来的市场布局造成压力。

若以阴谋论看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Waymo 可能借由法律战,一方面掌握 Uber 技术发展的进程,摸清Uber底细,一方面则是拖延 Uber 的发展脚步,为由 Waymo 主导的自驾联盟创造更好的竞争优势。 Uber 在这一年的诉讼当中其实苦不堪言,由于诉讼的原因,很多技术研发都必须暂停,等到理清诉讼责任归属以及争议性技术来源之后,这些研发才能进行下一步。也因此,Waymo 在诉讼过程中其实都是处在优势主导的一方。

但 Waymo 虽不放手,但也没有逼太紧,毕竟 Uber 虽是 Waymo 自驾领域的潜在对手,但也可能有一定的合作空间。只要 Waymo 把 Uber 卡住,拉大技术落差,Uber 为达成 2019 年组建自驾车队的目标,最后可能就不得不向外求援,而拥有最佳自驾技术的 Waymo 就有可能成为求援对象,并在合作过程中获利。

而通过诉讼,Waymo 确认了 Uber 的技术进展基本上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也因此, Waymo “见好就收”,放了 Uber 一条生路,并为两家未来开展了合作的可能。

毕竟与 Waymo 系出同门的 Google,过去在 Android 系统上的经营也是类似的作法,Android作为开放平台,各家厂商在基于此开放平台上发展自己的终端产品技术,并互相竞争。与 Lyft 合作后, Waymo 未必就不能和 Uber 合作,对 Waymo 而言,这也是个最理想的经营方向。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