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加入全球抢“钴”大战

3月14日报道,三星电子关联企业三星物产正在与刚果一家矿企洽谈采购钴的长期合作协议,效仿苹果加入全球性的钴争夺大战。

报道称,三星物产目前正与刚果钴矿公司Somika洽谈合约,务求确保生产智能手机与电动车电池所需的钴原料货源无虞。据悉,过去4年,三星物产一直向Somika采购铜。

Investingnews报导,Somika总裁Chetan Chug确认三星议约消息属实,目前双方还在谈判阶段,但拒绝披露详情,因为双方尚未达成协议。Chug指出通常只谈一年约,最长谈两年,以确保最好的价格。

2017年全球钴产量为11.4万金属吨,刚果出产量为7.4万吨,占比约65%。彭博社指出,钴价格从2016年9月的每吨2万多美元(人民币12万多元),飙升至目前的每吨8万美元(人民币50万元),反映市场抢货的激烈程度。

据国内最大钴供应商之一的华友钴业销售员透露,先款后货已经成为供货的重要条件,而且即使如此仍需等上半个月至一个月。

彭博社上个月刊文称,苹果在与矿场洽谈长期采购钴的合同。由于产品普遍配置锂离子电池,苹果是全球最大的钴原料最终用户之一,但之前苹果使用的钴都是由电池厂商采购的,直接与矿商交涉,在过去仍非常少见。

目前除了苹果、三星外,大众、宝马等众多汽车企业也在寻求直接和钴矿企业合作。据报道,去年钴价格大幅上涨后,汽车公司就展开了电池原材料的资源保卫战,找上矿商谈长期供应合约,但价格始终谈不拢,一直到今年消息也陆续被披露,今年 2 月宝马宣布接近达成电池金属锂和钴的长期供应合同,特斯拉也被曝出与智利锂矿巨头 SQM 展开谈判。

但紧张的不仅是电动车企业,去年底就曾有报道称,电动车的锂电池需求强劲,在产能有限的排挤效应下,使得 3C 产品的电池供货也受影响,所以导致苹果、三星为了确保有可靠的供应来源,首度主动找上矿商,有意洽谈签署“钴”的长期采购合约。

不论是宝马、特斯拉还是苹果、三星都直接跟矿商接洽,建立战略联盟,就不难看出这些电池金属原料需求的火热程度。

据悉,三星电子另一家关联企业Samsung SDI向包括宝马在内的汽车厂商供应电池计划从报废的手机中回收钴,Samsung SDI上个月表示,计划买入一家回收公司的股份,并签定确保长期钴供应的协议。

新能源汽车是钴需求爆发式增长的关键因素

钴是可充电锂离子电池生产中一种不可或缺的原材料,下游应用领域主要集中在电池、高温合金、硬质合金、陶瓷、催化剂以及磁性材料等领域,是智能手机、新能源汽车等使用的可充电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是拉动钴需求增长的主要动力。动力电池材料中对钴的需求是未来钴需求爆发式增长的关键因素,动力电池材料主要应用于新能源汽车,随着各大车企加速新能源车的布局,新能源车产销量有望进一步超预期增长,带动动力电池材料对钴的需求增长。

数据显示,每块智能手机电池只需要约8克精炼钴,但一辆电动汽车电池所需要的精炼钴则超过8千克。

国家“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要实现新能源汽车年产销200万辆以上,累计产销超过500万辆,整体技术水平保持与国际同步,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整车和关键零部件企业。

截至2017年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量为63.9万辆,全年有望超预期生产。若达到规划预期,未来4年每年平均要新增约37万辆新能源汽车销量,年复合增速高达40%。这一行业格局的变化带动了钴需求的快速提升。

3C电池行业中,单体电池含钴量的提升受限于产量的下滑,预计总体维持一个稳定增长的态势,尽管没有爆发式增长点,但基础体量大,仍是钴需求增长不容忽视的点。

随着苹果等主流厂商的采取的双电芯容量电池的持续推广,未来手机等3C类产品的单位电容量提升是长期趋势,这将增加钴酸锂消费。另外笔记本的需求也在持续的增加。目前全球电子产品龙头厂商三星、苹果等已经和刚果(金)矿商签订采购金属钴协议,抢占钴资源市场。因此,我们判断未来3C领域对钴的需求有稳定增长的持续性。预计2020年,3C领域的钴需求达到4.7万吨。

其他行业无明显增长点,维持稳定趋势。通过测算,2020年全球精炼钴需求将从2017年的9.6万吨达到13.4万吨。电池材料对钴的需求从4.7万吨达到8万吨,其中,动力电池对钴的需求从8700吨增长至3.3万吨,3C电池对钴的需求从3.8万吨增长至4.7万吨。

钴矿新增产量有限

供给方面,钴价格的大幅上涨对一定程度上会刺激钴供给的增加,但由于钴资源的稀缺性,钴矿的伴生特性,以及钴主要产地刚果(金)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对钴供应的增加形成一定的约束。同时,各大矿企基本达产,目前披露未来复产、扩产计划清晰,并无明显超预期可能性。未来两年新增产量来自于Katanga矿山复产和RTR项目的投产。

此外,据北京矿冶研究总院的专家表示,建设新的钴矿周期较长,即使是在可研性研究做出工程评估和决策后,从设计施工到竣工验收,一般也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在短期内无法追赶需求的高速增长。

当前,全球钴矿供应主要集中在嘉能可、洛阳钼业(Tenke矿)、欧亚资源ENRC、俄镍、淡水河谷、刚果国家矿业等大型矿业公司巨头手中。仅仅世界前三大钴矿商,仅仅是嘉能可,洛阳钼业和欧亚资源三家公司的产量已达全球钴产量的40%。

嘉能可目前是全球最大钴矿生产商,2016年全年共产钴原料28300吨,占全球钴矿总产量23%;洛阳钼业并购的Tenke矿,2016年生产钴金属1.45万吨,居世界第二;欧亚资源集团(ERG),除了拥有Mukondo Mountain铜钴矿,控股的Camrose还拥有包括Kolwezi、Tailings、Africo项目和Comide项目等几个中小铜钴矿,目前产能约6千多吨左右,居世界第三。

目前大多数主力矿山产能基本释放完毕,增产潜力有限,整体供应增速有限。

esmc03151636

2018年和2019年的主要增量来自于嘉能可Katanga矿山的复产和欧亚资源RTR项目的投产。

其中,Katanga矿山2016年开始停产,造成40万吨电解铜供给减少从而减少钴供给;预计2018年复产、扩产新增5000吨钴金属量;2019年可以新增8000吨钴金属量。

欧亚资源的RTR项目预计2018年底投产,该项目拥有70000吨铜和14000吨钴的年产能力;预计2019年可以新增6000吨钴金属量。

esmc03151637

未来供需缺口进一步拉大

esmc03151638

由新能源汽车带动高速增长,而供给端由于伴生属性和增量有限短期难以满足需求的增长。我们判断,钴的供需结构开始供不应求,且缺口呈现扩大之势。2017年钴的供需将出现不均衡,供需缺口达到550吨,未来供需缺口将进一步拉大,2020年时供给缺口可达到11870吨,钴价存在强烈的上涨预期,整个行业步入新的上升通道。

(国际电子商情微信ID:esmcol,本文综合凤凰科技、智通财经、方正证券、MoneyDJ新闻报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