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9日,现年57岁的Victor Peng接下63岁Moshe Gavrielov的职位,成为赛灵思历史上第四任CEO。在他上任后的第46天,这位全球可编程半导体产品市场领先企业的掌舵者,选择来到中国。

esmc03221713 赛灵思第四任CEO Victor Peng

横跨CPU/GPU/FPGA三大领域的CEO

赛灵思董事长Dennis Segers对Victor Peng的评价是,“Victor的独特能力在于能够将愿景和战略转化为一流的执行力。过去十年来,他一直是赛灵思创新的规划者。”个人资料显示,Victor Peng于2008年加入赛灵思,在公司产品线和服务方面引领了行业领先的战略和技术转型,实现了从28nm,20nm到16nm连续三代核心产品的领导地位,并在集成度和编程模式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技术突破。因此,他也一路晋升至首席运营官,并在2017年10月被任命为公司董事会成员。

而在加入赛灵思之前,Peng曾担任AMD公司图形产品部芯片工程企业副总裁,是AMD核心芯片工程团队的主要领导人,负责为图形、游戏主机产品、CPU芯片和消费者业务部门提供支持。也就是说,他过去数十年的职业生涯正好横跨了CPU、GPU和FPGA这三种不同形态的处理器产品。

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CPU、GPU和FPGA这三种处理器此前各司其职,并无太多交集,但现在它们之间的竞争似乎越来越激烈,彼此之间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现象?这样的经历对于提升赛灵思今后的市场表现会有怎样的帮助?

“计算领域的确正在发生一场非常重大的变革,能够在CPU、GPU和FPGA领域同时工作过,对我来说是一份荣幸。”Victor Peng在回答《国际电子商情》记者提问时表示,当前整个行业所产生的数据量已经远远超过传统CPU架构所能承受的负载,相比之下,GPU的确对一些新的应用更加合适,但又不能满足所有需求,所以异构计算的重要性得到了凸显。他认为CPU和GPU都不如赛灵思的产品来得灵活,更加能够适应新的行业应用与工作负载。因此,如何以更加全面的视角来看待这些行业组成元素,是他在成为CEO之后必须关注的重点。

三大塑造未来的趋势

数据大爆炸

城市、家庭、工厂、汽车……大量的应用场景产生了海量的视频数据和图像数据,要想让这些数据能够产生价值,就必须对它们进行处理。然而,很多数据和信息又都是散乱无序、非结构性的,所需要的处理能力正在呈几何级倍数增长,这是传统CPU没有办法支持的。因此业界需要全新的架构,能够支持更大的数据吞吐量、更短的时延,并能够提供最好的实时计算能力。

人工智能的黎明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AI技术是当前最为火热的话题之一,赛灵思在此前也因为投资了来自中国的AI新锐公司深鉴科技而备受关注,但Vitcor Peng在演讲中还是对此保持了足够的理性。他承认AI技术在今后几十年内会得到非常迅速的发展,并将改变很多传统行业,也会创造很多新的业务和商业模式。赛灵思的做法是一方面在公司内部积极从事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研究,另一方面也在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广阔市场中,继续关注和投资其它很有前途的创业型、创新型的企业,继续与全球高校、研究机构保持创新协作的良性互动。

“人工智能并不是一个应用,而是能够与多种应用完美结合的新兴技术。这些应用会在终端侧,会在边缘,会在云端。但目前,人工智能还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市场上存在着一定的炒作和不理性的行为,是需要我们警惕的。”Peng说。

后摩尔定律时代的计算

从很多方面来看,摩尔定律起作用的过程已经在大大放缓,可能从一些经济性的角度来讲,它已经没有像过去三四十年那样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这意味着新的AI计算时代越来越需要异构系统和加速技术,不再只需要单一的一颗CPU。当今行业创新的速度越来越快,尤其是在大中华区,考虑到摩尔定律的速度在逐渐放缓,很多企业需要非常迅速地开发新的产品、新的服务和新的商业模式,以至于从前的芯片解决方案已经没有办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这也是前所未有的情况。

赛灵思的未来愿景与战略蓝图

Victor Peng说他此番来中国的目的,是要向产业宣布公司的未来愿景与战略蓝图。根据Peng的规划,赛灵思将凭借新发展、新技术和新方向,打造“灵活应变的智能世界”。在该世界中,赛灵思将超越FPGA的局限,推出高度灵活且自适应的全新处理器及平台产品系列,为用户从端点到边缘再到云端多种不同技术的快速创新提供支持。

Peng的战略包括三大要点:

“数据中心加速”提为发展新重点:

赛灵思正在加强与关键数据中心客户、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及软件应用开发商的合作力度,以进一步推动计算加速、计算存储及网络加速领域的创新与部署。数据中心是一个快速普及技术的领域,以此为重点,可以让客户迅速受益于赛灵思技术为各种应用所带来的数量级提升的性能和单位功耗性能优势,其中包括人工智能推断、视频与图像处理、基因组学等应用。

除了提高芯片的相关性能之外,其它举措还包括向软件应用开发者提供硬件开发板、SDSoC开发环境、机器学习等加速库、以及TensorFlow等加速开放的软件框架;围绕数据中心计算打造生态系统则包括上层应用、工具与社区、云端开发与部署、技术与系统。目前,在云端开发与部署方面,赛灵思已经和AWS、阿里云、华为云、百度云、腾讯云等达成了合作,在这些云服务厂商的数据中心中都会搭载赛灵思的技术与产品,让开发者可以直接通过云服务软件接入赛灵思ACAP/FPGA的能力,不需要硬件开发能力。

根据深鉴科技给出的数据,赛灵思提供的高效FPGA加速语音识别引擎与CPU相比,性能为后者的43倍,单位功耗性能提升40倍。在基因组测序和分析方面,基因检测初创edico genome则可以将重病新生儿完整基因诊断分析时间从1天缩短到20分钟,加速了100倍。

esmc03221715

加速主流市场的发展:

这些市场包括八大市场领域:汽车、无线基础设施、有线通信、音频、视频与广播、航空航天、工业、科学与医疗、测试、测量与仿真以及消费类电子技术。这些主流市场与客户仍然是赛灵思的核心,公司将继续积极推进上述领域的创新。

esmc03221717

推出ACAP(Adaptive Compute Acceleration Platform,自适应计算加速平台):

ACAP 是高度集成的多核异构计算平台,能针对各种应用与工作负载的需求,从硬件层进行更改变化。ACAP的灵活应变能力可支持在工作过程中以毫秒级动态调节,实现了CPU与GPU 所无法企及的性能水平与单位功耗性能。

esmc03221718

“虽然FPGA与Zynq SoC技术仍然是我们业务的核心,但赛灵思今后将不再仅仅是一家FPGA企业。”Peng强调称,FPGA技术是赛灵思的传统,已发展多年,包括在可编程芯片上全面集成了SoC,开发出了3D IC,构建了软件开发框架,并创建了合作伙伴生态系统,为行业提供了独一无二的产品等等。“但ACAP的发明,意味着我们将上述创新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当前以及未来将为数据中心与主流市场创造更多的价值。”

他也首度回应了外界有关“博通在收购高通失败之后,将目标重新锁定为赛灵思”的传言。称“对于这种谣言和猜测我们不作评论,无论我自己还是我们的高管团队、董事会,都专注于我们自己的战略,关注于如何把业务做的更成功,更好的服务客户。”

4年,1500名工程师,500亿晶体管

ACAP是一个高度集成的多核异构计算平台,能根据各种应用与工作负载的需求从硬件层对其进行灵活修改。ACAP可在工作过程中进行动态调节的灵活应变能力,实现了CPU与GPU 所无法企及的性能与性能功耗比。

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迅速兴起的时代,ACAP理想适用于加速广泛的应用,其中包括视频转码、数据库、数据压缩、搜索、AI推断、基因组学、机器视觉、计算存储及网络加速等。软硬件开发人员将能够针对端点、边缘及云应用设计基于ACAP的产品。首款ACAP产品系列,将是采用台积电7纳米工艺技术开发的代号为“Everest(珠穆朗玛峰)”的产品系列,该产品将于今年年底实现流片。

esmc03221719 赛灵思首款ACAP产品系列,将是采用台积电7纳米工艺技术开发的代号为“Everest(珠穆朗玛峰)”的产品系列

ACAP的核心是新一代的FPGA架构,结合了分布式存储器与硬件可编程的DSP模块、一个多核SoC以及一个或多个软件可编程且同时又具备硬件灵活应变性的计算引擎,并全部通过片上网络(NoC)实现互连。ACAP还拥有高度集成的可编程I/O功能,根据不同的器件型号这些功能从集成式硬件可编程存储器控制器,到先进的SerDes收发器技术,前沿的RF-ADC/DAC和集成式高带宽存储器(HBM)。

esmc03221720

软件开发人员将能够利用C/C++、OpenCL和 Python等软件工具应用ACAP系统。同时,ACAP也仍然能利用FPGA工具从RTL 级进行编程。ACAP历经四年的研发,累积研发投资逾10亿美元。赛灵思目前有超过1500名软硬件工程师参与“ACAP 和Everest”的设计。目前,软件工具已交付给主要客户。首款“Everest”产品将于2018年实现流片,于2019年交付给客户。

赛灵思方面称,与当今最新的16纳米Virtex VU9P FPGA 相比,“Everest”有望将深度神经网络的性能提升20倍。基于“Everest”的5G远程无线电头端和目前最新的16纳米无线电相比可将带宽提升4倍。届时,跨多个市场领域的各种应用都能实现性能和功耗效率的显著提升,这些市场包括汽车、工业、科学与医疗、航空航天、测试、测量与仿真、音视频与广播以及消费类电子产品市场等。

在谈到ACAP与英伟达、英特尔的竞争时,Victor Peng表示,“我们不打算做比英特尔CPU更好的CPU,也不打算做比英伟达GPU更好的GPU。我们会专注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更加针对计算平台灵活性进行优化。”与此同时,ACAP也较之FPGA更开放,同时更易使用,突破赛灵思此前“仅支持硬件开发者”的局限。他同时补充说,在汽车、医疗行业、航空航天等更加注重质量和可靠性的行业中,英特尔与英伟达都是新来者,赛灵思相比之下有着有更悠久的历史和更深厚的底蕴。

本文为国际电子商情(微信公众号:esmcol)原创文章,版权所有!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