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篇报道请参考:

“不负春光不负卿”,2018中国IC领袖峰会纪实报道(上)

“不负春光不负卿”,2018中国IC领袖峰会纪实报道(中)

Intel:深耕中国市场33年,将继续引领产业发展

2080330-ic-forum-32 英特尔中国副总裁兼中国战略办公室总监杨彬(BrentA.Young)

2080330-ic-forum-33

英特尔中国副总裁兼中国战略办公室总监杨彬(BrentA.Young)表示,当前我们正在面临一场智能革命,各种智能设备如手机、PC、平板甚至汽车电子、机器人正在产生海量的数据。

预计到2020年,全网数据会达到44ZB,预计互联设备将达到500亿台。从普通网民到自动驾驶汽车、互联飞机、智慧工厂、云视频提供商,数据将大幅增加,并驱动行业的发展。而这些大数据同时也将驱动高端晶圆代工市场的规模增长。

2080330-ic-forum-34

在数据驱动的同时,摩尔定律仍然影响着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芯片商的晶体管数量每隔24个月将增加一倍,同时迅速的降低了产品成本。对于Intel来说,在半导体领域持续不断的创造新技术,从而带来更优的成本和性能。“更重要的是,我们在14nm工艺的时间点要领先竞争对手3年。”杨彬表示,目前Intel的10nm和7nm工艺都正在开发中,而针对未来3nm、5nm的前沿研究也正在进行中。

2080330-ic-forum-35

先进工艺制造的成本越来越贵,玩家越来越少,建造并装配一家顶尖晶圆厂所需要的投资达到了100亿美元。从32nm/28nm工艺开始,全球有先进制造能力的晶圆厂数量就只有个位数,到14~16nm以后,玩家只剩下4家。

根据最新消息,财政部等三部门发布《关于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有关企业所得税政策》,2018年1月1日后投资新设的集成电路线宽小于130纳米,且经营期在10年以上的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或项目,第一年至第二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三年至第五年按照25%的法定税率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并享受至期满为止。 2018年1月1日后投资新设的集成电路线宽小于65纳米或投资额超过150亿元,且经营期在15年以上的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或项目,第一年至第五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六年至第十年按照25%的法定税率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并享受至期满为止。

这表示中国对于半导体先进工艺的投入力度正在加大。

2080330-ic-forum-36

杨彬表示,Intel的晶圆和封测厂遍布全球,在中国的工厂有两处,一处在中国成都、一处在中国大连。33年来,Intel植根中国,到今天Intel中国的员工人数超过8000,投资超过130亿美金。

杨彬认为,中国半导体产业正在蓬勃发展,从政府政策来看,先后颁布《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以及成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数据规模将达到8ZB、中国ICT行业收入将达到5300亿美元,中国IC市场将达到1390亿美元。

2080330-ic-forum-37

Intel在中国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2004年intel就在成都开设工厂,2007年在大连投资开厂,投资清华紫光、2017年预清华大学和澜起科技进行合作,2018年与紫光在5G领域开展合作。

2080330-ic-forum-38

除了芯片上的合作,Intel的投资公司也是在中国投资的首批风险投资机构,从1998年到目前投资的项目已经超过了19亿美元。投资企业超过140家,其中IPO企业超过40家。可以说Intel为中国电子行业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

Mentor:我们是为何会成为西门子的一部分?

2080330-ic-forum-39 Mentor, A Siemens Business中国区总经理凌琳

2080330-ic-forum-40

Mentor A Siemens Business中国区总经理凌琳表示,2017年,Mentor正式成为了西门子工业软件的一部分。作为三大EDA公司之一,Mentor提供的方案为半导体的创造和封测,从spec到生产提供完整的方案。

那么,Mentor到底有什么吸引到西门子的工业软件部门呢?

2080330-ic-forum-41

凌琳表示,当前所有的企业都面临这些挑战。第一产品要有差异化,第二要快速进入市场,从抽象层次来看,数字化变革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在需要创新发展的地方,第一个是怎样去管理复杂度,第二是怎样保证专注度去赢得市场的胜利。

2080330-ic-forum-42

凌琳认为,超级系统的时代到来了。最早70年代的IC都是非常昂贵的,只有军用、专用市场负担的起。随着个人电脑时代来临,大部分人可以享受到IC时代,随后智能手机、无人机、机器人、电动汽车都来了,这些只是一部分,比如EUV的产品。这些系统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和设计,这表示需要更多创新。

从2007年开始,西门子工业软件就兼并了一系列专业软件的公司,直到2017年收购了Mentor。在这个过程中,Mentor已经跳出EDA的概念,而进入了系统设计的领域。

西门子为什么会对EDA感兴趣?这是由于市场的需求和客户带来的变化,买完Mentor之后,西门子持续又投资了几家IC设计公司。

2080330-ic-forum-43

西门子第一家收购的是Solido,它是用一些机器学习的AI算法面向提高设计良率的工具。借助西门子强大的资金,我们也收到了麾下。它是真正把AI算法用到变化设计中,以及把一些迭代设计控制住,最后用简单的方式设计出来。使得功耗、面积得到了提升。

2080330-ic-forum-44

西门子第二家是收购的另一家公司,叫SAROKAL是做5G的测试仪。这个测试仪可以跟Mentor的硬件加速仿真器进行对接,5G芯片和设备的公司还在角逐,比如华为、高通已经做出原型芯片了。在协议还没确定的情况下,测试仪器提供很多测试环境和软硬件的测试。能够尽快让5G芯片和设计能快速推向市场。

2080330-ic-forum-45

借助这一系列的收购,西门子本身也有很强的设计工具。以前比较缺的是IC设计这一块,现在收购Mentor后形成了完整的产品线,可以更好的服务要进行数字变革的企业。根据我们的数据来看,在买EDA公司的企业里面,也有很多买PCBA和IC的EDA设计软件。很多做芯片的公司最终也要在原型里进行效能验证,所以这样完整的图形就出现了。这对大家要做更艰难的复杂系统来说,是很好的消息。

2080330-ic-forum-46

Mentor在汽车领域从1996年借由收购沃尔沃的设计部门,拥有了汽车领域的设计能力。最近,Mentor在原有解决方案的基础上,推出了DRS360集成平台,这是一个集成的开发环境,集成了雷达、测距以及感应器等各种设备,以便于客户、OEM厂商来进行智能汽车的制造和开发。在这一领域,Mentor也取得了ISO26262认证。

Mentor的汽车电子目前可以提供FPGA、SOC、MCU各个产品线,这里帮助芯片和系统厂家去完成,所以这个DRS360是2017年在美国获得一项创新大奖。

凌琳表示, Mentor的仿真加速软件这个平台可以把SOC设计的DFT的测试也可以在里面。很多终端厂商希望测试功耗的低点,这些芯片以后跟哪些设备去连,也可以进行测试。去年Mentor去年推出了相应的产品,可以提供最终的解决方案,很多汽车电子芯片也在上面做了很多测试。

2080330-ic-forum-47

由于光衍射的效应,光刻印刷上去清晰度会消失,这个时候需要Mentor提供相关的技术。我们相处很多办法,用很多光照拼起来才能达到你的印刷效果。

还有很多材料,做到14nm的时候,很多新的物理现象产生了,用的光刻胶也不一样。早期的光照粗糙点,后来发现光照不平衡。叠加上去才发现你用的模式,甚至需要几千个CPU算几个礼拜,后面的储备和know-how是大量的。所以Mentor跟晶圆厂要提前进行合作,现在要做很多的修改。“我们在这块的专业程度,超出了很多只做设计企业的想象。”凌琳表示。

2080330-ic-forum-48

最后,凌琳表示,摩尔定律在继续演进,其实摩尔定律是一个经济学。如果某些成本压缩不了就达不到这个定律。“我们在技术演进的时候,让大部分测试的DFT工具厂商,让他的芯片测试时间略低于摩尔定律的增长。很多是跟经济成本问题相关。”怎么做到这一点?Mentor用了很多办法,比如设计电路,包括更先进制程中的错误查询,Mentor的平台提供了各种测试手段,让客户能够定位坏点。

圆桌论坛:人工智能成为大热,传统IC设计如何再续辉煌

2080330-ic-forum-49

演讲结束后,由《电子工程专辑》主分析师张迎辉主持,包括华登国际合伙人张聿、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半导体业务战略与业务发展总监夏砚秋、华大九天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伟平、寒武纪副总裁钱诚、苏州纳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升杨、Imagination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刘国军和聚辰半导体CEO杨清参与了主题为《前瞻创新与传承坚守,论中国IC攻守之道》圆桌论坛讨论。

在谈到中美两国在AI产业上谁更有机会胜出时,华登国际合伙人张聿表示,作为投资人,在半导体业界持续投资超过30年。“我们在美国和中国都投了一家AI相关的公司,有一些比较。”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半导体业务战略与业务发展总监夏砚秋认为,中国的应用和数据收集发展得特别快,这个能够极大的提高AI算法训练水平。美国的科学研究人才很多,在特定领域的大规模应用,结合谷歌这些企业也很好。不能简单讲哪些能胜出。可能在特定应用,比如安防领域,算法中国会比美国更厉害。美国在智能驾驶 、搜索领域还是很强,各有优点。

去年被中资全资收购的Imagination副总裁刘国军表示,在应用和数据上,中国有比较大的优势,因为人工智能需要应用和数据的拉动。在基础研究和架构上,长远来看,中国需要更加努力。因为他们的积累和基础研究不是想就能超过的。

华登国际合伙人张聿表示,全球的互联网行业,中国和美国各占半壁江山,好处是中国的市场很大,靠着庞大的市场和人口基数可以快速扩张。就算技术不如国外,可以通过资本作为杠杆来收购国外公司。虽然大环境可能有些不景气,我们还是存在历史的机会窗口。获取高质量的训练数据,美国可能相对中国没有太大优势。但是问题在于国内对于失败的容忍度还是不如美国,中国要去功利性更高,短期内要有回报,很难说谷歌的阿尔法狗项目一直是亏损,很多创业公司市值已经很高了,如果继续亏下去,市场是否能容忍?

针对目前资本市场热捧AI的现状,纳芯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升杨则表示,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看,市场的热点轮动的速度是很快的。企业没必要不停的追逐热点,而是要追逐价值,有一天可能热点会找到你身上来。

张聿表示,作为投资人也追热点,过去30年见到的热点太多,会发现有些传统的方向,比如硬盘上集成了非常多的技术。“你只要在已证明的市场里有突破性的技术,这可能是我们追的最大热点。我们也会看有些微创新,在某些地域和行业有潜在优势,只要符合这几个方向,都是有前途的。”

华大九天软件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伟平则认为,AI芯片可能性能会越做越强,但是对传统芯片不是替代的概念。比如CPU、GPU如果性能越强,功耗越低,对于系统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如果人工智能芯片和这些芯片搭配起来,会更好,很多AI芯片还需要集成Arm的核心来处理。

特别鸣谢

主办方在此特别感谢华为、Cadence、中天微、Mentor,A Simens Business、华大九天、芯愿景软件、Imagination、思普达SAP360等公司对本次峰会活动的大力赞助。